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一生健康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朋友秦无衣

热度 10已有 18807 次阅读2017-8-7 22:53 |个人分类:往事如烟|系统分类:个人日记

我的朋友秦无衣

 

我的朋友秦无衣走了,走的是那样突然,那样让人难以置信。听到噩耗,欲哭无泪,但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就像他跟我说的那样在倒时差。

 

秦无衣是美国汉纳传媒副总编,汉纳作协的会长,于八月四日,也就是星期五因病去世于美国洛杉矶,真是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啊。无衣本名张杨华,生于福州,硕士学位,1990年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师从著名文学家,戏剧学家陳白塵、董健,攻读戏剧影视美学。毕业后曾在福建电视台担纲《熒屏世界》主编、记者,后任福建电视剧中心编辑,编剧。

 

1986年开始戏剧创作,作品《女市长的家》,《洛水吟》等曾获得福建省戏剧创作一等奖。2004年后开始小说创作,出版、发表有长篇小說《洛杉矶三部曲》“《女人三十不愁嫁》(2005年中国文联出版社),《黑卡》(2008年《收获·长篇小说春季卷》首篇),《灰鳥》(20094月——201010月,于加拿大《環球華報·副刊》連載)”,《血茶》(2010年上海文艺出版社)等,另著有随笔集《吊詭的江湖——快談水滸》,《了齋漫筆》,长篇小說《八月春》,《大宋嘉熙年》(《禅关》),《大家一起抢银行》等。曾在《收获》、《山花》、《长江文艺》、《西湖》等十几家国內刊物及海外报刊《世界日報》、《星島日報》、《僑報》、《環球華報》、《國際日報》等众多报刊发表上百万字中、短片小说、散文和随笔。曾活跃于海内外知名网站,《女人三十不愁嫁》被誉为海外最早的,20042005年度影响最大的长篇言情小小说。

 

其实,我跟无衣这位世界公认的才子,认识时间并不长,跟我开始练习写作的时间差不多。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汉纳在北京泰山饭店举行的第一次年会上。当有了初步的交流之后,第二天晚上,我们俩竟然搬到了一个房间。而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外面是不是打雷下雨。”当我说外面正在下雨时,无衣说到:“我已经多少年没有听到雷声了,好刺激啊。”我说:“你住的地方没有雨吗”。他说:“下雨是有的,只是默默地下,没有一点雷声”。

 

默默下雨的地方,是无衣的第二故乡,他说:“我们那里下雨,都是润物细无声的。”无衣说他们工作平时很累,写作都是晚上时间。有时晚上累了,就喝口啤酒来提提神,我们就这样开始谈了起来。既然是特殊原因来到这里,我就有特殊理由辞掉第二天上午的安排,可能就是想跟无衣多讨教一二吧。第三天中午十二点多离开宾馆时,无衣还没有倒好时差,我跟无衣在一起住的这一天,他除了中午出去采购啤酒等食物外,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是用文字作为使者,进行心与心的交流。因此,我们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美丽的苏州。是在美中关系基金会,美国汉纳传媒集团和汉纳作协与苏州传媒大学联合举办的国际新媒体节和汉纳作协新媒体论坛上。无衣作为会长在作协新媒体论坛上,做了非常精彩的发言。

 

在这期间,八月的苏州,白天阳光明媚。夜晚的苏州,又是霏霏细雨,真是巧合啊。无衣邀请了上海、北京等地他在大陆的文化大咖们,齐聚苏州。当听说我已经来到时,高兴的跟服务员说,快把桌子凳子等搬到大厅之外,我跟我的朋友们要跟这位一生健康好友,在雨打芭蕉下,彻夜长谈。那一夜,虽然我是连日的奔波劳顿,急需休息,可不知为何,竟然不用驱赶瞌睡虫,跟这些国内外文化大咖们,一起欣赏着身边雨打芭蕉弹奏出音乐交响曲的同时,谈论着有关世界文化界的风云变幻,直至云层后面逐渐亮了起来。

 

离开苏州前的晚上,劳累一天的无衣,又把我找去,我们两个人在他的房间仍然是彻夜长谈,直到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期间,我多次劝他早点休息,可他却说,不着急,我们有些问题还没有谈论好。我们作协未来的发展,你一定要多出力,你还要动手写一部小说。我说,我连短篇和中篇都没有写过,我怎么可能写长篇呢。他说,你没有问题的,你的写作水平我了解,就是敢不敢的问题。

 

那一夜,他跟我谈论了协会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每一位领导者和会员的性格,如何管理好协会,如何把协会发扬光大等等。他从文学写作,谈到我们协会的未来;他从国际关系,谈到当时人们热论的南海问题……他说,如今的中国有一位好领导,因为我跟习主席在一起共过事,我了解习主席……在谈话期间,他时不时地还是拿起啤酒,给自己提提神。我记得总是劝他少喝酒,要注意身体。

 

临别的时候,他把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院长陈龙教授和其他大咖朋友们送给他的礼物,在我百般推辞的情况下,愣是认真地签上他的名字,大都转送给了我。并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地说,协会的未来,就看你的了。不知为何,从来没有写过小说的我,回来后,经过跟自己反复较量,愣是在年初的二月份之前,利用不到三个月的业余时间,写出了67万字的处女作《情灭收费站》。虽然书稿完成了,但却没有勇气拿出来与观众见面。就在前些日子,岛主说她和无衣要分别给我写序,鼓励我出版的时候,无衣却走了。看来,我这部《情灭收费站》要是真的出版的话,由无衣写的序,也只能是无字之序了。

 

呜呼哀哉,我的朋友秦无衣走了,他是一年来继林雪飞和水影儿之后,第三位年龄相仿去到另一个世界的汉纳才子了。如今回想起来,他的健康状况,我是了解的,他是被什么病魔夺走的生命,我也是了解的。其实,见面时,我不停地劝他不要喝酒或是少喝酒,已经是对他的警示了。

 

不知为何,当我想到秦无衣,不,是张杨华的时候;当我想到无衣握着我的手,不停嘱托的时候,如今按迷信的说法看来,竟然有交代后事的韵味了。

 

201787日,星期一,农历闰六月十六


笑S啦

路过

不错
2

无语
4

献花
1

握手
3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迷光梦影 2017-8-8 13:08
天妒英才,一路走好!       
回复 8288 2017-8-10 13:33
什么病?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17-8-11 22:15
同悼、同念!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8-16 20:54
迷光梦影: 天妒英才,一路走好!            
真是天妒英才!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8-16 20:54
8288: 什么病?
肝硬化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8-16 20:54
往事并不如烟: 同悼、同念!
  
回复 墨逸 2017-8-19 15:33
除了酒和熬夜,还有那深到骨髓里的心绪。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8-19 20:35
墨逸: 除了酒和熬夜,还有那深到骨髓里的心绪。
是的,健康是永久的话题。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12-17 10:10 , Processed in 0.020130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