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墨逸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63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寻他千百次,慕然翘首,那人早在灯火阑珊处。

日志

列宁墓、悲伤之墙,不同时空的产物

已有 2479 次阅读2018-3-1 12:57 |个人分类:人在旅行|系统分类:旅游记录| 列宁墓, 悲伤之墙


德国北欧四国俄罗斯14天游追记之二十四



 

列宁墓、悲伤之墙,不同时空的产物



 

地球上仅有俄罗斯、越南、中国、朝鲜等为数不多的国家,至今仍保存着最高领导人的遗体。俄罗斯对本国历史上曾经的最高统治者列宁的遗体保存了九十多年。



 (网络图片)


列宁陵墓,位于克里姆林宫东墙一面的中部位置,墓上为检阅台,两旁是观礼台。



 (网络图片)


我是怀着探究的心情,尾随长长排队的游人走进了列宁墓。安检还挺严格,手上不让拿任何东西。进墓口时,一军人喊叫着做手势示意我把帽子摘去。



 (网络图片)


中外游人一溜围着脸和手由特制灯光照着清晰红润的列宁遗体的水晶棺,快快地转了一圈,从另个出口来到了列宁墓的背后、克里姆林宫高大的红墙下。



 

克里姆林宫高大的红墙下,有半身头像塑像的墓碑,那是俄历史上有头有脸大人物的墓地。



 

在科技、文化、军事等方面对国家有卓著贡献的,要么是墙上一块块写着姓名和生卒年月的铭牌,下面摆着众多长方形的盆花。



 

要么是过道前面绿地上一块块也写着姓名和生卒年月字样的赫色大理石,大理石的斜面摆放着鲜花的隐型墓地。



 

在我看来,若大的红场靠近克里姆林宫红墙下的狭长地带,是诸多政治人物和知名人士百年后的一处墓园。



 

在这处墓园中,找寻我早年熟悉的斯大林墓碑,没费什么劲。



 

众所周知的原因,斯大林这个曾经神一般的政治人物,被后来如梦初醒的俄罗斯人,从列宁墓中挪了出来。资料表明,当时为了防止任何意外,连夜在现在的墓址上倒了好几车混凝土牢牢对墓穴进行了灌浆密封。



 

从俄罗斯政治人物生前死后截然相左的曲折经历,不难看出彼得大帝在俄罗斯强化的中央极权专制,给这个国家带来诸多文化艺术瑰宝和华美的建筑之外,也给这个国家包括东欧等国带来了人类史上难以抺去的巨大伤痛和悲惨记忆。



 

历史,总是这样,当时看和过去一段时间再看,同段历史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在心中萦绕。



 

十九年前列宁的导师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从巴黎银行的保险箱中被意外发现。消息震动了整个俄罗斯。



 

普列汉诺夫的这份遗嘱,写于一九一八年五月,也就是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不到半年的时间。普列汉诺夫留下遗言:我的遗嘱当俄布和俄布的国家不在了的时候才可以公布。不久普列汉诺夫便与世长辞。



 

十九年前,巴黎银行在清理二战中遭纳粹洗劫的犹太人财产档案时,意外发现已被遗忘的那份在保险箱中藏了八十一年的普列汉诺夫的遗嘱。



 

当俄方有关人员打开已发黄的信封、取出信纸看完普列汉诺夫的遗嘱后,每个在场的人脸色都白得吓人,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这份恐怖的遗嘱上所写的一切。尽管俄方紧急采取一切可能手段验证这份遗嘱的真实性,但最终证实这份遗嘱确实出自普列汉诺夫之手。



 

普列汉诺夫的遗言有五条,难以相信这是百年前写下的东西。尤其第四段让人深思:国家的伟大,不在于其领土和历史,而是民主传统和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还在受穷受苦,只要还没有民主,社会就依然会动荡不安。



 

预言,只有历史才能去见证,而我们恰是后来有幸的见证人。



 

还有,当时我徜徉在莫斯科红场,听地接导游说,前些天在市中心刚建成揭幕一处 “ 悲伤之墙 ”。



 (网络图片)


返回家后的我,通过网络百度看到去年十月七日,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参加了 “ 悲伤之墙 ” 的揭幕仪式并发表了讲话。遗憾的是当时我还在圣彼得堡转悠,要是知道的话,几天后我来到莫斯科时一定去实地看看。



 (网络图片)


列宁墓、悲伤之墙,这是两个不同时代产生的具有不同纪念性质的历史建筑,我怎么品味,都有着复杂纠结的情绪,在我心中翻江倒海。



 (网络图片)


或许,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这几段戳人心的话,能说明点什么。



 

现把普京这几段戳人心的话摘编于此:在复杂的矛盾的时期,人们争论和寻求各种方法解释这样或那样的事件,这本身是寻找真相的自然过程,但当时各阶层人士,都遭遇了残酷的迫害,每个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几百万人被控为敌人,被枪毙或遭受精神折磨,饱受监狱、集中营和流放之苦。



 

这段可怕的恐怖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



 

政治惨烈的镇压对全体人民、对全社会来说都是悲剧,是对人民的沉重打击,包括国家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认知。直到现在我们依在承受这种迫害的后果。



 

我们的义务是不忘记。评价这些黑暗的历史事件所持的立场,将是明确避免历史重演的强大警示。



 

客观地说,同今天的东欧国家相比,俄罗斯的根本问题并没彻底解决,主要问题在于价值观念被颠倒;是专制还是民主的权力结构很模糊;看似开启了文明治理国家的现代模式,但威权主义逐渐强盛。



 

时而泛起的俄罗斯大规模的群众上街游行和抗议,俄罗斯人呼吁和要求的是,俄当局要改变他们认为有权来领导社会的局面。这种局面如果不改变的话,俄国和社会也就不会有未来。



 

一九一七年开启的暴政杀人史,不管目前普金做的怎样,但从普金认同建悲伤之墙以反思那段暴政历史的认知水平,至少说明俄罗斯在走向现代文明国家,已迈出了具有深远意义的一步。



 

我在期盼,假借革命名义不断杀人的极权专制,何时能从这个地球上彻底根除。



 

历史不断启示我们:人类不仅要记住美好和善义,也要记住罪恶,不仅要记住光明,也要记住黑暗。



 

历史尽管时不时隐恶扬善,文过饰非,强制地抹去人们对黑暗和对罪恶的记忆。但陆续解密的历史,恰恰是想让人类永远记住黑暗和罪恶,目的是为了今后远离黑暗和罪恶。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8-6-19 07:19 , Processed in 0.03585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