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墨逸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3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寻他千百次,慕然翘首,那人早在灯火阑珊处。

日志

上下端祥恍如隔世的南京长江大桥

热度 3已有 2364 次阅读2018-4-28 11:45 |个人分类:人在旅行|系统分类:旅游记录| 南京长江大桥


六朝古都南京穿越之旅追记之十四



 

上下端祥恍如隔世的南京长江大桥



 

一九六八年建成通车快五十年的南京长江大桥,二〇一六年十月开始封闭维修,计划维修二十七个月,预计到二〇一八年年底恢复通车。



 

公元二〇一六年七月中旬,我是最后一次徜徉在两个月后就要封闭维修的南京长江大桥上。



 

我从大桥的南侧走了个来回,上下端祥着它此时此刻的原貌。



 

到今年年底,不管它如何的改头换面,只要她全身修饰一新,多少会带走我曾产生过的憧憬、迷茫和愁怅。



 

我相信修缮后的南京长江大桥,仍能保持历史的原貌最好,因为它在我的眼中,象征着一段不堪回首的疯狂岁月。



 

浩浩荡荡,一泻千里的长江上,还真没有那一座长江大桥,能引得无数人如此的感慨和追忆。



 

南京长江大桥记载了一代人亢奋的行为,铬下了一代人纠结的追悔,遗存了一段苦难的政治铬印。



 

这座桥啊,也是萌发我迷恋上南京喜欢上南京的最初缘由。



 

我有时怪异地想:有幸来到人世间的我,在具有一百五十亿年的地球演化史上,我驻留的生命时光,充其量不过是占据了人类诞生五百万历史上的七八十年间。



 

偏偏在我来到人世间的七八十年间,我耳闻目睹了多少令我当时迷茫困惑,事后又让我啼笑皆非、纠结迷惑的一个又一个令人痛心的历史事件。



 

想起王小波说过的一句话: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坏的时代。人的命运,注定要受前世的影响,甚至前世足以决定很多人的今生。庆幸的是,我从迷茫中,经受了一段苦闷,终获得了大脑上的新生。



 

这座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建造的长江大桥屹立在扬子江上,定格在一九六八年如火如荼的文革年代。



 

那个至今让我想起来都匪夷所思的岁月,毕竟真实地发生在我来到人世间活着的一段时光,而且,恰恰发生在我的心智由迷茫到定型的摇摆阶段。



 

想当年,才十岁左右的我,仰头看着银幕上名为《南京长江大桥》的纪录片,心生迷上南京憧憬南京的同时,我曾被纪录片中那激情高昂的解说声;那红色漫天富有特定环境的装饰;那人头攒动大干快上的情景,弄得幼小的我,就象是被打了鸡血那样莫名的兴奋。



 

从纪录片中看出:在文革持续高压的政治环境下,那时的人,怀抱单纯的政治热情,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惰,倒是把桥修建的有质量。那像现在造个桥,还没使用就坍塌,还要千方百计找理由搪塞。



 

片中一位潜水员,处于政治的狂热,把生命置之度外,突破生命极限,潜到江水下几十米深。人的生命,居然不可思议地被政治热情点燃到极致。



 

现在想想,自己仅活一次的人生,能目睹到这么荒唐的文化浩劫运动。摧毁中华文化命脉的文革,迫害了多少无辜的人。



 

这场自上而下的革命风暴,扑面而来,阴风怒号,多少一生老谋深算的权臣;多少武功显赫的元勋;多少权镇一方的封疆大吏;多少无辜的人,身不由己被卷入到莫名的斗争中,顷刻间所有的人,都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他们乖乖低下头颅,接受命运的被动安排。就连身居高位的刘少奇,也无可奈何留下“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话。



 

疯狂的文革十年,报刊、广播喧嚣着一个腔调,全国上下都疯了,对内专政暴行,镇压知识份子,焚书坑儒,愚民政策迫使人人唯唯诺诺不敢言,神州大地百业俱毁,遍地饥饿赤身,穷山荒乡,白丁文盲。工人干不了活,农民种不了田,学生读不了书,教书者牛棚劳役,形形色色流氓高喊革命口号。武斗伤民,残酷迫害,抄家捕人,甚是恐怖。



 

举国疯狂的造神运动,只能发生在缺乏法治传统的国度,也只能发生在一个缺少独立思考的民族。文革,几乎斩断了中华文化的生命链。



 

如今娱乐至上,世风日下,假货盛行,社会丑恶层出不穷,跟肆虐十年的文革是前因后果。文革是暴虐,是浩劫,是灾难。文革十年,泯灭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友谊、爱情和希望。



 

想迫使全民族遗忘文革,恰恰证明文革最不应该被遗忘。



 

时间,永远是历史的证人。已经翻篇了的那段不堪回首的文革历史,那惨死的几千万冤魂,他们以枯骨的模样,绝望地看到那侥幸躲过一劫如今变老的人们,还在深情地弹唱所谓青春无悔的颂歌,舞动着文革流行的舞姿,自顾自乐,没心没肺地陶醉在这曾洒满无数人热血的大地上。



 

作家秦牧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一场空前的浩劫,几百万人莫名地含恨以终,多少幸福的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借革命之名公开进行,文革开创了人类史上最无法无天的杀人模式。



 

中国人这种窝里斗的历史,源自炎黄,兴于春秋战国,延续于历朝历代,至到文革形成鼎盛,都是同族亲手足间的残杀,以至到了现代,还在天无二日,你死我活,不亚于蒙满入主,都以血腥实現,与美国南北战争的和解和民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中央集权专制既是腐败的滋生地,也是文革这类旷古未闻政治运动的温床,尽管恶行层出不穷,底层与上层贫富悬殊,仍无法终结打江山坐江山的传统。



 

各种整人运动都是被掌权人所操纵,他们说的是相信群众,实际上是害怕群众,不相信群众。在他们眼里,谁都有可能争权,所以为了保住权力,利用人性中丑恶的一面挑起群众斗群众,让大家斗的不能自保后来保权力,这就是所谓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精髓。



 

幼年时期,我相信一切童话都是真的;青年时期,我怀疑一切都是假的;中年时期,我认清了世界的半真半假;而如今,我才体会到世界上的万事万物,真假虽说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思考的角度和境界。



 

中国人尽历苦难,重整黄粱梦无数次,大都是昙花一现的应景之说。说真话,如今已成为稀世珍宝。看透大事者,超脱了,看不透者,仍在执着。于是,看得透、想得开,拿得起,放得下,乃人生一大修炼之所谓的心灵鸡汤,应运而生,自醉自乐。



 

李慎之曾言: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并不在于它真能改造好人们的思想,而在于它居然能把八亿人口的大国,改造成一个普遍说假话的国度。这种改造岂止始于文革。



 

叶浅予说:思想改造的目的,就是要改造到人人都能自觉地说假话。在我看来,这种改造实则是历次政治运动的潜在主题,或者说是历次政治运动后的必然结果。



 

不改变成者王侯、败者寇的思想传承,不改变谁掌权谁就永远正确的封建帝王思想,不改变一家独大的集权制度,既便是口诺悬河地提倡这法那治,一但时过境迁,一辈不吃一辈的饭,遗忘了文革的后一代,有谁敢担保,今后会不会出现类似的整人害人的所谓大规模的群众运动。



 

南京长江大桥当时的辉煌,如今,静静地陈放在官办的陈列馆里。



 

说南京市鼓楼区下关和浦口区之间,是长江上第一座由中国自行设计和建造的双层式铁路、公路两用桥梁,是中国桥梁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官方还说:南京长江大桥是历史文化名城南京的标志性建筑、江苏省的文化符号、是中国著名景点,被列为新金陵四十八景。



 

陈列的史料表明:从一九七〇年至一九九三年底,先后接待过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元首、政府首脑及六百多个外国代表团,来此观览的国内外游客,更是难以计数。



 

南京长江大桥,曾以 “ 世界最长的公路铁路两用桥 ” 的纪录,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二〇一六年入选首批中国二十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尽管官办的陈列馆里,仍是南京长江大桥当时的辉煌,但随着南京长江大桥的诞生,尤其它所处的那个喧嚣血腥的年代,却深深铬刻在那一代被刺痛过的人的记忆底处,永久地遗传给子孙后代。



 

南京长江大桥,既触发了我的最初缘由,也让我对这座桥所建成的那段疯狂的岁月,产生了如上的感慨。





笑S啦

路过
1

不错

无语
2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8-4-29 08:53
周日快乐!
回复 石不 2018-4-30 09:39
时代象征,史册记载。
回复 丹奇 2018-5-1 08:04
我小时候去南京投亲看望外公外婆,舅舅带我们去南京长江大桥玩。那时读初一的时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8-5-24 10:32 , Processed in 0.03723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