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一生健康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长篇连载】情灭收费站(一百一十一)

热度 2已有 4051 次阅读2017-3-5 22:21 |个人分类:长篇连载|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长篇连载】情灭收费站(一百一十一)

倒票损失漏洞深,贝利集团做反衬,只有底下瞎闹腾,站长才能隐真身。

话说,在办理大月票的同时,一些早就在倒腾月票的人,更是如鱼得水,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需要他们倒腾的月票了,而且还都是明码标价。那些每天以上万元计算的额外收入,难道收费站就不知道吗……

“您好!雪雁妹妹,收费站以及利用收费站进行的灰色交易,看来是越来越厉害了,仿佛到了不敢想象的地步……”

“是的,健康哥哥说的对,我在整理这方面的大月票时,也是感到震惊的。我们暂时不要想了,还是用这枚反映安格尔泉的邮票,来继续下面的事故吧。”

 

潮湿闷热的天气,袭击着滦河两岸,也袭击着收费站附近的村庄,在老收费站港峰路的下边,原来的淖洼地里,出现了很多小水坑,和草丛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夜晚闲暇无事的时候,擎姗丽就会望着这一切,而她的思绪也仿佛慢慢回到了她那故乡的小泉。

小时候的暑假,她都不会像现在的孩子这样忙于补课,那时这种情况还没有听说过,条件好一点的家庭,孩子就是玩耍的任务。而擎姗丽没有那么幸运,只要放假,就必须去割草。

有时赶不上吃中午饭,又渴又饿,可是再饿也只能回家再吃,至于渴只能找到身边的水源地,喝一些水解渴。

也有找不到的时候,就在潮湿的地下,用镰刀挖出一个坑来,然后再去割草,过一会儿回来时,自己挖的小坑中就会渗出一些水来。刚刚渗出的水,是浑浊的,不能马上喝的,要等一会才能饮用,这是不太渴的时候,才有这样的耐心。

有时实在渴的不行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有一次小伙伴们见到水就喝,刚刚站起来,才发现水源的上流两米处就有一个死孩子,那时的农村还有乱葬岗子的残留。实在没有时间挖坑的话,就直接喝农村土路上,被牛车、马车轧出来的车辙里存的水,每个小伙伴喝完这样的水以后,都会沾满一嘴泥的。

最高兴和最幸福的,就是在连阴雨之后,会遇到自己涌出来的小泉水,有时为了这样的小泉水,还会忘记割草的。

到现在,在擎姗丽的心里,还有一次最难忘的记忆呢,那是一个毫不显眼的小泉眼,在一棵弯曲扭疤的柳树旁边喷涌而出。擎姗丽见到后马上跑过去,喝足了水,并且坐在泉眼边,欣赏着眼前的一切,因为它可是擎姗丽的精神源泉啊。

等把小泉的水喝干以后,不一会小泉眼又喷涌而出了,这时那些淘气的伙伴,就朝泉眼里仍土块,泉眼暂时不在喷水了。但很快透过浸湿了的土快又渗出水来,接着它冲破障碍连泥土一起冲走了。而且伙伴还会仍一个很大的土快,把泉眼和它四周的水坑都盖住。

擎姗丽没有想到,不一会工夫,它又慢慢地流了出来,而且它另外打开了自己的通路,擎姗丽当时就想,真是不屈服啊!要是我有这样的精神多好哇。于是,擎姗丽就干脆在泉眼的树穴旁,再新挖一个坑,把泉眼的通路再扩大一些,泉眼卷着小土粒,不停息地喷涌着,看来这回谁也不能再阻挡它的去路了……

擎姗丽多么想让它这样流着,永远地流着,又多么希望它能注入小溪,流入小河,哪怕是流进了庄稼地,流进草地呢?擎姗丽当时还想,要是多个这样的小泉组在一起,不知有多壮观,能否流入滦河,流入大海呢?

有时擎姗丽也在想,我的一生会是怎么样呢?会像小泉一样,从哪里来再到哪里去吗?还是流入河流,流入大海呢?我要是变成一滴泉水,我是愿意回归大地?还是愿意升腾飘渺?还是愿意流入大海,跟大海一样浩瀚呢?

所谓的泉就是含水层或含水通道与地面相交处产生地下水涌出地表的现象,多分布于山谷和山麓,是地下水的一种重要排泄方式,也就是地下水突然露头。泉往往是以一个点状泉口出现,有时是一条线或是一个小范围。泉水多出露在山区与丘陵的沟谷和坡角、山前地带、河流两岸、洪积扇的边缘和断层带附近。泉水常常是河流的水源,在山区如沟谷,排泄地下水,许多清泉汇合成为溪流。

泉水流量主要与泉水补给区的面积和降水量的大小有关。补水区域大、降水越多,则泉水流量越大。泉水的流量随时间而变,一般在一年内某一时刻达到最大值,以后流量逐渐减小。

这时擎姗丽的脑海里,又出现了那幅名画《泉》,作者是法国画家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加·安格尔,于1856年创作的一幅布面油画。为了创作好这幅作品,安格尔竟酝酿了36年的时间。它通过一个抱罐倒水的裸体少女形象,表现了画家终身追求的古典美。

这幅作品的动人之处,还在于它匠心独具地表现了少女的纯洁,在画面上创造出了一种恬静、思雅和抒情诗般的意境。实际上,画中少女上肢的姿态并不符合人体的动态规律。安格尔为了使少女的动态看起来更美,为她编造了这样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动作。

这幅作品对于水的表现非常神奇。从水瓶中倾泻而出的泉水是宁静的画面上最具动态的因素。但经过画家的巧妙处理,飞泻的清泉非但没有打破画面的宁静感,还使之平添了一种流动的韵律。

擎姗丽的思绪又从《泉》,回到了现实,因为在第二天再去割草的时候,却出现了另外的景象,小泉边上的草被人割去了。在灼人的阳光下,小泉眼渐渐干枯了。汩汩的小沟现出了龟裂的纹路,只是根据这些泥土的裂痕,才能看出不久前这里曾经有水流过。

擎姗丽忽然想到,我的人生不也是如此吗?绝大多数人默默无闻,生命就像一点微弱的光,谁也不去注意她有什么才干。而一旦受人器重,摇动了她的双肩,使她的精神振作起来,促进她思考自己的未来,于是,那就瞧吧,她对世界就会换一种看法,她的生命力就像那泉眼一样涌腾不止,奔流不息的。

正当擎姗丽像泉水一样,顺着小溪,奔向河流,流向远方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一首歌曲又流传进她的耳朵里,继续打动着擎姗丽的心。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跳下了山岗,走过了草地,来到我身旁,泉水呀泉水你到哪里去,唱着歌儿弹着琴弦流向远方……

擎姗丽看着眼前淖洼地上的小泉,她忽然想到自己的书香小组,是不是也跟眼前的小泉一个道理呢,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只要我们汇合在一起,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的力量也可能是无限的呢?

就在擎姗丽对着老收费站的淖洼地思绪万千的时候,付东海的公司,也到了最忙的季节,那些来旅游的人,飘流的漂流,爬山的爬山,然后就是吃着地道的环保野味……

付东海看着自己的公司有了起色,就辞去了副站长职务,办理了提前离岗手续,名副其实地行使起公司经理的职务来了。

其实,付东海知道,自己是可以暂时不辞职的,他利用下班的时间,蛮可以应付的了自己这一摊子事的。而且他付东海跟别人不一样,虽然文化不高,但也从守迪崇那里和自己的实践中看出,不管什么事,只要是用人,就得相信人,不是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吗。

可他为什么还在收费站效益最好的时候,奖金最多的时候,却提前辞职了呢?因为付东海已经看出来,如今的收费站,已经不是从前的收费站了。虽然如今的收费站,只要在这里干到自己该离职的年龄,就是不跟褚盛寇他们那样明目张胆地贪,只是小心谨慎地得到跟值班站长职务差不多的附加收入,那也是不小的数目啊,那也有可能比自己公司的利润还高很多啊。

可付东海就是付东海,既然已经看出了这里的水到底有多深,他就不愿意再去跟其他人一样,去趟浑水了。所以,就在别人对他的职务,在觊觎中请客送礼,羡慕嫉妒恨中,毅然急刹车,找了个没有到达目的地的出口,驶离了本来还有一段距离的高速路,走上自己闯荡的便道去了。

付东海的辞职,在收费站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私下怎么议论的都有,但还是认为可惜的人多,这么好的值班站长,怎么毫无征兆地说离开就离开了呢?

高兴的人还是有的,在坨里收费站过来刘旭洲,在坨里收费站时候,跟当时的站长,如今道桥公司的经理蓝作伟,走的就很近。现在可有机会了,哪能错过呢,于是,这位刘旭洲在付东海辞职的当天,就走马上任了。

正当谭福生坐在老收费站自己的办公室里,思考着收费站上,最近发生的一切,以及按他为人处事的思想观念,来思考和不理解付东海为什么主动提前离职时,公司经理蓝作伟来电话了:“谭站长吗,新收费站的办公楼,明天就开工,你要全力配合,争取赶到供暖的时候就入住。在施工期间,收费人员与建筑工人之间,一定要和睦相处,时刻保持团结,还要时刻注意人身安全,没事不要往工地上瞎转悠。”

“好的,蓝经理,”谭福生说道:“我马上去安排。”

收费站上的人们听说,马上要开始建办公楼,都非常高兴,最高兴的还是中队长和值班站长,因为在这样的简易房中,对工作实在是不好开展,连值班的晚上,找人谈话的地方都没有,还得跑到外面去开房。

幸好有那些倒换月票的人,在值班的时候,由他们负责一切费用,相对说还方便一点,就是不能带那些还没有协商好,可以单独谈话的人。

想到这里,褚盛寇就会想起擎姗丽,而想起擎姗丽,他就心烦意乱,不知怎么回事,如今的擎姗丽就是怎么挤兑她,也不犯病了,也真是怪事。

尤其是现在,两边跑着搞卫生,也不嫌累,而且不知为何,那擎姗丽仿佛能够控制年龄一样,这几年一点没有显老,反而越看越显得年轻了。

只要来上班,褚盛寇就能看到擎姗丽的身影,因为现在新的收费站只有几间简易房,大院又是坑坑洼洼的土地,所以擎姗丽打扫卫生,也主要是各个房间。这样以来,看见擎姗丽的机会就比以前多了。

褚盛寇看着擎姗丽老是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自己就生气,在生气中还在思考,好你个擎姗丽啊,你凭什么不答应我,你以为你是谁呀?

而且我把守迪崇和顾丽丽的事情,嚷嚷的满城风雨,就是想刺激你,可你倒好,不但没有反应,我还发觉,你还经常跟顾丽丽私下讨论一些,什么人都不知道的秘密,据说你们俩还很好。

由于院子里在施工,为了安全,站上规定,上班的时候,要求全员上岗。

这天褚盛寇发现盛亚丽回院子里上厕所,然后去了女宿舍。褚盛寇就跟了进去,当他抱着盛亚丽正在床边上发泄兽欲的时候,擎姗丽拿着笤帚走了进去,看到这一切的擎姗丽,什么也没有说,就马上退了出来。

这下可好,本来就郁闷的褚盛寇,现在又变成恼怒了。“哼!”褚盛寇看着擎姗丽离开的身影,鼻子里哼出浓重的声音,心理寻思道:“好你个擎姗丽啊,你不知道我正在忙吗?你竟敢打扰我的好事。不行,我褚盛寇是什么人啊,我非得再找个什么法子治治你不可,让你知道烙铁是热的,”

新加入倒月票不久的骆朴柯,晚上又来请褚盛寇了,于是褚盛寇就带着盛亚丽出去潇洒了。在喝酒的时候,骆朴柯发现褚盛寇有些郁闷,就问道:“褚站长,你今天怎么好像不高兴啊?”

“别提了,气死我了,”褚盛寇回答道。

“怎么回事啊,褚站长?”

“他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被女人气的,”还没等褚盛寇说什么,一旁的盛亚丽就发话了。

“谁有这么大胆子,敢气我们的褚大站长啊?”

“还不是收费站上那个搞卫生的寡妇。”

“这还了得,如果褚站长相信兄弟的话,兄弟替你出这口气!”骆朴柯拍着胸脯说。

“那你打算怎么替我出气啊?”褚盛寇听到这里,马上来了精神。

“这还不好说,那天我找群哥们,把她轮奸了不就得了!”

“好,就这么办,”褚盛寇一听,就高兴地说:“亚丽,你负责观察擎姗丽的举动,看看什么时候下手最合适。”

“好!”盛亚丽愉快地说道:“我的青哥哥说了,我还敢不做,你们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烟雨红尘 2017-3-7 02:39
   先生真是天天文思泉涌!小说天天精彩啊!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3-8 11:01
烟雨红尘:    先生真是天天文思泉涌!小说天天精彩啊!
谢谢鼓励支持,还希望多提宝贵意见。
回复 烟雨红尘 2017-3-14 09:54
一生健康: 谢谢鼓励支持,还希望多提宝贵意见。
现在是没耐心好好读小说的了,就如你说的现在在大树下乘凉与儿时在大树下乘凉就找不到同一感觉一样。因此,不是我不想读,是因为心散得很。先生好好写,就写给那些喜欢读小说的。支持你,永远。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3-21 22:09
烟雨红尘: 现在是没耐心好好读小说的了,就如你说的现在在大树下乘凉与儿时在大树下乘凉就找不到同一感觉一样。因此,不是我不想读,是因为心散得很。先生好好写,就写给那 ...
谢谢,如今是快餐文化的时代,这样的长篇大论,真的没有多少人看了,真的是给那些真心喜欢的准备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11-19 01:50 , Processed in 0.021101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