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墨逸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3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寻他千百次,慕然翘首,那人早在灯火阑珊处。

日志

缘起漠河重游东北三省

热度 2已有 1382 次阅读2018-6-11 07:44 |个人分类:人在旅行|系统分类:旅游记录| 漠河, 东北三省


东北三省加漠河十四天专列之旅游记之一



 

缘起漠河重游东北三省



 

这是二〇一八年,我和妻的第二次出游,还会有第三次、甚至可能还会有第四次。我怎么感觉,我这会还能活着有奔头,全靠不断的外出旅行支撑着我和妻。



 

我和妻是为了想去期盼已久的漠河,这才临时起意果断报了这个团,登上了这趟去漠河顺带着重游东北三省和内蒙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旅游专列。



 

一晃十四天过去了,时间接近二〇一八年六月六日凌晨时分,当这趟旅游专列距西北嘉峪关火车站还剩十几个小时左右,我和所有在此下车的同车旅伴,历经了一段内心的煎熬。



 

自打上了专列,我看到乘务室门上贴着本趟专列的时刻表,返回途径嘉峪关站旁没有标注办理下客业务的字样,我心里就犯嘀咕。



 

果不其然,当我通过手机微信询问报团的旅行社,给我回复说,要我们提前在张掖站下车,由报团旅行社负责派车来张掖接我们返回居住地。



 

想必是有某些高人持续不断和铁路部门进行协调起了作用,当旅游专列停到武威南站时,我禁不住内心的焦虑,问站台上的列车长,列车长明确告诉我,她刚接到通知,在嘉峪关站临时办理下客业务。我和同车其他在此下车的同伴,这才松了一口长气。



 

这趟旅游专列在漆黑的夜空下,越是接近居住地,越是开的不紧不慢。因我又收到报团旅行社发来的短信通知,告诉我专列在五日深夜二十三零一分到达嘉峪关站,我时不时贴近车窗前目视夜空下窗外移动的景色,以判断专列是不是快靠近嘉峪关站。



 

谁知过了五日深夜二十三时零一分,专列仍慢悠悠开着,时间都翻到六日凌晨了,距嘉峪关火车站还遥遥无期。尤其是列车员叫我们提前半个多小时,集中到另一车厢做好下车准备。那半个多小时的等待,让我再次经历了常年出外旅行中好像等待下站时间最长的煎熬。



 

就在这等待时间颇长的煎熬中,我脑海中时不时像过电影那样,回味着这十四天我和妻畅游漠河和东北三省前后的情景。



 

五月上旬,我和妻照例是傍晚到街上随意溜达,转到国泰大酒店时,妻子眼尖看到一条醒目的红色条幅写着: “ 畅游东北三省加漠河十四日专列之旅五月二十日左右铁定发团  ” ,尤其条幅中的 “ 漠河 ” 两字,吸引了我和妻的注意。妻说去咨询一下,没想到设在酒店内的旅行社已下班。



 

按妻的要求,第二天上午我来到酒店,经过咨询,甚觉满意,交了千元定金。随后在十几天的等待中,最终得到铁定发团的确切消息。就在我和妻登上旅游专列之前,我有意识隐瞒了这趟旅游专列是非空调旧式火车,原因是怕妻子临时改变主意。



 

将近十五天时间,我和妻及从新疆、甘肃、宁夏、山西等沿途上车的六百多人,从熟知万里长城的西端嘉峪关,一路穿行了数千公里,直达本行程的第一站万里长城的东端山海关老龙头。我和妻以往来过北戴河和山海关,但身临其境和亲眼直视到长城最东端的老龙头和天下第一关山海关城楼,对我和妻来说是平生第一次。



 

自从我来到人世间,就不断在认识这条所谓人间奇迹的万里长城。此次让我和妻横穿了数千公里,终于看到她东西走向处在最东端的实貌,再次引起我无限的感慨。



 

旅游专列途径哈尔滨仅停留半天,我和妻重游了哈尔滨经典景点东正教风格的圣索菲亚教堂广场、斯大林带状公园、太阳岛等。意外看到哈尔滨的母亲河松花江干涸成那样,与我四年前看到那一泄千里的松花江水,真可谓是天与地的差别。



 

旅游专列在漠河停留的时间最长也最惬意。我和妻好像是找着 “ 北 ” 了。



 

严格意义上说,走路从来都转向的妻子,终于找着北了,但愿她从此不再转向。



 

我和妻在找北的过程中,先后游览了与海南省海上观音南北相望的漠河观音、电视剧《闯关东》的拍摄地胭脂沟、李金镛祠堂、鄂伦春民族博物馆、北极村内最北的邮局、最北的人家、最北的界碑、最北的哨所等,坐着快艇目视了中俄的界河黑龙江中俄两岸的景色,登上北极村内的最高塔,俯瞰了整个漠河县城的全景。



 

身临其境揪心地观看了三十一年前发生在大兴安岭那场震惊世界燃烧时间长达二十八天的 “ 5 . 6 ” 火灾纪念馆,参观了未被那场大火呑噬神奇保留下来的一处名为 “ 松苑 ” 的原始森林和北极星公园。



 

海拉尔和满洲里,是我出游中第一次出现在我视野中两个城市的地名。由于被地接导游忽悠的又找不着北的我,稀里糊涂随大家退了自费门票,只能远远观望那远比俄罗斯国门高大雄伟的满洲里国门。



 

虽说来到号称世界上最大最美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但实际上与最美的称呼相去甚远。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已仅仅是一句美好的传说。草疏沙化现象严重,风吹起来,散布于草丛中的细沙,混浊天际,直扑人的鼻耳。



 

没想到,我和妻前后时隔四年,两次来到长白山,都顺利登顶,目睹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活火山口那一汪深达数百米的长白天池。



 

我和妻两次来长白山,都听到地接导游操着同样的解说口音,忽悠调侃一位领导人三次来长白山都没看到天池的搞笑传说。



 

尤其我看到很多游人,一路喘着粗气,一路双手抱着被地接导游忽悠的花三十元租费租了上山御寒用的棉大衣,走一步,埋怨一句那好笑的样子。



 

最后一站,仍是我四年前已游过的沈阳经典景点少帅府和沈阳故宫,重新唤起了我对这两个景点的记忆。



 

近十五天斗转星移式的旅途,早先熟悉的和新近陌生的景点,让我不得不在接下来要写的一篇又一篇游记中,抒发我的惊喜及我的愁怅。



 

由于是低价游,铁路部门开行的是上世纪末没有空调的旧式列车。诸多设施如车厢顶的电风扇、车厢两侧的玻璃窗如同摆设,老化的根本没法打开。车厢内时而高达三十度以上的高温,把车上的人,热的没着没落。那种原始的煤烧锅炉供应开水,因数量少,时常供应不及,热的烦燥的人,为喝口开水,时不时埋怨无奈而又辛苦的列车员。



 

人在旅途,难免有这样不如意不顺心的事情发生。旅行,最终游的是人的心情。当一段旅途结束后,那些经历过的、听说过的、看到过的,尽管在当时,让人莫名产生种种感慨和纠结,事后再细细回味起来,都是一种难得的经历,一种有所收获的经历。



 

人生,也不过如此,只有经历过五味杂陈,才能逐渐醒悟。







笑S啦

路过
2

不错

无语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8-6-12 08:33
  
回复 墨逸 2018-6-14 20:08
威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8-6-19 07:10 , Processed in 0.03599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