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洛水饼饼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8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怀念无衣

热度 7已有 4465 次阅读2017-8-11 20:43




怀念无衣


无墨


        这几天心情非常低沉——秦无衣去世了,我一遍一遍的刷去丹奇的朋友圈,费了好大的劲翻墙去原创论坛,去丹奇的汉纳网,都改变不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我不是一般的难过!非常难过......

        实际上,这几年我跟秦无衣很少联系,主要沟通太累,他是我这一生中遇到的最难说明白意思的好朋友,难到看不懂他的邮件,经常不知所云,不知所向,以致不知道怎么回复,这跟他娴熟的写作技巧实在是太不相称了。

       认识秦是在2008年年底,我刚回温哥华,在一家华文报社蹲移民监,负责着一块文学副刊,半工作半交情地认识了大批网上热爱文学的笔友,这其中就有秦。

        新闻鼓捣久了,会觉得纯文学特别虚特别那啥,最早真是把这些笔友的小说当笑话来看的,直到看到秦的作品。

        我给秦的小说开了专栏连载,有时候还会配个涂鸦插图。

        在原创论坛上,我也会给秦的连载追个评论。

       秦的作品,又湿又冷。一看标题:《黑卡》、《灰狗》、《灰鸟》,男男女女各色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纠葛又揪心,基本没有喜剧结尾,让我这样爱找乐子的人很不适应。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秦的写作功底深厚,比如《女人三十不愁嫁》,点击过千万,转载很高,一时间在海外文坛声名鹊起。

       秦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很深,他能潇洒自如地盘活这些文化元素,为塑造个性人物形象服务,比如《血茶》中的茶文化、《唐宋八大家菜谱》中的饮食文化,我尤其是欣赏《唐宋八大家菜谱》,觉得这篇小说中很多东西都可以给中国外宣工作做借鉴。秦是个讲故事的高手,中短篇小说构思精巧,笔下的女性尤其细腻生动,他在《收获》等国内顶级纯文学期刊发表作品。

        秦还写了不少随笔杂感,涉猎面也很广,三国、南宋、历史文化等等,都很精彩。

        秦是个非常优秀的作家,是海外文坛一颗耀眼的星,才华毋庸置疑,从这一点来说,秦是成功的。

       记得秦当时对我说:“我们终究会摆渡回去的。”因此我一直以为,能回到祖国怀抱,应该是秦内心深处最真切的愿望。

       2010年到2012年前后,我往返中美加之间的次数开始增多,我已经开始在中国内地寻觅发展机会,把在海外网友的一些想法传递回中国,包括一些笔友作家在中国移动端的版权阅读推荐。

       秦是我推荐的那一批签约作家中最戏剧化的,他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意外,然后没完没了的解释和争执,就跟电视连续剧一样,波澜起伏,几次折腾下来,我开始怀疑,秦是不是就活在小说世界里。我让他跳过我去跟第三方公司直接接触,结果把人家编辑吓跑了。

        后来我想,人家秦是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纯文科,我是工科生,虽然都是码字的,但他玩的是情怀,我搞的是技术,和钳工基本一个工种。互相词不达意,想必是从根里就埋下了。

        到了2013年,还有一次很好的合作机会,我谈了一个30集的电视连续剧的项目,因为走的文化外宣路线,自然是我总策划。我觉得这次应该可以前嫌尽释,好好合作了,结果给他安排好了所有的行程,包括往返程国际机票,另外几家影视公司的会谈,我在电脑前机票时间都查好了,就差他一句话,然后秦却一直定不下来,最后因为种种在我看来根本都不是事的原因无法回国!

        我真是愕然!

        这几天遇到丹奇还在说这件事,从丹奇那里,我听到的关于秦的遗憾就更多了。

        我知道,秦也很郁闷,不是一般的郁闷。可又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郁闷。

        后来有一次秦在电话里这个那个又说了让我半天找不到北的话,我冷不丁的回答他:“要不干脆全家回国吧,你太太名校出来的生物学家,我相信我能帮你们安排好!”秦吓了一大跳,又是一堆理由,回不来。

        人的选择往往是以往很多选择的积累,积累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不由自己说的算了。估计,这就是秦的症结了。

        我见过秦两次,一次在洛杉矶转飞机。在那个洛杉矶机场互相一个找不到一个,最后一场大雨过来,终于见到了,在他的车里坐了15分钟就匆匆告别。秦说那场大雨是我带来的,洛杉矶级很少下雨,秦说他已经改行做房地产经纪了,貌似生意还不错的样子,让我非常惊异,刮目相看。

        另外一次是秦随丹奇的研发团队回国考察。

        我非常佩服丹奇,她真刀实枪地投资,带领一群海外文学爱好者办杂志,办作协,举办沙龙聚合,开发新媒体产品,积极联络国内的高校,进行各种推广合作,比我单枪匹马牛多了。丹奇非常赏识秦,一直把秦在往前台推,她也想不通为啥秦总是接不上祖国的地气。

        这一次和秦见面稍微长了点,也不到一个小时。

        我问秦说要不要去杭州看看,西湖现在修整的特别美丽。秦说如果去杭州就去看看那些要拆迁的站在老房子门前的那些人,西湖就算了。我给秦带了一盒径山茶,告诉他自己出版了一本关于茶文化的书。他给我带了一包福建辣豆,说福建老家如何如何。依旧各说各话,吃完辣豆后我就拜拜了。

        年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年年盼着那条摆渡的船,好不容易踏上了,上不去岸;终于上去了岸,最后又折返回来,他的眼里和心里一样,愁绪满满,这就是秦。

        秦个子很高,182起码,眉眼犀利,长腿宽肩大手,年轻时非常帅气,但是我见到的秦却显得气血不足,有些蔫蔫的,跟他的照片判若两人。

        丹奇说秦喜欢喝酒,总是熬夜写作,这对身体伤害太大了。

        说到酒,秦写过他的父亲,他说“酒精对失志的人来说,其容积的意义远远低于心理的寄托,这一点让我至今想起来,仍旧泪流满面。”旧文复读,委实让人伤感叹息,命运就好像是注定在那里,一语成谶。

        尽管如此,我还是帮过秦的小说《女人三十不愁嫁》策划过一首主题歌,作曲是我的好朋友旅美华裔钢琴家董荣璨,还请了歌唱家徐晓璇精心录制。旋律很美,缠缠绵绵苦苦涩涩,有时候想,搞文学不但伤心伤神,还伤肝伤肺,真不是什么好活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加的我微信,聊的不多,上年纪的人爱显摆一下自己的宝贝疙瘩,他经常冒泡出来点个赞,这时候他比较合拍了。

        秦的微信签名是一副对联:

       “世间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

        天下事了犹未了更何况不了了之。”

        秦自己的博客起名叫“了斋”。

        这样的刻意“了”字,也许心里太多未了。

        秦跟我的最后一次朋友圈留言,是在6月7日,那天是高更的生日,我贴了一组高更的作品,他问我,那是什么岛?

        那个岛叫塔希提岛,又称大地溪,居民称自己为“上帝的人”,外国人则认为这里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在塔希提岛的时光是高更创作的黄金时间,他个人亦极其喜爱在岛上的生活,为此不惜放弃在欧洲优越的条件,不远万里来到塔希提。

        大多数人会守住一片土地不离不弃,但也有些人似乎天生就与环境格格不入,总想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另外一片天空。

        高更找到了,秦却在现实世界中一直没找到,苦苦寻觅。

        秦是基督徒,他一向善良,于是就去了天国。

        那里一定有个属于秦的塔希提,对此,我坚信不疑。



2017年8月10日  上海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1

握手
5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17-8-11 22:17
人生苦短——
回复 威连 2017-8-12 06:13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8-15 20:56
  
回复 墨逸 2017-8-19 15:25
或许是这样:秦喜欢喝酒,总是熬夜写作,这对身体伤害太大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10-21 13:00 , Processed in 0.020506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