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汉纳记者林胥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2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汉纳专访】由华裔参选看美国华裔的社会问题和希望

热度 2已有 2177 次阅读2017-11-15 01:01 |个人分类:新闻报道|系统分类:新闻报道

【汉纳专访】由华裔参选看美国华裔的社会问题和希望

汉纳记者林胥

2017年11月12日 


2017117日美国公选日,有几位在美华裔不约而同参加本地公职(Public Position)的选举,而且获选成功。这一变化,令在美华裔欢欣鼓舞。休士顿(Houston)华裔女士宋嘉年(Anne Sung)以绝对优势当选休士顿学区(Houston 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 or HISD)学区董事 (School Board Trustees) 成为休士顿地区唯一的华裔女性学区代表。美国汉纳传媒记者林胥特此访问帮助宋女士竞选的美国亚裔领袖委员会(Asian Americans Leadership Council)秘书长施慧伦 (Helen Shih)女士,了解选举的过程和她对这个过程的感受。


:首先祝贺宋女士当选和你们的助选成功,请问作为一个华裔女性当选学区校董,这里面有什么意义吗?

答:宋女士此次当选,是我们整个休士顿华裔的骄傲。因为休士顿校区是美国德州(Texas)第一大校区,有将近22万的学生,也是美国第七大校区。所以,这个校区的政策对整个德州和美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自从去年美国大选以来,现任Trump政府和美国的变化使很多华裔意识到公共政策的重要性和参与社会的迫切性。华裔不能再继续过“哑裔”和“压抑”式的生活,所以宋女士的当选,会使更多的华裔清醒过来,这是一个“觉醒”(Awake)的过程。


问:但是有的人说学区董事是公职当中很低层的,助选是义务劳动,又要花很多精力。那么你们参加助选的动力是什么?

答:学区校董虽然是公职当中很低的职位,但是,学区政策对整个社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而且,华裔想要参与社会,就要对公共政策,公共董事会的运作和程序有所了解,这是一个需要从浅入深,认真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例如,Anne Sung虽然从小在休士顿长大,小学中学都是在休士顿上的,可以说对休士顿和德州非常了解,而且她还有哈佛大学的物理和公共政策的双硕士学位,对公共政策是专家。但是,她还是从2013年就开始学习和准备,经历了很多曲折和锻炼,才获选的。所以华裔要参与美国社会,是非常好的。但是,有很多东西要熟悉了解,甚至是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的过程,不是说想参与就参与,想游行就上街游行的,里面有很多功课(Homework)要做。我们这次参加Anne Sung的助选,一方面感到她确实是华裔的优秀代表和支持华裔进步的楷模,另一方面也是想鼓励更多的华裔来了解美国社会的背景,学习如何参与社会的过程。


问:那华裔参与社会,应该从哪个方向做起呢?

答:我感到在美国的华裔都非常注重教育,周围的家长们也是把孩子的教育放在第一位。但是,很多人并不了解学校和学区的政策,也不大清楚整个德州政府和美国政府对教育的政策方针。这使我感到很担心,也感到教育是全体华裔需要关注和参与的方向,可以说是华裔的“统一战线”。因为公立教育是整个社会的基础,好像是一个顶梁柱一样。没有教育,社会就没有未来,这是我们华裔都明白的道理。但是德州公立教育资金短缺的问题是老大难,有很多历史渊源。而且他们不但不支持公立教育,反倒鼓励私立学校和特种学校(Charter School)。Anne Sung的竞选对手与她的最大分歧就在这里。最近在德州推行的School ChoiceSchool Voucher,“学校选择权”或叫做“学校补贴”,实际是德州政府以及现任Trump政府将公立学校转型到私立学校的一种方式,相当于在公立教育已经面临很大困难的基础上,还继续给它挖墙脚。不知道内情的人,尤其是最近来美国的华裔,很容易被鼓动到里面,做出伤害自己孩子的选择,或者是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问:一般的中国家长都是认为把孩子送到好学校,上课外补习班,这样就好了,真不知道原来学校里还有这么多复杂的情况。那为什么德州政府或现任Trump政府不支持公立教育呢?这不是很不明智吗?

答:这里面的社会背景和历史成因有很多,虽然美国历史很短,很多中国人认为三百年,比起中国的5千年,算什么啊。但是,美国的社会背景实际是很复杂的,需要认真了解。很多华裔移民对这些历史和社会背景不太熟悉,还有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怎么来解释这个问题呢?其实我们可以用Anne Sung的这个学区做个例子。她这个学区是个典型的样本,可以说是美国的缩影。


: 她这个学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答:因为刚才提到,休士顿是德州第一大校区,地处美国最保守的南方。她这个区的北面是休士顿最有钱的白人区,美国石油富翁和商界首富住的豪宅都在这里,例如River Oak Memorial区。但向西南走,却是移民和少数民族很密集的地方,包括中国城的一部分。很多公寓和低收入居民区都在这边,美国贫富的差距悬殊,就可以在Anne这个区看的一清二楚。这个贫富差距,或者说是美国社会的两级分化,白人首富和普通老百姓的反差,保守派(Conservative)和进步派(Progressives)的矛盾激化,在她这个区体现的是淋漓尽致。


问:这个贫富差距,为什么跟校区的政策,或者您刚才提到的德州政府对教育的政策有关呢?

答:在德州,公立学校的教育经费来自房产税(Property Tax)。你要是仔细看一下每一家交的房产税,你会发现很大一部分是School Tax,学区税。孩子们的教育是要靠这个税收来支持的。而这些白人首富的孩子大多上私立学校,他们对把自己豪宅的房产税用来办公立学校当然是不支持的。而且,你要知道,休士顿校区接近22万的学生里,90%以上的学生是移民和少数民族,77%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所以Anne这个校区也是反应了美国当前的社会问题和两级分化。当然对于白人贵族来讲,他们不愿意交税支持公立校区。所以,德州政府,州长和副州长推行的政策是教育私有化,他们与美国现任总统Trump和白宫政府的出发点是完全一致的。


问:那这样看来,Anne作为一个华裔,又是女性,在这个白人首富的势力这么强大的校区,又怎么会当选呢?她应该是遇到了很大困难的吧?

答:确实是这样。Anne 去年当选,只是多出来29票,很危险。可见每一票的重要性。Anne的竞选对手John Luman, 是一个白人男性,美国商业诉讼律师和说客,他的支持都来自休士顿现有的商业界,代表在德州势力已久的Established的白人富人阶层。他虽然住在公立校区,但他一直强调要开设特许学校(Charter School)。其实很多人不了解,Charter School 就是公立学校过度到私立学校的一种方式。所以在这个区,我们最开始是很没有把握的,因为不知道这个29票的差距今年会怎么变化。你可能知道,美国2016年大选前后,社会变化太大了,休士顿出现这样的两极分化,和整个社会出现的两边的矛盾,越来越激烈,很令人担心。


问:那就是说Anne Sung的反对派或者说她的竞争对手来自这些有钱有势的白人,而她自己代表的是移民和普通老百姓,这个理解对吗?

答:Anne Sung本身是华裔,支持移民和少数民族,所以她从事公立教育,在公立高中负责教科学和物理课,她从哈佛毕业之后,自己主动来当老师,所以很难能可贵。她又是参加民主党的,是民主党公开支持的候选人。因为现在民主党代表的是移民和少数民族的利益,他们当中大多是中下等阶层。相反,共和党代表的是美国少数白人首富,现有的白人保守势力。他们占人口的0.1%,却占有美国财富总值的90%,资产由传统工业,石油和商业而来。所以叫“保守派”(Conservative), 因为他们想要保护的就是自己现有的白人势力。所以你会经常看到这种说法,美国有一个无形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 把其他有色人种和中下等阶层隔离在外面,当然华裔也包括在内。


问:所以就像您刚才讲到,Anne Sung的这个学区保守派和进步派(Progressive)的矛盾很深化。

答:对,这些白人保守派不支持公立教育,看待移民和少数民族当作是一种威胁,最好把他们隔离在玻璃天花板之外,甚至应该“驱除出境”。这是美国历史上对少数民族和有色人种的一贯做法。所以现任Trump政府有很多反移民,对少数民族和中下阶层非常不利的政策,尤其是把公立教育变相转型到私立教育。有钱有势的白人把公立学校开办成私人商业以盈利为主,这不是对他们很有利吗?有钱的孩子到私立学校上更好的课有更好的老师,而公立学校越来越差,资金越来越少,学生无法接受良好的教育。实际上这就是正在休士顿和德州发生的现状,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讲,教育私有化就是白人“贵族皇权”控制社会的方式,对中下等阶层实行“愚民政策”,用以继续控制和奴役他们。其实美国的奴隶制度没有停止,只是转换成了现在的方式。这次支持Trump的,除了这些0.1%的白人保守派之外,还有很多来自美国偏远乡村(Rural Americans)的美国底层白人,这些地方都是公立教育最失败的地方,也就是愚民政策最成功的地方。


问:但是还有很多人觉醒了吧,因为Anne这次是获得了62%的绝大多数,一下子从29票跳到将近3000票的悬殊。这里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答:我感觉也是因为Trump上任之后,唤醒了更多的美国大众。很多美国老百姓对现任德州和美国政府的政策非常反感。Anne Sung的这个校区,确实也很有代表性。因为这个区里虽然聚集了所有休士顿最有钱有势的白人,但是,美国主流社会对这些保守共和党的做法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所以Trump一上任,全国就爆发了妇女大游行,紧接着是移民游行,科学界抗议,环保游行等等,你们在新闻界,肯定都知道。自从去年大选以来,白人至上和反移民的趋势越来愈嚣张。甚至有白人极端恐怖组织KKK直接公开上街庆贺Trump。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耸人听闻,近20年从没听说的事情。Anne 参选的时候,休士顿中国城就有一场支持移民的游行,反对Trump政府的种族歧视和破坏公立教育的各种危险行为。Anne也是被邀请来发言的代表之一。


问:所以支持Anne的选民,主要来自反对Trump的美国主流社会,这个理解对吗?

答:是的,我们在助选过程中,遇到的大多数选民,确实是这样的。例如我们去休士顿的一个中产白人区(Height),居民们说,实在是对现在的政府和德州的这些“老白富男Old White Rich Men)感到厌恶和反感。也有一些住在富人区但是比较开明的美国白人,来投票支持Anne。我想这样的人会越来愈多,因为大家开始意识到德州和美国现任政府搞的这些政策,对整个社会都是非常不利的。不仅是中下阶层,移民和少数民族,而且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矛盾的激化,对保守白人势力也是一种威胁。中国历史不是讲的很清楚吗?一旦少数的“皇权”和“保皇派”与老百姓越来越脱离,那这个“朝代”就差不多了,快要覆灭了。尤其美国是多民族多方位的社会,突出的特色就是多元化(Diversity)。各民族和各个阶层需要互助互利,才能达成社会的和谐和共同进步。否则,按照保守共和党的这个趋势,美国快要被他们推向覆灭了。所以移民和中下等阶层团结一致,出来集团反对现任政府。Anne Sung的选票主要是来自这些美国老百姓和主流社会的支持。


问:那在这其中,华裔的贡献也应该很大吧?

答:跟你说的恰恰相反,其实这次选举中,最奇怪的是在华裔社区里遇到了很多困难。

这真是很奇怪的事!宋女士是哈佛毕业,同时又是有双学位,回到休士顿教书当校董,这应该是华裔成功的典范了。为什么在华裔里却出现了困难呢?


答:我想这里的原因大体来自两方面吧。一方面是休士顿整个学区的情况。另一方面是华裔最近几年来在美国的变化。虽然中国移民最近来美国的很多,而且在学区上学的很多,但是很多人没有投票权。还有很多人不愿意成为美国公民,他们认为持有绿卡来回很方便,对公民权没有兴趣。另外有还有近4千人可以投票的已经有公民权的华裔住在她这个学区里。但是,很多人的电话联系不上。即使联系上的人,要么就是不知道还有选举这件事,要么就是不知道Anne这个人是谁。到最后,愿意投票给她的大概可以用手指数出来。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联系,但是结果却是微乎其微。我感到这方面的困难来自很多中国家长虽然把孩子的教育列成第一位,但对公立学校的重要性和对校区的政策缺乏了解。当然新移民到美国来,有很多生计问题,还需要适应美国的生活,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有参与投票的和了解应该投票给谁,选什么的华裔很少,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困难。这里面需要做很多很多的华裔公民参与(Civic Engagement)的工作,希望更多的华裔意识到公共政策,参与社会和公民选举的重要性。


问:刚才您提到过,美国最近的社会变化和两级分化的矛盾加深了很多。在美国的华裔,这次支持共和党的也有很多,在Anne Sung的参选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影响?

答:这个在华裔的社会问题最近确实显得很突出,也使我们很多在美国的华裔反思了很久。因为当整个美国主流社会都在觉醒的时候,华裔的变化却是正好相反。例如,Anne Sung的这个校区,首富的白人保守区,势力非常强大,尤其是又在德州,相当于美国白人保守派的大本营。但是Anne却得到了62%的选票,从29票直升到26百多票,我们也是出乎意料,这个变化是非常巨大的。这里面说明什么呢?


问:绝大多数美国人站到Anne Sung这一边了?!

答:是啊。他们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现任政府的危险,所以赶紧要悬崖勒马了。但是,我们在中国人用的“微信”上看到的,是很多华裔对Trump的崇拜。他们对Anne却保持质疑态度,愿意出来支持她的人很少。这个事情也是我们出乎意料的。确实是像你所说,Anne在中国父母眼里,应该是非常成功的。但是,我们看到的华裔对她提出的质疑,多来自于看到她是民主党人士。因为他们认为,民主党就是搞性变异(LGBT)和大麻的(Marijuana)。这些华裔认为在加州的华裔参选人大多数是民主党,而加州思想比较活跃Progressive,所以他们感到如果Anne当选,也会把校区“加州化”。另外在华裔里面被提到的敏感问题,还包括“种族平权”(Affirmative Action),“亚裔细分”(Asian Subgroup)等。他们认为民主党是反对华裔的,搞种族歧视。这个偏见说来话长,以后可以找时间再讨论。


问:所以这些家长对Anne的怀疑其实是来自对民主党的成见,可以这么看吗?

答:确实是这样。我本人也可以理解他们的顾虑,因为美国有一些比较偏激的自由派(Liberal)。但不是所有Liberal 都是民主党,民主党也不是每个人都是偏激的。例如Anne Sung,是典型的华裔代表,她加入民主党是因为支持移民和少数民族,尤其是支持公立教育,她甚至连烟,酒,肉都不沾边。在美华裔产生的对民主党的偏见,甚至将其与LGBT和大麻画等号,多来自于微信群上的宣传,尤其是某些文学城的文章和微信公众号。除公共教育之外,微信群上还有华裔经常争论的其他问题,例如,税改,移民,枪管等等内容。从这些争议中可以看到,华裔对美国社会和公共政策,缺乏清楚的认知。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二大困难,也反映了如果华裔想要参与社会,就需要正确的认识和了解美国社会的背景,以及公共政策背后的代表涵义。例如上面提到的“School Choice”和“School Voucher”,就是很好的例子。表面看起来很好,给你多选择(Choice)和补贴(Voucher),实际是在破坏公立教育。


问:所以这次选举,大多数美国选民支持Anne Sung的同时,华裔却反倒对她有质疑。这是在华裔里面有的呢,还是在其他亚裔里也有出现?

答:这个问题只是孤立的在中国社区尤其是微信群上显得很突出,但是,在其他亚裔社区,还有中国大陆之外的华裔当中没有发生。我想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移民,比起其他亚裔地区,语言和文化的隔阂比较大。而且在中国的教育极度缺乏对公共政策和社会学等方面的人文教育。这在其他亚裔国家是很少见的。语言的障碍和社交媒体的作用,使很多人生活在微信群里,看到的和谈论到的还是在中文。实际上,可以说,虽然移民身体住在美国,但是,信息来源和思想意识还没有跳出微信这个“国境线”。我们知道,新闻在从英文翻译到中文的过程中,会加上翻译者的解释(Interpretation, 同时,微信中的公众号和所谓“新闻”,真实性也很难得到保证。如果中国家长,听到看到生活的都是朋友圈和微信群,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与美国社会有足够的接触和交流,也可以说他们处于一种“隔离”状态。这是现代社会的真正的“种族隔离”。其结果,就是美国主流社会,大多数人已经站到了移民和少数民族的这一边,而我们中国家长反倒与反移民的白人保守派和极端激进者绑在了一起。这不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吗?


问:那在这方面,您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和想法吗?

答:我们在中国的教育是完全被动式的,最近几十年重理轻文的教育方式导致的社会问题会越来越明显,希望国内的教育界对此有所警觉。加之在美国做移民的心理阴影的影响,很多人一向就对政治和政府避而远之。但很多华裔这次觉醒了,意识到种族歧视和社会隔离的严重性。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大家要跳出微信这个“围城”,跳出“种族隔离”,多了解美国主流媒体,多角度多方位参考。否则,我们生活在微信圈里,跟美国主流社会的思想格格不入,甚至是正好相反的,这样造成的社会影响会很危险,甚至会做出伤害自己的选择,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另外,我的另外一个建议就是每个人增加一些对“社会心理学”的了解,在中国没有太接触美国社会和民主选举过程的人,更需要补充这方面的常识:自己的主观意见是怎样形成的,如何受到周围人和媒体群的影响,我们又应该如何更加客观真实的看待问题。在美国的学校教育比较重视和培养孩子们的思辨能力(Critical Thinking)。 这一点,在中国的教育是非常欠缺的。这样我们可以避免掉到自己的共鸣腔里,在微信群里越来越扩大自己的正确感。例如,为什么华裔反倒与白人保守派同盟,与白人至上者站在一起反对自己,这是需要多问几个为什么的。


问:谢谢施女士的回答,真没有想到宋女士当选的背后还有这么多曲折经历。

答:谢谢你的采访,以后有时间再讨论。

(汉纳记者林胥报道)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献花
1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威连 2017-11-16 07:48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11-23 13:29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12-18 03:17 , Processed in 0.025787 second(s), 16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