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褦襶子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3695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忍耐复仇——复仇忍耐”中国人的命运循环

热度 2已有 668 次阅读2018-12-26 18:25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忍耐——报复,报复——忍耐,中国人的命运循环!这个民族跳不出此魔咒,其子孙同样难脱窠臼!    
  
教师有过,理当被处理;教师有罪,理当被法办。但绝对不是被自己的学生羞辱的理由!耳光打在一个教师脸上,玷污的却是整个民族的尊严!一个民族居然有那么多人在探寻学生打老师的理由,足见这个民族的灵魂已堕落回丛林时代。还有什么脸侈谈传统文化!

  
对,无论老师对学生做过什么,一个尚有一丝文明可言的民族都不能容忍学生对老师的尊严的玷污,哪怕这个老师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就象一个儿子不能以任何理由亲手杀了生身父亲一样!哪怕儿子的职业就是个刽子手,父亲就是个死刑犯!这就是天理人伦!

最近一段“光天化日之下,毕业十几年的学生等在路边,拦下昔日的老师,一边辱骂着,一边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扇向老师。骑电瓶车的老师唯唯诺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说了:对不起!”的视频疯传网端,情绪化的国人对此的反映两个极端,大部分人对打人的33岁青年(按照打人者自述,这至少应该是近二十年的事了)丧失人伦的行为非常愤慨,另一极端就是一些“权威”试图从另一个角度探讨是什么原因让当年一个13岁的孩子耿耿于怀近二十年。应该说两个视角都无可厚非。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是“权威”探讨事发根源的动因。有一篇《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是要报复你——从学生用耳光报复老师说起》的权威文章引起较大轰动,作者似乎也比较情绪化。该文作者号称从事过较长时间的教育,可是其对这件事的反应,让笔者质疑他是否真的在教育第一线工作过。其实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见解的权力,倘若作者没有资深教育专家的舆境影响力,其见解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头顶着资深教育专家的光环,他的见解就将左右众多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国人对此事的客观认识。

  客观地讲,《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是要报复你——从学生用耳光报复老师说起》作者对许多教育问题的认识还是颇有见地的,视角也比较独特。能够站在一定高度,对现实教育有着颇具深度的认识。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与其以往关于教育的见解产生如此显著的差异。读罢此文,当即回复了鄙人拙见。可是没有得到作者回复。所以笔者也不敢对这种“差异”妄加揣度。之所以写此文,就是想让读过其这篇文章的国人,对该文没有触及到的事件背后的可能发表点浅薄的见解,希望能让这起殴打老师的事件,不至于产生“南京彭宇案”的社会效应。

  一个社会发生些有违常理的事,再正常不过了。关键是对待这种不正常事的态度,事关对整个社会的行为导向。但愿专业人士对此类事件深层探讨,不至于象“南京彭宇案”一般,打开潘多拉的魔盒的盖子,导致社会道德的滑坡与人性的堕落。

  先撇开事件的起因与当事双方的角色,说说这起案件。一个正值壮年的青年,对于一个中年人当众大打出手,居然还打得理直气壮,颇具“拿着不是当理讲”的中国特色。这种结论大概会令某些读者无法接受。那么就继续探讨究竟打人者“是拿着不是当理讲”,还是真的在为自己讨还公道。

  打人者自述,是因为二十来年前这位被打的老师因为他(打人者)家穷,就把当年只有10多岁尚未成年的打人者,这位老师的学生,踩在脚底下,接连踢头几十脚,对打人者身心构成严重伤害。我们姑且不说打人者所述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21世纪初,中国的法制与“不断完善的素质教育”情形下,能否让这种现象不被过问?不被社会关注?想要追究真相的身强力壮的男士们,不妨试试对着一个模拟目标,连踹几十脚(按笔者所述至少应该是二十脚以上吧!否则何来几十脚之说呢!),感受一下是个什么感觉,需要多长时间。尤其是当着众多师生的面,这得是一个正常人受到多大刺激,什么样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做出来的事?

  笔者的这种质疑,并非就断定打人者所述“被老师踢了几十脚头”的事没有发生过。可是其所述的情节,不足以支持他的这种观点。“因果关系”也不符合逻辑。

  老师内心歧视穷人家的孩子在当今的教育界并非个别现象,但顶多也就是语言奚落(当然这并非就是说语言奚落就是合理,相反这对学生构成的心理伤害可能比身体挨打还要残忍,心理创伤可能是终生难以愈合的),在工作之中假公济私忽视家庭贫穷的学生。不知打老师的学生是否有过这种经历,他的老师将其“踩在脚底下,接连踢头几十脚”他是如何知道老师是因为他家穷才无视他的尊严揍他的?

  许多贫穷家庭的孩子受到老师歧视是个不争的事实,也的确存在势利眼的老师。可贫穷的学生受到老师歧视,贫穷并非是唯一的原因,甚至不是主要原因,而且可能不是原因。那些习惯讲教师道德的,侈谈什么老师不应该歧视学生的去天堂“讲故事”吧!老师只要不将这种歧视参杂在工作中,构成对学生的直接伤害,就是合格的老师了。当然,这绝对不是优秀老师的水准。

  教师构成对贫穷学生的心理伤害一般有几种情形,最主要的是忽视对贫穷学生的关注与区别性教育。这种忽视、区别教育大致有三种原因:第一,是教师嫌贫爱富,个人修养有问题;第二,贫穷家庭的孩子由于起点不高,情商与智商都相对较低,努力的结果也往往无法与起点高家庭生活条件好的学生相比;第三,是贫穷家庭的孩子心理素质普遍较差,与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受到相同的关注也很难有一致结果,因此主观上消极不努力。

  第一种原因属于职业硬伤,跌破从事教育职业的素质底线。但这部分教师,敢于赤裸裸地表现这种个人道德缺陷的极少。即便中国社会还存在许多体制缺陷,可是职能部门也不能接受这种挑战民情,给职能部门甚至地方政府找麻烦的行为。尤其是教育管理相对比较完善的城镇以上的中学,这种赤裸裸的野蛮现象,极其罕见,发生后还没有产生舆论影响就更不太可能;更何况,一个骑着电动车的老师,挨了顿耻辱的胖揍半年都没有反响,显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这种肆无忌惮挑战职业道德底线与社会公德底线的事发生在他身上的几率,几近于零。所以,打人者所述的老师因为他家贫穷就将其“踩在脚底下,接连踢头几十脚”的欺师灭祖理由没法不让人认定纯属天方夜谭!

  第二种原因属于教师职业技能缺陷,非教师主观因素所致。从当事双方的年龄推断,当年挨揍的老师正系刚刚走上讲台的年轻教师,以其从教的经历推断,当时正属于教育理念、教育手段与受教育对象心理、生理所发生的巨变形成巨大反差的年代。教育手段陈旧,原来那些适用于学生父母的教育方式,在当时的学生身上不再那么有效。孩子们在学校所受到的委屈得不到家长认同与帮助。在心里埋下仇恨种子的并非个别现象。但大多随着岁月的流逝被淡化或升华。

  事业没有什么大成就,生活比较拮据的人,会对当年的老师心生怨怼,但只要生活还过得去,基本不会再与老师的生活有什么交集;事业有成,但走上仕途的人在当年的老师面前存在极强的优越感,一般不会因为不被社会公德所能容忍的行为断送自己的前程,老师在他们往往只能在退休后多年才能因为偶然因素想起来,但老师大多已经谢世;没有什么背景独自艰苦创业后事业有成的人,最怀念当初的老师。除了当初老师有益的教诲,连当初老师对其的不公,往往也被认为是促成其闯过艰难险阻成就事业的因素。个别心胸狭隘的事业有成者,可能会到当初的老师面前炫耀一番,文雅地羞辱老师一顿。但这部分人不多,人有多大量,才能成多大事。心胸狭隘的人,往往也很难事业有成。

  少部分事业无成的人,甚至会产生当初老师没有象对其他同学那样“难为(严格要求)”他,对老师心生嫌怨。其实,就是当初老师真的那么要求他们,他们也不会接受,但是这种人是不会在自己身上找一事无成原因的。老师在这种人心里,一般是亏欠自己的不合格老师形象,随着岁月的逝去,老师会从他们的意识里淡出。

  这种情形中的老师,本身也是现行教育的受害者。他们初上讲台时敬业,有热情。可僵化的师范教育让他们在面对学生时不知所措,又得不到有效的引导,甚至被传统落后的教育观念误导,未能有效地施教于学生,甚至对学生构成心理伤害。

  第三种是学生受客观生活环境影响,随波逐流,缺乏上进心,又得不到老师的及时鼓励与诱导。最后基本在老师的眼里成为“破罐子破摔”“不可救药”的角色,学生在老师面前没有存在感,为了博得老师的关注,往往调皮捣蛋,吸引老师关注。与老师叫板,也常常属于在老师面前刷存在感的潜意识作祟。这可能就是前文所提到的产生“打自己十多年前老师的学生”的教育情形之一。

  假如打老师者所述的夸张情形确实不同程度地存在过,除了让老师感觉到羞辱与下不来台(当然这既是教师教育技能存在缺陷也是传统教育观念的罪过),没有什么理由让一个精神正常人(精神不正常的人也无法从事教育职业),对学生做出哪怕去掉夸张成分的暴戾行为。这么说不是为那些因为受到学生羞辱而恼羞成怒丧失理智对学生施暴的老师开脱,而是要力求还原学生打自己十多年前老师的完整原因。

    一个沦落到对自己老师施暴的精神乞丐,社会不应该苛求他们能够把自己行为的原因完整符合逻辑地表述出来,当事老师即便是遭受报应,也不能把因为学生贫穷就对学生施暴帽子扣在其头上。这样罪无可恕的理由,会让那些由于理解能力的差异对当年老师的教育存在误解的人对曾经的老师肆无忌惮地施虐邪恶风气甚嚣尘上。其威胁的不只是全体教师的人身安全与民族尊严(一个民族的教师若没有了尊严,这个民族也就与兽类无异了),还会断送这个民族的美好的未来。几起学生在校遭受崴脚、骨折之类的意外伤害由学校与涉事老师负行政与经济责任的判例,让整个学校体育几近于瘫痪,青少年的身体素质普遍下降。“东亚病夫“的帽子被中国人自己从大洋深处又捞了起来。

  因为贫穷被老师施暴,本就是当事打老师者单方面的理由,即便是多数学生单方面的理由,也缺乏成立的充要条件。就是被打的老师而今自己承认,也构不成法律证据。因为,形成老师“认罪”的因素非常复杂,倘若没有其他系列证据链作为佐证,就以老师“认罪”来断是非,无异于释放出潘多拉魔盒深处的恶魔,这比“南京彭宇案”的社会效应还要险恶。

  事隔二十来年了,当年的情形恐怕当事被打的老师自己都难以还原完整。让一个从事以意识活动为主的职业的普通人,确认自己二十来年前的意识动机,这本身就有失公允。何况教师的职业活动动机哪有那么单纯!

  被僵化教育致残大脑的国人们,从来就分不清什么是种族歧视,什么是是非分明。种族歧视,是因为人的肤色与曾经落后的历史而遭受歧视。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在竞选时,到白人区演讲,演讲结束后成千上万白人的会场,几乎看不到垃圾;而到黑人区演讲,结束后会场的垃圾收集起来堆成山。长期以来,美国有色人种享受的福利待遇比白人还要高,白人上名大学,录取线比黑人高得需以百分来计算,美国黑人的犯罪率比白色人高得要以百倍计,美国的法律当中基本已经找不种族歧视的内容,为了补偿美国历史上对包括黑人在内的有色人种所犯的罪,美国从福利待遇到教育大幅度向有色人种倾斜,以至于美国白人中都兴起反种族歧视现象,反对对白人进行种族歧视。社会对黑人以至有色人种不文明现象的歧视是是非分明,还是种族歧视?大概没有多少国人搞得明白!

  同理,回到对于贫穷学生的歧视上来。许多家庭贫穷的学生,人穷志短,与家境好的同学相同的受教育环境,努力程度却天壤之别。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学校的活动争着抢着参加,而家庭条件差的孩子无论老师如何鼓励都龟缩不前。教育应该如何对待家境贫穷的孩子与家庭贫穷的孩子如何对待教育是两回事。要教师内心中对家境贫穷却不努力的孩子比家庭条件好还努力学习的孩子还要喜欢,这不违背人性么!什么爱好孩子是人,爱差孩子是神,这里所说的“好”与“差”是指能力差异,不包括拒绝努力的孩子。也就是说离开人类普遍的是非标准,就不是人了。教育教师可以对家境贫穷却不努力学习的孩子采取必要的措施,可这是理性的爱,不是喜欢。而歧视是不喜欢,并非拒绝去爱。

  那个使出全身力气,猛扇曾经的老师耳光的曾经的学生所述的理由,在现实教育中非常普遍,就是断章取义,隐去或淡化导致老师过激行为的原因。虽然,对于教师的过激行为不能纵容,但一个社会要是接受这种欺师灭祖有违人伦的兽行也就没有什么人类文明可言了。假如那个打老师耳光的成年人当年果真遭受到他所述的老师暴行,无论什么原因,他若奋起反抗,即便当时把老师杀了,都是情有可原的。因为他是未成年人,除非制止学生构成伤害其他学生的暴力行为,教师没有任何理由对任何学生施暴。

  作为杏坛耕耘三十余年的老园丁,笔者深度怀疑打人者所述的打老师耳光的原因,但不怀疑老师曾经有过歧视他的念头。可只想提醒关注这件事的国人,假设他当年果真遭受了老师的暴力,他是如何认定老师是因为他家贫穷对他施暴的?

  一般贫穷人家的学生认定老师是因为其家庭贫穷才不能象对待其他同学一样对待他们,这与中国人中流行的强词夺理很相象。选择符合他们利益的部分来佐证他们的观点。老师因材施教,对于犯了相同错误的孩子常常会做出程度不同的处理。这里面可能存在老师个人意识的因素,但大多是能够自圆其说的。一个平时自律性较强,不经常违犯课堂纪律的学生与一个长期违犯课堂纪律的学生同时搅乱课堂,老师自然要做出不同的处理。对那个惯于违犯课堂纪律的学生处罚程度要比不经常违犯课堂纪律的同学重。倘若那个惯于违犯课堂纪律的同学是个家境贫寒的学生,而那个不经常违犯课堂纪律的同学恰恰又是个家庭条件好的学生,家境贫寒的学生往往就会认为老师是因为他家庭贫穷才会因为相同的原因,不同对待他们。这种认识在当今的中国大陆的学生中几乎是普遍存在。倘若打老师耳光的人,不是这样得出老师因为他家贫穷才对他“施暴”的,以笔者三十多年的杏坛耕耘着实想不出他是如何认定老师心里嫌他家贫穷才施暴于他的。

  《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是要报复你——从学生用耳光报复老师说起》的作者在他的文章里,对当今还教师以惩戒权力的呼声颇持异议,而不是呼吁规范惩戒教育,这说明他对于当今的中国大陆教育仅仅是雾里看花,他曾经的教育经历,要么是供职于集中选拔好学生的重点校,要么他从来就没有做过多长时间的一线教育工作。他对当今教育高屋建瓴的见地,切中教育的弊端。可对于教育的细节的认识,却与他的教育观念相去甚远。

  犯罪就是犯罪,打老师耳光者必须严惩,无论任何理由。因为这不是一个成年人处理问题的合法方式。如果他认为当年他遭受老师的施暴,导致他的心理受到伤害,他可以起诉学校与他的老师,维护他的合法权益,要求老师公开道歉,寻求合理的补偿。那些头顶着资深教育专家光环的名家,在事件没有调查核实的情况下,草率地出来质疑相关教育弊端,却未对事件做全方位置评,无异于给全社会一个心理暗示,挨曾经学生耳光的老师罪有应得。这不仅对于改善当今的教育缺陷于事无补,也将为“报复”老师提供心理依据,使更多的教师身处险境,使广大教师投鼠忌器,丧失职业胆量与职业尊严。剥夺了一个民族教师群体的尊严,这个民族的尊严也就不复存在。

 


笑S啦

路过

不错
1

无语

献花
1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8-12-28 09:08
  
回复 一生健康 2019-1-9 21:05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9-1-19 20:45 , Processed in 0.03720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