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与尘共舞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3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长篇小说《错乱年华》第八十九章:黄燕怀孕鹏惊喜

热度 3已有 4631 次阅读2016-6-29 01:36 |个人分类:错乱年华|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第八十九章:黄燕怀孕鹏惊喜    


作者:与尘共舞(2014)

 
  
刘大鹏回到寝室,急忙将录像带塞进录像机,随着磁带呲呲地转动, 他看见了一连串令他瞠目结舌的镜头:战旗张达的办公室...... 戴着黑色面纱的《少女的祈祷》画像......黄燕款扭腰肢......张达低吻她的长发......她勾搭张达的肩膀...... 两人前后出门......玻璃门神秘关闭......刘大鹏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抽出录像带,疯狂地将里面的磁带拉出来,扔在地上,跌坐在床边,抱头痛哭:燕儿,你......瞒得好!你骗得好!!你演得好!!!你怎么做得出?!你怎么可能同时......和两个 男人......


刘大鹏绝望的眼泪无声地梳理着他的抉择:割舍吗?四年的爱呀!放弃吗?全心全意的投资!认输吗?!张达的败将!......一幕幕的,他的眼前闪现着和黄燕一起度过的甜蜜时光:玫瑰园的求爱......冰雪中的嬉闹......双面夜市的购衣......秋游香山的野餐......他一直都是掌控局势的,直到张达登场,直到代言人这个名词的出现......燕儿就越飞越远了......可这一切能全怪她吗?......燕儿,她只不过想寻求安逸而已, 是冠冕的追逐者,是虚荣的牺牲品;张达!张达才是荣誉的制造商,是诱饵的设钩人,是让我失控的操纵者......


这时,他耳边又想起了在王府饭店接听的匿名电话:“你想和张达斗, 是吧?”句子里的每个字都在挑战他作男子汉的尊严......是!我想和他斗......我必须和他斗......我不能败给他......我更不能不战而逃......否则,我就是被人耻笑的软蛋,孬种,窝囊废!......可是,我凭什么跟他斗?!......我靠经济报吃饭,而经济报受惠他的赞助...... 马社长受他的遥控......时尚界他是霸主......舆论导向受他左右...... 刘大鹏的额头渗出一层冷汗,那不是恐惧,而是实力不足的虚汗......刘大鹏正在爱与恨的边界线徘徊,在进和退的分水岭挣扎,就听见走廊由远及近地传来“噔噔噔”的高跟鞋声音。他知道,那是燕儿回来了。他连忙从地上捡起录带,迅速将它并快件袋一起收在公文包。随后,他拿起遥控器,斜靠在床头,打开电视机,佯装翻看电视新闻。
黄燕兴冲冲进了门,挂好羽绒服,脱了皮靴,在刘大鹏身边躺下,娇蛮道:“大鹏,我的脚好酸啊!快帮我揉揉......快啊,大鹏!”


刘大鹏坐起来,把黄燕的脚放在自己腿上,边揉,边若无其事地问:“你去哪儿了?你忘了今晚请邓益民陈风吃饭的事了?”黄燕换了一只脚让大鹏按摩, 说:“我没跟你说死啊!我说我争取到!可我一直忙着,根本没时间接电话!大鹏,你猜我今天去哪儿了?”“哪儿?”“我去冬冠的拍摄现场试镜了!”“在哪儿?”“昆明湖!张达说在冰冻的湖面采雪景......” “今年还有雪吗?”“天气预报说过几天有雪,而且是鹅毛大雪!大鹏, 你知道吗?今年冬冠的创意是......”“行了......我累了......燕儿, 你吃过饭了?” ”“ 嗯。”“那,不早了,咱们洗洗睡吧。”刘大鹏打了个哈欠,起身去准备洗漱用具。


黄燕也跟着起身,诡秘地抿嘴笑了笑:她已习惯了大鹏的这种不冷不热的反应。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去战旗,听她讲在那儿的工作,更不喜欢听到张达这个名字,但他却耐着性子听着,忍着,一如既往地爱着,护着, 为此,她觉得感动,也觉得难为他了。可相比之下,她更舍不得战旗,正如大鹏舍不得她;她也舍不得大鹏,正如她舍不得冠冕。这几重难舍的关系,她样样都抓着;而她抓大鹏的方式,就是用她的身体,她的温存,她的嗔嗲,去融化他的不满,他的嫉妒和他的敌意。


刘大鹏拿了脸盆,内放一对牙缸,两块毛巾,和黄燕一前一后来到水房。黄燕四下看看,满意地夸奖道:“大鹏,自从我搬到你这儿,水房的臭味好像就根除了......连灯也亮了不少!”刘大鹏给黄燕扭了一帕毛巾, 冷冷地说:“凉不凉?要是凉,回宿舍洗热水脸。”黄燕接过毛巾,边擦脸,边叫凉。大鹏痴痴地看着她洗脸,眼前仍放着刚才的录像。黄燕给自 己挤了牙膏,又给大鹏挤了牙膏,说:“大鹏,你傻了?看什么呢?我脸上又没长花?快刷牙啊!”刘大鹏从黄燕手里接过牙刷,埋下头,开始刷牙。水房静极了,只有两把牙刷来回拉动的擦擦声。突然,黄燕手中的牙刷落了地,只见她一手扶着水池边缘,另一只手捂着喉咙,嘴巴一张一 张的,脸色煞白,像是反胃呕吐的样子。刘大鹏慌忙扶住她,惊问:“怎么了?是不是在外面喝了酒,反胃了?”黄燕用毛巾擦了擦嘴边的牙膏泡沫,说:“没事。走吧。”

 
两人回到宿舍,换上睡衣,关灯就寝。夜,很黑,刘大鹏却睁着眼睛, 僵直地躺着。他的胸脯均匀的起伏着,没有激动,没有情绪,没有动机。 黄燕等了一会儿,见大鹏没有任何举动,轻轻地拉过他的胳膊,将头枕在上面,娇声道:“大鹏,对不起啊,今晚我没能赶过去赴约,让你丢面子 了。”大鹏淡淡地说:“没事,睡吧。”说完,撤了胳膊,侧转身,背着黄燕睡了。黄燕立刻感到了大鹏的冷淡,随即乖巧地把脸贴在大鹏的后肩上,轻声道:“大鹏,你不高兴啦?我已说了对不起嘛!这么小气!”“没事。睡吧。”“那你怎么......不抱我?”“我累了。睡吧。”黄燕鼻子哼了一声,索性也扭转身子,两人背对背地躺着,谁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黄燕呜呜地哭了起来。大鹏觉得揪心,不安地翻转身, 轻摇她的肩膀,问:“怎么了,你?不舒服了吗?”黑暗里,传来黄燕埋怨的声音:“你欺负人!......你冷落我,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刘大鹏仿佛看见张达俯身亲吻黄燕卷发的镜头,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他死咬住嘴唇,没有说话。黄燕转过身,将身体蜷缩起来,紧贴大鹏,低声道: “大鹏,跟你说件事......我......我像是怀孕了......”刘大鹏顿觉触电一般,浑身紧张起来,谨慎地问:“怎么可能?......咱们都是采取措施的......”黄燕娇嗔道:“你胡说!你每次都是不得已才采取措施的!大鹏,要是我真的怀孕了,你别想逃!”说完,又往大鹏怀里拱了一下。 刘大鹏的心狂跳起来:这是真的?燕儿真的怀了我的孩子?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不就是渴望在三十岁以前做爸爸的吗?......如今,燕儿怀上了我的孩子,生米真的成了熟饭,张达他纵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让这个孩子 “姓张”!


刘大鹏翻身打开夜脚灯。灯光下,他先前暗淡的神情已显得熠熠生辉。 他坐起来,仔细审视着黄燕,郑重其事地问:“燕子,你发誓,你真的......怀了我们的孩子?”黄燕一把推开他,噘嘴怒斥道:“你什么意思?!......只有你天天碰我,我怀的不是你的孩子,是谁的?!大鹏, 你太欺负人了!你不想负责任,直说好了!你不承认也罢,别侮辱人哪! 你不承认,我,我自己去做人流好了......”刘大鹏一把捂住黄燕的嘴, 然后用他的唇压住她的唇,就这样停留着,片刻之后,他坚定地说:“不许胡说!我更不许你去做人流!......”然后,他自言自语道: “我该死,我不该怀疑......我等这个孩子等了好久......我当这个孩子的爸爸当定了!”他把黄燕扶起来,用一种求证和给自己打气鼓劲的双语气问道:“燕儿,你爱我,不是吗?你迟早是要嫁给我刘大鹏的,不是吗?”黄燕点点头,面带难色地说:“可我还没毕业呢!再说,我哪能现在就生小孩呢?!丢死人了!”说完,用手不停地敲打刘大鹏的胸脯,哭着责怪道:“都怪你,不小心!都怪你!都怪你!”


刘大鹏又一次体会到了黄燕拳头的亲,责骂的爱。此时,他眼前关于张达的录像镜头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外语学院玫瑰园的芬芳。 他握住黄燕的手,表决心道:“燕儿,有什么丢人的?!孩子是咱们爱情的结晶,他是我的血脉,姓刘!我一定好好爱他,教他,养他......如果是女孩,她一定如你一样的美;如果是男孩,他一定像我一样的能......”


黄燕打断了他,说:“去你的!我还年轻呢,我还要继续在战旗......” 刘大鹏不耐烦地岔开,说:“好了好了,咱们先不说下一步,好吗?明天一大早,我就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这个好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说完, 关了灯,拥着黄燕甜蜜地睡了。 (完)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3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6-6-29 06:09
  
回复 丹奇 2016-6-29 13:55
你有微信吗? 请加我 danqiusa
回复 一生健康 2016-6-29 21:1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7-22 14:46 , Processed in 0.020502 second(s), 1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