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捷夫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38574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民以食为天:食在潮汕

热度 4已有 3191 次阅读2015-9-6 09:42 |个人分类:心路历程|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潮汕美食, 故乡情, 家乡味

虽说民以食天,属猪的我享受美食似乎没有忙中偷闲睡个好那么在乎。即使如此,当想到家乡时,第一印象竟然是“食”。


 

八十年代初,我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有一年夏天,在香港矩源公司任的堂叔代表公司回汕理商并省。堂叔我陪他酬。夏夜的潮汕一如既往地滚滚,我叔侄在当市算是最高档的餐会客后,漫步于偶吹来一的街。堂叔,走,陪叔去品一下家的耗仔煎。我来到一个街,要了两份。我当心里有点咕,堂叔可是香港来的,呆了十里洋,花花世界,怎么会不嫌弃十分陋的大排道他就不怕食品不够卫生?我一来不饿,二来不甚理解堂叔,只是在一陪着,中的蚝仔煎也没一半。一眼望去,却堂叔吃得津津有味。


几年之后,我行,来美国攻博士。光流逝,却没有忘那晚堂叔吃家蚝仔煎那种如痴如醉的神情。那一年,那个夏日的晚上,那家的一碟蚝仔煎,一定在我堂叔的心中盘缠好久,而且随着月的流逝,这记忆却越来越着,之不去,欲忘不能。,我也去国多年。今日的世界,交通越来越来达,但忙碌奔波的生活里,回家的路却好像越来越。因工作,我去世界不少地方,天下美食每有尝试,但心中念念不忘的,仍是那浓浓的家味。


我到美国博士后,大女儿出生于澄海老家。直到她三岁时,才由她外祖父着从家来到美国,与我们团聚。在美国的人孩子,家多数会希望他学点中文的。我也一,一到五就送她到休斯敦中文学校学心学好普通,我与同是澄海人的太太平不刻意与她潮州。多年后,随着她一口准的英,我她三习惯的潮州早已忘得一干二了。但有一次,她吃西,她突然用潮州喊了一声,“好食!” 我在惊奇之中,更是忍俊不禁。直到她大了,潮州听得懂,真令我欣慰。我与太太在广州上大学,略懂一点广州。于是,若有什么着她,我只好用广州话对话了,因潮州她能听懂。


而直到今天,大女儿仍然喜不少潮州家的食物,比如“菜粿”(卜糕),“橄菜”,“牛肉炒粿条”,眼、荔枝等水果。西,在美国偶可以到,尽管感没有家样纯正。有潮州卤鹅,她也特喜,在美国一般不到,但后来我们发现休斯敦有一两家广能自制卤鸭,那味道竟有点象卤鹅孩子多吃,我常常哄她,就是卤鹅。最有意思的是,她竟然也喜潮州的“功夫茶”!不过这“功夫茶”挺有吸引力的,在美国出生的小女儿,偶也喜与我一起“滴茶”。


每次回去,在家小商店的街道上漫步,常常会看到潮州特色食物,如豆沙大涝饼,腐乳,云片糕等等。每每候,不一种想再尝尝的心愿油然而生,更是把美食与童年的回忆连在一起,令往事历历在目。


八十年代中期毕业后,我在中山大学任教。有一年我与地系的叶康老一起,带领几位学生到潮汕地区行海岸地考察,道在澄海停留数天。那清明时节,我那里家家户户要吃一种传统食物,叫“薄”,分咸甜两种,是用面在上了薄油的煎上一抹,手工制成薄薄的一面膜,然后把炒好的豆芽、韭菜、肉、香菇、蛋等用膜面包起来吃,此咸薄,或用蔗糖做成糖之后,充气成所“糖参”,再用薄皮包起来吃,甚香甜爽口。父母一向好客,他们让我把同来考察的到家里吃得我那几位学生可真的是狼吞虎咽,的确忘返,多年之后,常常念及此事。可以,我潮州的美食,名天下。而人生最幸福的事,便是能吃到父母手做的菜。在我心目中,母是天底下最好的厨,她做的马鲛鱼烧酸菜,炒“薄壳”,白果芋泥,红烧肉,都是我儿的最,在我游子的思念中,成我生命中无可比的佳肴。甚至是她在我放学我剩上的一碗骨头汤,在那个代,已是我成路上最好的养,每每回用慈的眼光看着我喝下那碗,我的思就会成泪水。


有一年我回国,在家逗留数天。有一日,哥哥、姐姐姐夫陪我信步来到街,竟然到有一小店,正在制作“糖参薄”,用来吹糖的鼓机几乎与去无异,只是这样的小店在家已是毛麟角了。不用了几块尝之,那清脆爽口的感令人心神怡。感父老,保存了这传统的潮汕美食,了的游子心怀,得以一慰。我的地方领导,能否把些具有郁潮州地方特色的传统食物加工方法列文化遗产加以保存?或者已做了?


又有一年,我回国参加上海世博会,于有机会到家澄海的上山参中国大的、完全由民建成的文革博物。岳父和妻弟陪我登山,拾而上,一处处文革史雕刻和念碑把那段桑的月无遮地展在人的眼前,蔚。夏日炎炎,登山来不禁汗流背,饿肠叽咕。在半山腰,岳父说让尝尝农民自家的土粥。但草棚隐约绿树掩映中,几只老板凳然就是我记忆中老潮州的影。半山的家小菜,并不起眼,甚至有些陋有些破旧,但却因此增加了一份古朴野的魅力。何止是菜?但见这箱有几个家青年在玩乒乓球,那有老在唱卡拉OK。最来的,是一杯浓浓乌龙功夫茶,而最忘的,是在山上跑的土粥,香甜滑口无可比着家家菜,我的思泛起波。在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处处有我美好的回,而潮州美食,是行的旅途中最在的记忆。我想,其在老友相聚的筵席上,我并不需要燕窝鱼翅,山珍海味。我只需要有着郁家味的的小菜小吃。


每每想起家,就会想起那里的美食。起来,只知道食,有些低俗,不老祖宗都了,民以食天,那么我的食也就有了理由。我,民以食天,食在潮汕,食在澄海。当童年的记忆随着逝没有被淡忘而是反而更加固地时时中浮,当友人淡淡的一杯清茶足以叙情于明白自己慢慢老了,也于明白当初堂叔何要在高档酒店饭饱茶足之后苦苦寻觅那久的耗仔煎。那首“我是潮州人”的歌,曾使我心潮激,潮州人一方面爱乡,固守那一方土,一方面知道“拼才会”,出人生一番景象,敢于流落他,勇于牲小我。在走了很多路,看尽人,体美好生命,也了很多苦辣之后,我知道,故情最美,家味最甜。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3

献花
1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倚天屠龙刀 2015-9-6 13:15
有一处文革博物馆,实在不容易,那也是历史事实。
回复 捷夫 2015-9-7 00:06
我们家乡是文革的重灾区。有后人做此事,甚好。
回复 捷夫 2015-9-7 00:08
倚天屠龙刀: 有一处文革博物馆,实在不容易,那也是历史事实。
是不容易,值得一看。但知名度不高,地方还是小吧。
回复 威连 2015-9-7 07:13
遇上老乡了
回复 捷夫 2015-9-7 09:04
威连: 遇上老乡了
啊,很荣幸!老乡你好!
回复 威连 2015-9-9 08:03
捷夫: 啊,很荣幸!老乡你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9-7-21 02:01 , Processed in 0.03790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