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墨逸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3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寻他千百次,慕然翘首,那人早在灯火阑珊处。

日志

帝王之地的南京为何朝代都短命?

已有 1810 次阅读2018-5-22 11:49 |个人分类:人在旅行|系统分类:旅游记录| 帝王之地, 南京, 朝代, 短命


六朝古都南京穿越之旅追记之二十五



 

帝王之地的南京为何朝代都短命?



 

我这个题为《六朝古都南京穿越之旅追记》,即将写到尾声。我一气写了二十多篇追记,总有一个问题,萦绕心头,在我写的过程中,逐渐有所清晰起来,也让我纠结不已,不吐不快,这就是:



 

为何原本是帝王之地的南京,无论是正史,还是历史传说,都不约而同地说,南京,不是朝代久留之地?既便有朝廷在此建都,也都是短命?这是为什么?



 

先不急着下结论,还是简要地先看看历史是怎么强化这一说法。



 

古时候,三国诸葛亮由衷赞叹南京:钟山龙盘,石头虎居,真乃帝王之宅也。



 

近现代,民国政治家孙中山说南京:北京之前,南京是一处美善之地,有高山,有深水,有平原,此三种天工,钟毓一处,在世界大都市恐怕都很难寻觅到如此美丽的地方。



 

想当初,诸葛亮虽极力建议孙权定都南京。当诸葛亮逐渐意识到南京紧靠长江,使王气易泄。诸葛亮暗自无不忧虑,想到定都此地,王朝有可能不会长久,但又不好明说。



 

楚王灭越国后,听人说南京有王气,很是不服,特派人埋金镇地,当地人听说有金子,趋之若鹜,纷纷扛铲子来挖,挖得面目全非,其实,这正中了楚王的下怀,人家就是要破坏这里的风水。



 

秦始皇听人说金陵这地方有王气,也不满意,要有王气,也只能在咸阳,怎能会在遥远的东南?于是铸金人埋此,以断王气,这还不够,还让人凿断长垅,引河通江,以泄王气,这条河就是秦淮河。



 

唐代诗人刘禹锡悲哀东吴的王气黯然消逝,途径南京,写下 “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清朝同治年间,湘军攻破了天京,也就是现在的南京,演绎了中国清史上最惨的一幕:持续了十余日的天京大屠杀,屠杀城里百姓数十万。南京城当时的惨象是 “ 伏尸百万,秦淮尽赤;号哭之声,震动四野 ” 。这为朝代短命之说的南京,又增添了悲情之说,更别说七十多年前日本人对南京百姓的大屠杀。



 

近现代,百万雄师过大江。南京国民总统府桌子上的日历,定格在了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



 

总之,从东吴、东晋、太平天国、再到民国,南京虽先后作过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可为什么建都南京的政权,均是昙花一现、国运不长?



 

这些虚实掺杂的历史传说,无非是说,古城南京有王气,但王气短命,都因水的缘故,是水破坏了南京的王气,使朝廷的江山不能长久。



 

在南京定都的六朝,包括转瞬即逝的四个政权,确实都短命,这让极度信奉风水的中国历朝历代,畏而止步。一时间,风水之说,甚嚣尘上。



 

说起金陵,自古是烟柳繁华之地。古时,有心人泛舟秦淮河,初看秦淮河会产生这种感觉:秦淮水碧阴碧阴,等河边灯火亮时,碧阴的秦淮水,更森沉,于是诡异的说法就邪乎了,更加重了风水之说。



 

多的无法考证的历史传说,总能反映到诞生于此地的无数长文短诗,无不是一幕幕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无不是一声声短命王朝的哀嚎;无不是南京城屡遭生灵涂炭的大屠杀。



 

好不容易有个两百多年的明朝曾定都于此,还早早迁了都,其中到底蕴含了什么玄机?似乎怎么说,都觉得是风水被破坏了的缘故。



 

南京,是不是好地方?毫无疑问,是个好地方。



 

万里长江,从雪山走来,浩浩荡荡,经过湖口,来到下游,从西南向东北流淌,等进入南京境内时,急转向东,在此改变了流向,使长江成为距华北平原最近的江南城市。



 

南京,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向东是长江三角洲,南宋后,是中国经济最富庶的地方;向北是平坦的华北平原;向西则可达荆襄等地。特别是京杭大运河的开通,前往北方更方便。地势也好,三面环山。



 

?王气之说,很有市场,因古人极信风水,再加上前朝后代确实短命,似乎提供了事实论据,如果南京又垮了一个政权,这对打下江山,一心保江山千朝万代的朝廷,心理上会更加重这种担忧。



 

风水之说,似乎是朝代短命的主因,但纵观中国数千年朝代频繁更替的历史,其实,这并不是什么主因。



 

细心想想,历史上能定都南京的其实都是割据政权,没有一个是真正统一中国的朝代。北迁前的明朝、国民政府,也只是形式上的统一。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统一是主流,割据一方的政权,最终会被兼并消灭。



 

而统一的王朝中,无论是秦汉,还是隋唐,或是元明清,都不如表面评价颇高的南京,相反,他们却竭尽远离这里。为什么好评如潮的南京,并不受大一统王朝的待见?



 

在中国,究竟有什么样的地方,才能担负首都这一重任?



 

对此,明朝人陈建的观点最有代表性,并一直是南京是短命之都这种说法最强有力的依据。陈建说的大意是:建都之要,一是要形势险固,必须安全;二是要有河运,便利运输,三是要居国土中央,能自如应对四方,这三者都具备,才可以考虑建都。



 

对第一条,整个古代南京都符合,地形地势不会有太大改变。对第二条,至少唐朝以前不大符合,因为当时北方的经济还是占主导,江南的开发程度还不是特别高。



 

后来永嘉之乱,大量北民南迁,不光提供了大量劳动力,也带来了很多先进的技术和文化。



 

南北朝的分立,要求南朝更注重江南的开发。



 

到唐朝时,江南发展了。又经过安史之乱、靖康之变的两次大规模移民,江南最终成为经济重心, “ 苏湖熟,天下足 ” ,中国就数这里最富有。



 

到这时,如果只看地势与漕运,南京绝对是首都的最优选择。



 

因此,纵观整个朝代更替史,南京无法成为统一王朝的首都,硬伤就在第三条,太偏于南方,无法有效解决整个朝廷的安全问题。



 

自古封建王朝的威胁在哪?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当然是被统治的劳苦大众,这要是全国人民都起来反对你,你活不过明天。对此,中国历朝历代统治者都很有一套,屠刀、刑律、儒书、各种方式的监控一起用于巩固统治者地位,防民甚于防川。虽然证明最终防不住,但只要统治得当,别逼人民太急,统治个几十年、一百多年问题不大。



 

还有一个威胁更致命,这就是游牧民族的军队。中国很早有四夷之说,威胁最大的还是来源于北方。



 

匈奴、鲜卑、突厥、契丹、蒙古、女真,能成气候的都在长城以北。南方几乎没什么有明显威胁的少数民族,东边是大海,在古代也就倭寇闹两下,不可能打到首都,影响不了全局。




为防范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封建王朝必须在长城沿线布置重兵,还要能迅速调动部队。



 

但古代通讯手段落后,消息难以迅速传达,且战况往往瞬息万变,想及时掌握情况、指挥军队,就须把首都定在北方,通过缩短指挥中枢到前线的距离,弥补技术的不足,否则,把指挥权给藩王或者将领,这如何让朝廷放心了。



 

前有七国之乱、八王之乱,后有安史之乱、三藩叛乱,前车之鉴,都是所谓血的教训。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央集权程度越来越高,不容许地方,特别是将领有太大的权力。南京到北方边境如此遥远,就算它经济再发达,也当不了首都。



 

试想,连国防都保障不了,南京又怎能做首都。



 

定都南京的割据政权,都想统一天下,说实在,非常难。历史上也只有明太祖做到了。



 

因地域的巨大差异,南船北马,北方军队的战斗力相对更强,尤其是骑兵,很有统治力;南方则水军比较好,但顶多自保。



 

跟北方人比,江南的人更擅于诗文,更明于经商,玩刀弄剑的不多。再加上腐败、内斗等自我消耗,一旦北方出现相对统一且统治稳定的政权,南方顶多硬抗上几十年。因此,既便是南方人打下了江山,为了稳定,也都要北上定都。



 

?太平天国的洪秀全,算是南方人统治者,但他属于暴发户性质,定都南京就迫不及待兴建天王府,整日醉生梦死。 “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 ”  很浅显的道理,话好说,但没几人做得到。



 

时光如流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曾在南京叱咤风云的人物,均已灰飞烟灭,只留下一串让后来人熟悉的名字:孙权、周瑜、刘裕、洪秀全、孙中山、蒋介石等。



 

说来说去,南京作为六朝之都,十朝都会,为何短命,不在于风水之说,地理位置,勉强算作理由。



 

说到底,最重要最关键的原因是,宏观中国频繁更替的历朝历代,无论风水有多好、地理位置有多佳,防民措施有多强,没有一个长期有效的监督皇权的机制或制度,说其他,都是白搭。



 

因为,中国数千年历史,已反复无数次证明了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8-6-19 07:13 , Processed in 0.03695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