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清净天下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25067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特讯】跌破眼镜,美国最年轻校董被高中帅哥夺得!!!

热度 1已有 1875 次阅读2017-5-10 05:21 |个人分类:时政论坛|系统分类:新闻报道

【特讯】跌破眼镜,美国最年轻校董被高中帅哥夺得!!!


美国汉纳的特约记者 清净天下  

2017年5月10日


56日,很特殊的日子,既是美国华人最羞辱的一天,因为1882年的这一天,美国颁布了【排华法案】,剥夺了一切在美华工的公民和移民权益[1]。但2017年的这一天,痛思往事的同时,也是历史的另一个新起点。在德克萨斯州梨园城(Pearland, Texas)高中4年级,18岁的学生Mike Floyd 竞选成功,成为美国最年轻的参选者和获选学区董事(School Board Trustee)。学校董事,虽然是低层的社区公共职务之一(public position),但其责任重大,关系到公共校区的教学质量和发展规划,直接影响到社区的每一个孩子和家庭。尤其是华裔最重视教育,所以,学校董事这个职位对华裔家庭更加关系重大。而Mike在我们城市的当选,其意义也是不同寻常。



一.美国公立教育的个人体验

美国公立教育,在最近的40-50年,走了弯弯曲曲的坎坷道路。很多公立校区,尤其是在南方各州和偏远乡镇地区都在生存线上挣扎。美国政府对公立教育的忽视和愚民教育的烟雾污染,蔓延到四面八方。德克萨斯州(Texas),是美国最大的保守州。它虽然在美国是人口和土地面积排名第二的大州,但其公立教育的经费和质量,反倒是全美倒数最后几名。


德州靠石油和化工作为其工业中心, 石油经济的上上下下的起伏对公共教育的冲击最为严重,因为公立教育经费首先来自于州政府的财政预算。在2008美国信贷金融危机中,德州石油化工经济的下跌首先波及的就是公立教育,因为孩子们是社会里的弱者,最没有发言权。尤其是公立教育,面对的是社会的中下等阶层,所以公教资金第一个就被放在切菜板上。2011年,德州政府开始向公立教育开刀,砍下54亿美元($5.4 billion)的教育经费,致使本来就奄奄一息的公立教育更是雪上加霜[2]。这一举动,成为当时的美国头版新闻,恶果一直延续到今天,最终导致全州2/3 的公立校区及一百万父母联名上诉,指控德州政府剥夺孩子们的最基本的教育权益。此案在德州法庭几经周折,但可惜在德州最高法院败诉而没有通过,但法院在2016年宣布德州政府需要重新改革公立教育资金政策,提高配给合理性[3]



德州公立教育的困难,在梨园学区(Pearland 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体会良深。这个梨园小城(Pearland)在休士顿(Houston)的郊区,以往是德州的一个典型南方乡村小镇。因为休士顿能源工业和医学中心的发展,小镇一跃变成美国增长最快的城市之一(2016年人口统计,增长率排名全美第七)。人口从20年前的3万多变成现在的近15万,其中很多人都是在能源,工程,和医学方面的工作人员,也有很多高科技亚裔移民。虽然人口增长如此巨大,但这里的公立学校的发展反倒是困难重重,可以当成德州的经典教本。例如,这里的公立校区经费不但在10年中没有增加,反倒还减少。而且,不但没有考虑到人口的增长,人口比例的变化(高科技工作人员的增加)和相应的教育需求,每个学生的配给还比德州平均值少了15%(相当于学校每年短缺$2百万州政府的资金)。


更有甚者,由于近30年来,州政府对教育不断添加和该换各项法案制度,教育经费系统(School Finance System)像一个东拼西凑在一起的篱笆破架子,其复杂性和不合理性,使其摇摇欲坠,就连教育专家和教育管理人员也搔头摇手,搞不清其中的层层矛盾。德州教育经费配给中最严重的环节是资金与州立标准考试(Standardized Tests 在德州美其名曰为Staar Tests)的结果直接挂钩。这样的恶果使老师首先是要应付考试,而不是教学。第二是偏远的乡镇因为考试成绩自然不如发达的大城市,所以资金越来越少,变成恶性循环,最后只能关门倒闭,学生无学可上。德州公立教育的问题还受到人口增加,少数民族比例增加,等等各种因素的影响[4].


在这种困境中,学校只能靠降低师资分配,减少教育雇员,砍掉教育项目,例如第二外语,美术,音乐,特殊教育,等等各种挣扎手段。本来学校的咨询顾问(counselor,负责心理,学业,和其他家庭困难帮助咨询)规定只能带100个学生(已经是很多学生,照顾不过来),现在是要带250个学生,更加负担沉重。校园里看到最多的不是现代化的教室,而是临时搭起来的简易移动房。因为学生人数增加了几倍,却没有资金盖教室,只好用简易房的办法,把孩子们和老师们暂时处理。所以学校家长会,首要任务,就是要收集家长和社会捐款,帮助各项教室配置和课内外活动,否则学校没有资金支持。其次任务,还要帮助有困难的家庭,甚至心理有问题的学生。


由于资金紧张,德州老师们要面对的不但是工资困乏和学校设备短缺的高压困境(美国老师,除大学老师之外,年均工资只有5万美元左右[5],与其工作的重要性和沉重工作量远远不匹),还要面对各项复杂法律规程的限制。老师的法规有厚厚的几本,密密麻麻小字编成几千多页 (有人开玩笑,说比几本圣经加起来还难读)。如同枷锁绳套的章程和条例,使本来热衷教育的人反倒止步不前。来承当老师工作的,有经验的老师很多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但也有很多是来找份工作凑合糊口的。所以据教育部门统计,在现有的老师中,有25%的人在今后5-10年中即将退休。而由于面对老师待遇的困难,愿意进入教育行业和对教育培训感兴趣的年轻一代人,同时会减少30%[6]


现任联邦政府和德州州政府,以保守派为代表,以少数集团利益为出发,不但不增加对教育的投入,反倒指定完全反对公立教育的人做教育部长和教育管理。例如,刚被Trump指定的联邦教育部部长,Betsy Devos,从小到大,重未进入过公立学校,整个家族,全部受到的是私立教育。而且,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从事过公立教育,也没有一个品尝过公立学校老师的艰辛负担[7]。德州现任州长 Abbot,副州长Patrick,与Devos站在一条线上,他们感兴趣的是如何削减公立教育经费,解除整个教育部。他们推崇的一个政策叫School Voucher (美其名曰“School Choice”),实质上是把公立教育经费漏流到私立盈利及商业化教育的一个破坏方法[8]。这个项目将要在全国范围内施行,不愿意接受的州政府,以削减其联邦教育资金作为惩罚来强迫执行。



这种教育商业化及盈利化的倾向,蔓延到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教育系统,公立教育系统其他社会层面正在受到侵蚀。教育本来是整个社会最基础的公共设施,人人都有接受教育的平等权益。而从教育这个社会地基产生的两级分化,最终导致的恶果是社会的极度两级分化:靠牺牲大多数人的权益作为代价,以满足极少数的权贵人物的特殊利益,这是从根本上违反公正平等的民主原则的。美国现代社会体系,越来越严重的阶层和贫富分化,大城市与偏远乡镇的分化,保守派与先进派的矛盾,其实是从最基本的教育设施开始。试想,贵族利益集团,如同 Devos Trump的家族,可以有进入私校的“特殊”渠道,受到最好的“吃小灶”的教育,并且从小接受的是私校的思想熏陶,以后可以继续巩固和加强其特殊地位和利益。而大多数的中产阶层和普通社会大众,尤其是偏远乡镇,接受的是垫底式的“大工厂流水线”教育。这种通过教育而形成的不公正和不平等,随处可见,而且被社会当成正常现象。


除教育私有化的危险倾向之外,特殊教育(Special Education)和特殊人才教育Gifted and Talented or GT)也在现任政府下受到严重威胁[9]为什么特殊教育对我们华裔更加重要?因为它不仅涵盖对需要帮助的有学习缺陷的孩子的特殊教育(例如针对自闭症孩子的帮助),更重要的一部分还有对特殊人才的教程规定。很多亚裔学生,因为父母多得利于亚洲的良好教育系统,能够进入公立学校特殊人才的教育规程并收益于这项特殊教育。德州州议员教育委员会,上个月差一点砍掉特殊人才教育,由德州特殊人才教育公益组织的发起和德州家长们的共同努力拦截,终于没有通过,其中许多亚裔家都参加了这场GT教育的“保卫战”[9]。可以说, 剥夺教育这个最基本的社会权利,就相当于剥夺最基本的人权和进入社会的机会。这一点,华裔最清楚。所以今天回顾135年前排华法案时华裔所受到的欺辱会知道,如果华裔不出来维护和保障平等的教育权益,在现在美国反移民的浪潮下,这个权益很有可能会被剥夺殆尽。


二.Mike Floyd 的故事


Mike 是梨园校区高中四年级的学生,今年刚刚18岁,是第一次参加社区公共职位的竞选。校区董事会的竞选使他成为美国最年轻的参加公共竞选的侯选人和因此获选的学校董事[11]。小城梨园 (Pearland)也因此而声闻远扬,上了休士顿(Houston)和德州(Texas)新闻。Mike的竞争对手,是校区现在的一个强势董事,其资历雄厚,关系网坚硬,代表了典型的南方小镇的固有保守势力,并且因为最近他在社媒网上发表对移民和和少数民族的敌意攻击,造成了很大纠纷,住在小镇老区的白人却反倒更多地来支持他,而Mike家却正相反。


Mike的父亲是一位刑事律师,曾经参加过德州议员的竞选,并且竞争对手也是小镇的老保守派。母亲也是一位律师。家庭环境固然对Mike至关重要,但他自己对公立教育和时政的敏感和热衷,更是至关重要。例如,Mike在他爸爸竞选期间,就承担了负责人的角色。大家对Mike爸爸说,“你真是一位了不起的父亲,鼓励儿子帮助你助选。”但他父亲却说哈哈大笑说,“正相反,是Mike 鼓励我参加竞选的!”Mike妈妈也说,“Mike 实在是等不及了,十八岁生日一过,就去注册了投票权。”



但是不要小看一个人的年龄,Mikes从小就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对时政的热情,和敢想敢说敢当的作风。他在小学4年级时就注意到学校餐厅午饭由于校方资金短缺而质量越来越差。小小的他就在这个时候给学校管理部门上书情愿,希望学校提供更健康的饮食。8年级的时候,他再次代表学生与校方商讨,并提供了500名学生的联名签名,要求学校改变餐饮质量。上高中时,Mike成为学校学生会主席,带领学生参加社区公益活动,在德州政府做过州议员高中实习生,加入过竞选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虽然校区董事是比较低层的社会公职,但Mike毕竟是一个18岁的高中学生,需要从最开始做起,脚踏实地做社区的工作。而且他面对的是一个强硬的现任校董,以往每一年,小城里的老区代表,基本上什么竞选工作都不用做,就可以轻而易举拿到2/3 的多数票,可见固有势力的强大。新代表如果不是老城圈里的人,根本不要想进到学校董事会,即使进了,也会被排挤出来。很多人持怀疑态度说,“这么一个毛孩子,只不过是要出出风头罢了,怎么可以当选呐?”还有人说,“不好好去上大学,浪费时间,不可能打败那个校董的!”诚然,因为竞选工作,Mike需要牺牲很多可以参加的学校活动,花费很大的精力和财力,并且如果当了校董,他必须放弃去其他更好的大学的机会,而留在本地上二流大学。所以Mike也是做了一番挣扎和考量,但究竟最后是什么激励Mike去参选呐?



Mike的话讲,原因很简单,“校董里面需要有学生的代表,并且我要为每个学生声张权益,告诉每个学生,他们都可以像我一样参选。”据Mike介绍,校区的管理和董事会,完全由老城区的势力所控制。校区主管和董事会会长曾经提到校区的管理应该由校区自己决定,不需要受德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管制。这是一种典型的德州独立派和保守派的思想,以此借口来推脱规章制度,将公立学校私营化的变相做法 (美国私立学校,教案和规程可以自由制定,不需遵从联邦和州立标准)。又例如,校区主管曾公开发表对性变异学生的抵触态度,导致学生集体签名反对。最近校区还连续发生了学生自杀的事件和校方对自杀身亡的学生不公平待遇及事后的处理不当。甚至在竞选中,现任校董还在社媒上攻击移民和少数民族。校区虽小,但因为这些事情,还上了德州新闻。


Mike这一代年轻人,是在多民族和多文化的各色孩子中长大的,在孩子们纯净的眼睛里,没有什么贵贱种族差异。这是一个大都市中多元化和多种族和睦共处的特点。但美国南方,白人至上和保守基督教至上的思想还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人。对有色人种和对性变异人群的抵触仍然根深蒂固。Mike虽然自己是白人,但他看到,种族歧视和性歧视是造成学校中学生之间暴力和欺辱的原因之一,往往还会导致更严重的精神抑郁症甚至自杀的危险。Mike 感到一个校区是否具有对少数,弱者,和特异者采取包容和保护是一个校区开明进步的标志。并且他认为,校区应该对每一个学生和父母负责,使得每一个家庭感到放心而不是质疑。不论是肤色人种,还是性倾向或宗教信仰的不同,每个学生都应该得到接受教育和平等机会的权益。 他的思想,反应了大多数年轻一代的观点也得到了很多开明家长的支持。在这一点上,华裔家庭大多数对性歧视和对有色民族歧视的问题不是很敏感,经常采取不支持也不反对的中性态度,但这个问题在美国主流社会里越来越受到重视,尤其是在学校里青春期中长大的孩子们更需要正确面对而不是当作禁地(taboo)不说不闻。



另一方面,Mike也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观察到德州公立教育体系的巨大问题。教育资金困乏,使得他所在的高中学生们,经常要在简易房里上课。教室拥挤,老师负担过重,甚至还有的老师需要身兼数职的状况,比比皆是。另外,在资金缺乏的状况下,校方的资金管理不当,也是一个难点。如果资金没有投入到真正对教学有益的刀刃上,对学生和家长都是一种损害。Mike 强调,校方应该增加资金使用效率和透明度,听取学生和家长的建议,提高老师素质和实际教学质量。这些都是非常切实的一针扎到位的建议。为了把这些意见和想法转达给家长们和市区居民,澄清大人们对自己“毛孩子”的成见,Mike经常外出讲演,鼓励校区学生和家长的支持。Mike曾经与亚裔家长开过两次见面会,与大家沟通家长们不了解的学校内幕和情况,还有很多亚裔学生帮助他竞选。他喜爱亚裔的教育传统,支持特殊人才(GT)的教育(他自己也是一个GT学生)。他的父母还曾经为他学习亚洲文化,特意送他上过中文学校。Mike 支持对教学质量的实际提高,鼓励少数有色民族教育的权益,这一点给亚裔家长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在竞选中,Mike不但要自己出资印发很多宣传广告,做社区推广,而且要研究校区的经费使用和发展计划等等校董需要承担的义务,为竞选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在上学的同时,Mikes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跟学校的同学们,去社区里挨家挨户敲门,增加选票的可能。他有一个“著名”的“竞选团队”,由支持Mike的高中和中学学生组成,其中还有不少亚裔学生。很多人想,一个18岁的高中孩子,上学的同时,还能做这么多工作吗?正是这些似乎一个高中生不可能做出的事,Mike做出来了并做的很完美。Mike的正义感,思想敏捷和社会成熟力,赢得了社区的认可。为争取学生们的权益而付出的献身精神,得到了家长们的支持。


56日的本地竞选中,Mike出人意料得到了多数选票(54%),成功地成为美国最年轻的获选人和校董。孩子们不由自主地在一起欢呼跳跃,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学生代表感到无比高兴和自豪。他的成功,不仅是个人的努力,更重要的是公众已经醒悟到现行教育政策的危险,孩子们和家长们的共同努力,使得至少一半的投票人得到发言权。Mike的参选和对社区的贡献,感染和鼓励了周围的很多学生,包括许多亚裔学生在内。同时,他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例子,告诉大家,社会需要重视公立教育,每个学生和家庭都有获得良好教育的平等权益。如果更多的人关心公立教育,参与教育建设,保障教育平等权,社会才有希望。Mike的当选使我们校区增加了学生的发言权和家长的力量,也使我们华裔在这个校区有了更多的教育保障。大家的心里似乎增添了一分光明和一股年轻的力量,使这个南方的小城也渲染上了几分新鲜的活力和色彩。感谢Mike!感谢大家的集体团结!



编注:

1.【排华法案】: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 188256日,在美国颁发。此历史记录片,由美国公众媒体PBS 制作最近发布,受美国华人联合会(UCA)的推荐。


2. https://www.texastribune.org/2015/08/31/texas-schools-still-feeling-2011-budget-cuts/


3. http://www.npr.org/sections/ed/2016/05/17/478258195/who-will-fix-the-school-funding-system-in-texas


4. http://savetxschools.org/category/issues/


5. https://learningpolicyinstitute.org


6. https://nces.ed.gov


7. https://www.usnews.com/opinion/knowledge-bank/articles/2017-01-25/5-reasons-to-oppose-betsy-devos-for-donald-trumps-secretary-of-education


8. https://www.texastribune.org/2017/01/24/texas-lt-gov-dan-patrick-calls-house-senate-vote-s/


9.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aron-n-weinberg/what-devos-means-for-special-education_b_14758922.html


10. http://www.txgifted.org/blog_home.asp?Display=24


11. http://www.houstonchronicle.com/neighborhood/pearland/schools/article/High-school-senior-s-election-to-Pearland-school-11130977.php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7-22 14:47 , Processed in 0.021510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