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褦襶子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3695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贝多芬的局限

热度 2已有 1089 次阅读2018-12-26 18:51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贝多芬艺术造诣最高的当属他的第三交响曲《英雄》。当年他是准备把这部作品献给他所钦佩的叱诧风云的拿破仑·波拿巴的,可是当他的这部伟大交响曲即将完成时,他听到了拿破仑称帝的消息,这与他想象中的那个英雄大相径庭,于是他把这部交响曲改名为“纪念一位英雄人物”。如果当年的贝多芬,要是象中国人观念里的是非分明,恐怕后人就根本听不到这部伟大的交响乐了。

  至于贝多芬当年怎么想的,现在后人无法知晓。可是他保留了这部作品,应该纪念的是那位英雄人物称帝前的行为。西人的史观,曾经也同中国人一样,以人为“单位”来认识历史,凭历史人物的劣迹否定其全部行为在社会上也是比较有市场的。可是随着认识的进一步理性,西人的史观开始向以“历史人物的行为作单位”来认识历史了。一件历史事件如何定论与这个事件的当事者做过其他什么并无必然联系。可是大多数中国大陆的同胞认识能力还停留在原来的认识层次上,无论某个历史人物有过什么历史贡献,只要披露他的一份劣迹,其所有的历史贡献都将淡出炎黄后人的认知范畴。

  那位“慷慨歌燕市,甘当作楚囚”的刺客,因为后来弄了顶头号汉奸的桂冠,已经绝少有人知晓他当年的壮举了。谁要是敢提到他对中国历史的贡献,那会触动绝大多数国人的肺管子,赠你顶为汉奸翻案的大帽子没商量,让你溺毙于国人的口水里。

  所以,国人动辄就要剖析历史人物的历史局限性。探讨历史人物行为的局限性或许有现实意义。可是久而久之,就分不清探讨与抨击区别了。国人潜意识里,无不滋生英雄情节的意淫,只有符合完美英雄形象的历史人物,才能被国人所接受。才配享有推动历史进步的功劳。否则轻则弄顶历史局限性的大帽子,要你来承担什么“历史责任”,重责作为历史反面人物想在“特色历史”中留下点痕迹都难。

  一个民族有英雄情节没有什么不好,可是国人的意识里不是自己想做英雄,而是期望别人来做英雄。所以对历史人物要么为其“净身”,去劣存洁,要么令其淡出后人的认知。因为对历史人物这种苛责,使国人所能知晓的历史丧失了完整性,被按需裁剪。

  其实没有历史局限性的历史人物是不存在的。长期倡导唯物史观的社会,在认识历史上却充满浓浓的唯心气息。国人是容不得英雄存在瑕疵的,更不能接受英雄会有什么重大缺陷。不仅现实中的英雄不能有瑕疵或缺陷,历史上的英雄也不能有瑕疵或缺陷。因此国人认识历史人物,常常剖析其历史局限。动辄弄份“历史责任”扣在历史人物身上。

  余不否定历史上杰出人物对推动人类文明进步所起的作用。可历史对人类的价值就在于他的真实性与完整性。据说中国的“砖家”对国际事物的判定,成功率是非常低的。某将军在伊拉克战争时,就在媒体上预测“霉帝国主义”与其走狗们,必然陷入巴格达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无法自拔。“大裤衩”前辈们拉足了架式,准备直播巴格达人们的壮举,可是结果大出“砖家”们预料,说巴格达人民“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或许有些夸张,可是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绝对没有出现。直播也断然不能继续,因为这不符合国人的认知逻辑。

  国人的认知逻辑是建立在限定的是非观念之下的。绝对不会相信巴格达人民与柬埔寨人民对待“侵略者”的态度。其实这种事在我们中国八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中也曾经在某地发生过!只是从来不许让国人知晓罢了。

  中国大陆那些“砖家”们个个也是喝足了墨水,可是为什么认识“局限性”就那么大呢?因为他们参照的那面“镜子”早已经被裁剪得“支离破碎”了。参照物不真实,焉能得出准确的结论来!

  历史被阉割了“真实与完整”,出现在国人意识里的“镜子”就只能是种“哈哈镜”,反映出来的事物自然难以准确。其实人类文明的进步,除了杰出人物的贡献外,绝大多数都是那些被剖析出来“历史局限”的人物所为。

  如今讲究弘扬传统文化,可是却始终“扬”不起来。因为,没有哪部历史告诉国人,那些动人的诗句背后的诗人的真实经历。对人类文明有过贡献的历史人物,绝大多数都是精力旺盛之辈,精力旺盛之人,很难循规蹈矩,道德是什么?道德就是规矩。如果按中外传统的道德观,没有哪个对人类文明有过贡献的历史人物经得起推敲。所以西人的史观与时俱进,渐渐过渡到以“历史事件为单位”来认识历史。某个历史人物什么事做得对人类文明有贡献,不会因为他做过什么缺德事就被抹煞,而今西人学到的历史是有血有肉,充满人性真实的历史。那里面人类社会现实里有的善与恶,美与丑都饱满地存在。而我们历史则是被“净化”的历史。正面历史人物饱满得往往失真,反面历史人物的介绍则很“骨感”!

  国人崇拜的大科学家居里夫人,不仅是人类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科学家,也是人类第一个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至今为止,还是唯一一位得过两次诺贝尔奖的女性。可当年居里夫人丧夫后,她曾经与她的一个有妇之夫的学生产生了感情。这在当年的西方世界也是不太容易被接受的行为。甚至有人发声,说玛丽·亚居里不佩享受诺贝尔奖的荣誉,可是相当多的人拒绝接受这种缺乏正常逻辑的观念。

  从中外的传统与现实的道德来看,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都堪称恶迹昭彰,可当美国某些媒体披露其恶行,企图使其丧失民意基础,阻止其在民权运动中发挥影响时,美国社会有相当多的声音认为,就算他道德上十恶不赦,也不能证明其为民权运动所做的贡献是错误的。然而,这在我们的社会里还是一种很难达到的境界。我们的生活里,权贵们要打击一个挑战特权利益的人,只要抛出其道德劣迹,立马就会令其丧失民意基础,再难发挥什么作用。

  人类文明的进步,是积累了历史上众多历史人物“贡献”而成的。甚至有的贡献来自于反面历史人物。有多少人知道如今国人广泛使用的宋体字是那个被塑成铁人跪在岳飞墓前,世代遭受唾弃的秦桧的书法!当人们鄙夷逃兵,拿抨击逃兵进行道德意淫时,可曾想过英雄的最后胜利,是否有逃兵在逃跑前对敌人的消耗!二战后,欧洲一些国家为当年在战争中被枪毙的逃兵“正名”,有的甚至进行了国家抚恤。逃兵固然是不光彩的,甚至有可能为本民族带来灾难。可他们是为什么上的战场,他们当逃兵前的所作所为对于战争结局是否存在影响。为逃兵正名,这对于一个连战俘都容不下的民族是很难理解的。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网端出现一些纪念“总设计师”的文字,因为二十九年前那桩往事,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抨击。不错,在我们这个喜欢塑造英雄的国度,总设计师的作用,存在被进行了渲染的可能。但其对于这个社会解放生产力的历史作用绝对是客观存在的。就象二十九年前那桩旧事,其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一样,四十年前他对中国人走出威权窠臼,贡献也是不容低估的。

  有人认为,他是总设计师,今天改革的历史困境就应该他承担历史责任,并拿出洋务运动说事。虽然历史不容假设,可是倘若当年戊戌变法成功,中国走上宪政道路,后人还会揪住“洋务运动”的历史局限,侈谈什么失败的原因吗?又如何看待洋务运动与变法成功的关系呢?洋务运动的历史局限的确是种客观存在,可谁应该对这种 “历史局限”承担责任?仅仅是洋务派吗?

  国人的英雄情结,没有增添这个民族后人做英雄的勇气,反到成了抨击历史人物“历史局限”的噱头。你们搞了洋务运动,就应该把洋人的科学技术与产生那些科学技术成就的土壤——资本主义制度都学来,拒绝资本主义制度,导致洋务运动失败,你洋务派(或统治者)就应该承担历史责任。设想一下,如果没有洋务运动,中国对近代文明再晚知晓半个多世纪,中国今天的历史进程会是怎样?当然,可能会更好,但会不会比现在还差呢?谁敢说没有这种可能?又拿什么来证明没有这种可能!

  洋务运动搞起来了,让中国人接触到了近代文明,为什么就没有人或者说没有更多的人接过他们的洋务大旗,为中国争取产生近代文明的土壤——资本主义制度呢?有人说是因为国家机器的强大,争取了,也得象戊戌六君子那样血洒菜市口。那么人类自打脱离了原始状态,哪次文明的进步不需要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这个道理要是成立的话,人类应该还停留在奴隶社会,远在奴隶社会国家机器就存在了。

  如果说洋务运动失败是洋务派的责任,或者说是大清统治阶级的责任,那么如果当初洋务派或大清王朝,不搞洋务是不是就没有“这个”责任。又有人说,大清搞洋务是为了维护统治,不是为了把中国带入近代文明。这是要求当年的满清统治者不但要搞洋务,还要充满民族责任心,把中国带入近代文明!要主客观高度一致,否则就要承担历史责任。明明是后人不继,没有把引进近代文明的历史使命接下来,却把这个责任推给了搞洋务的,做得越多,历史责任越大。什么都不做的,什么责任都没有!同我们时下的国人观念何其相似!维新派的戊戌六君子被推往菜市口时,那些往他们头上扔菜叶子,泼脏水,吐痰的人没有历史责任,洋务派与维新派到弄了一身“历史责任”。洋务派拒绝资本主义土壤,维新派没有发动群众,唯独啥都不做的什么“历史责任”都没有了。

  人可以渴望被拯救,可是倘若还要报怨被拯救的不彻底,甚至报怨未能被拯救,那就让人无语了。凭什么人就得拯救你,而你就没有义务拯救别人呢?如果说洋务运动与戊戌变法有什么历史责任需要承担的话,那绝不应该只由洋务派与维新派来承担,更大的责任应该由他们那个时代的其他人甚至后世来承担。洋务派与维新派搞了那么多宣传,知晓洋务意义与维新意义的人,不应该只有那几个被扣上“历史责任”的人。人对历史的贡献,没有理由谁开头,就得谁结尾。倘若开头开对了,没有收到好的结果,那更大的责任在后人。

  那个为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开头的人,没有进行国人预期的“深化”改革,他的改革开放都成了别有用心了!要知道他们那个群体,从一开始就是有特供的。至于维护统治是古往今来绝大多数体制内人共性。既然“体制”选择了他们,绝不会是因为他们具有背叛的本事,至少不是按着背叛本事选择了他们,这才是纯粹的历史局限。

  背叛本阶级为天下苍生谋福利的人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有几人!人类的发展要是都靠这种人,那人类还能有今天的文明程度吗?虽然鄙人对于“群众,只有人民群众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持异议,但不杰出的人物对历史的贡献是文明的体积。缺乏杰出人物的贡献,人类文明会质量低下,缺乏不杰出的人物对于文明的积累,文明就会因体积不足而难以保证质量。

  那些今天找这个历史责任,明天找那个历史责任,有多少人找过自己祖上的历史责任?找过自己的历史责任?29年前,娃娃们动员“老大哥”关注国家民族的命运,众多“老大哥”为了自己的收入跳墙去上班。到后来他们被从单位踢出来时,再也没有娃娃们为他们争取权利了。

  无论那个人当初搞改革开放目的如何,客观上都起到了解放生产力的作用。而所有解放生产力的行为都是与人类文明发展方向不存在本质矛盾的。如果把解放生产力带来的弊端,都全部要对解放生产力客观有过贡献的人来承担,那岂不什么都不做,就什么责任都没有了!这听起来同“越穷越革命(进步)”是不是有点相似呀!

  “影帝”宣扬宪政理念,就有相当多的国人指责其光说不做。弄了顶“影帝”的桂冠给人家。纵观体制内,能够承认宪政文明,并敢于将之“正名”的有几人?那些嘲讽“影帝”的人,有多少是见到生活里的不公,都不敢吭声,生怕树叶掉了砸脑袋!

  没有人要求你做烈士,表个态总可以吧!哪怕点个赞,留几个感叹号!有人说面对强大的势力,除了无奈的叹息又能怎么办!倘若面对不公,全国十几亿人同时“叹息”一声,是否也会削弱点特权阶级一意孤行的底气。

  “总设计师”把改革开放搞成了“洋务运动”,要受指责;“影帝”光说不练,要受指责。那就是说人类不完整的善念都是罪过。一幅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架式——等待拯救。你要是不能做到纯粹,就要彻底放弃良心。只有“大义灭亲”才能被国人接受。

  一个长期摸着石头过河的社会,一丝善念都是难能可贵的。哪怕瞬间本能闪现,都应该被认可。即便主观与客观结果不一致,只要客观结果对解放生产力有利,都值得肯定。

  其实,最近出现的大部分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文字,都是在借那个人说事。倘若国人至今还不懂得通过“正能量”了解真实信息,那如何在特色社会混!转发的文章,不意为着就完全赞同其全部观点。对历史人物不能求全责备,对文章也不能求全责备。有许多文章的价值,不在于观念,而在于通过规律透露出的真实信息。文章,不同的人看,会接收不同的信息。生活中真的不是好人与坏人那么简单。善良与邪恶,真实与虚伪,往往共存于一个躯壳之内!


笑S啦

路过
1

不错

无语

献花
1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8-12-28 09:06
  
回复 一生健康 2019-1-9 21:06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9-1-19 20:28 , Processed in 0.04000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