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孙远帆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2506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汉纳热点】“科米门”的几个关键角色,科米:不表忠心

热度 1已有 3030 次阅读2017-5-12 13:29 |系统分类:专题文章| 科米, FBI, 川普, 通俄, 科米解职

孙远帆  5月11日


如果一个人可以从“万人恨”一下成众人同情的角色,那就是美国调查局前局 詹姆斯 科米。五月九日,川普总统正在洛杉出差的科米, 原因是司法部部长塞申斯 (Sessions,副部长罗森斯坦恩(Rosenstein解除其职务 总统免信中科米:“然我很感激你三次告我将不受调查,我仍然同意司法部的判断,你没有能力有效地领导联调查。”民主党人士在得知一消息之后几个小经历了震惊,兴奋怒的情感程。



 

川普和科米在一次白宫招待会上 (纽约时报)


科米在2016 年以前是一位共和党2013年由奥巴马总统提名担任调查局局 一任命任期十年。 川普上台后,科米表示愿意留任。 科米毕业于威廉玛丽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在司法界以起诉亿万富翁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 线交易著名。2004 年司法部总检查长阿什科夫Ashcroft) 重病后担任代总检长位,拒绝签署国家安全法案中的秘密监视法而成卫宪法的英雄。从此也得到“独立,中性”的价。

 

科米由于在大前十一天重启克林夫人“门”调查,被民主党归咎为大选失利的主要因素。因此当罢免消息传出,民主党各界的第一反应是吐出了胸中一口恶气。 大家五秒钟之后转念一想,如果被川普炒了,那一定有更错综复杂的情节。 于是从国会到普通百姓,人人变成了政治福尔摩斯 (五月九日“科米门”的细节请参看作者当日文章)试图探其究竟。

 

九日晚白宫新闻长官斯派瑟决定不出席新闻发布会。 十号,副手三德斯 哈科比 (Sarah Huckabee Sanders阿肯色州前州长女儿)主持新闻发布:总统的决定完全是根据副总检查官罗森斯坦恩(Rosenstein)的建议作出的。据说罗森斯坦恩对科米处理克林顿案子非常不满。这位奥巴马总统的哈佛校友今年四月被议会通过成为塞申斯下面的副总检查长。 此前一直在马里兰州担任检察长。 这位刚上任两个星期的检察长自从科米门发生后,被《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CNN等各大媒体称为是影响司法中立,引起科米解职的重要因素。 十号晚间,罗森斯坦恩终于按捺不住,几次威胁辞职,因白宫把他涂抹成科米门主谋。

 

罗森斯坦恩走出议会情报委员会听证会 (纽约时报)



总统川普在十一号接受NBC 主持人霍尔特(Holt)采访时吐露真言:“不管司法部如何建议,我都会炒了他。 并评价科米是个逢场作戏的人。 这就直接与白宫桑德斯的解释相对立。 以下是两人的有关部分对话:

 

LESTER HOLT: Because in your letter, you said, I accepted their recommendations.

TRUMP: Yeah, well, they also...

HOLT: So you had already made the decision.

TRUMP: Oh, I was going to fire regardless of recommendation.

霍尔特: 因为在你的信(川普九日给科米的信)中, 你说,我接受建议。

川普: 是啊,不过他们也

霍尔特:所以你已经做了决定。

川普: 哦,没有(他们的)建议我也会开了他(科米)。



 



关于川普信中提到他没有被调查的事(川普竞选团通俄案),他这样解释:

 

LESTER HOLT: Let me ask you about your termination letter to Mr. Comey. You write (reading) I greatly appreciate you informing me on three separate occasions that I am not under investigation.

Why did you put that in ther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Because he told me that. I mean, he told me that.

HOLT: He told you weren't under investigation...

TRUMP: Yeah, and I've heard that...

HOLT: ...With regard to the Russia investigation.

TRUMP: I've heard that from others. I think...

HOLT: Was it in a phone call? Did you meet face to face?

TRUMP: I had a dinner with him. He wanted to have dinner because he wanted to stay on. We had a very nice dinner at the White House very early on.

HOLT: He asked for the dinner.

TRUMP: A dinner was arranged. I think he asked for the dinner. And he wanted to stay on as the FBI head. And I said, I'll, you know, consider. We'll see what happens.

HOLT: Did you call him?

TRUMP: In one case, I called him. In one case, he called me.

HOLT: And did you ask, am I under investigation?

TRUMP: I actually asked him, yes. I said, if it's possible, will you let me know, am I under investigation? He said, you are not under investigation.

霍尔特:我来问问你关于那封免职信。你写:我很感激你三次不同我将不受调查写这些为什么?

川普: 因为他告诉我,我是说,是他告诉我。

霍尔特:他告诉你你没有被调查

川普:是啊,我听说

霍尔特:关于通俄的调查。

川普:我从别人那儿听说的,我想

霍尔特:打电话说的?你们见面了?

川普:我和他一起吃了饭。  他想一起吃饭因为他想做下去。 我们早先在白宫度过了很好的一次晚餐时光。

特:他提出吃

川普:晚人安排的。 我想他想吃。他想把FBI头儿继续做下去。然后我说,我会,你知道,考虑。  我们得看发展。

特:你他打电话了?

川普:一次我他打的,一次他打我。

霍尔特:那么你问了,我被调查了吗?

川普: 我事实上问他了,是的。我说,如果可能,你能让我知道吗?我被调查了吗?他说,你没被调查。

 

这个貌似“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在今天的代理局长麦卡博(McCabe)出席的国会情报听证会上是如何被解释的呢?“通知当事人是否被调查不是FBI的通常做法。”麦卡博表示。 那么,知情者又是如何回忆上面川普提到的吃饭的情节呢?据《纽约时报》11日晚的报道,科米被邀请去白宫与总统共进晚餐。席间,川普要求科米保证对他忠诚。 科米直接拒绝并回答他会保证“诚实”,但不会保证忠实。 总统问可不可以是“诚实的忠诚”科米回答“这个可以有”。科米说此事不可在他奉职于FBI时透露出去,这位也被邀请却未参加的知情者说:如今科米也不在FBI了,我觉得说出去也无妨。

 

代局长麦卡博 (纽约时报)



白宫把科米涂抹成一个把FBI搞得即将“垮掉”的领导,然而今天的听证会上,这位只当了一年副局长,忽然变成代理局长的麦卡博这样评价科米:科米局长直到今天在FBI享有最广泛的支持,最高的评价。并说 没有人可以使FBI停止保护美国人民和坚守宪法。正是由于为了司法独立,国会在七十年代赋予联邦调查局长10年任期,以避免川普想要的“忠诚”。通俄事件将继续调查。据说政府已经掌握了不少的证据。 


 各州检察官联名要求委派独立检察官调查“通俄”事件。 




(汉纳传媒高级记者孙远帆)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5-13 21:41
欣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9-25 19:33 , Processed in 0.021469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