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秦無衣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10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名士风流之三】文 士 8

热度 20已有 8473 次阅读2015-9-17 00:45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碧烟

       


        8

  就在嘉靖四十四年胡宗宪在狱中引刀自尽后,他因此惶恐不安,精神高度惊惧,每天只能以杯中之物维持着心理的平稳。后来竟变成酗酒无度,最后终于癫狂了。
  有一次,他曾经用长铁钉钉进耳朵,还用木锤子敲击自己的阴囊,致使睾丸破裂粉碎,阳具至今仍然不能正常勃起。
  因此,如今对于女性,他只能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李如松可能不知道他的隐情,也是出于一片好心,率意地要将碧烟跟他撮合在一起,这太让他难堪了!倘若他要是轻薄一点,那不害了风华正茂,生机鲜活的碧烟了?!
  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手里继续把玩着酒碗,心里有些烦躁。
  其实,那次他发狂后砸碎了阴囊,正是因为在那一段时间里,他跟张氏过床事时,阳具不能正常勃起,因此感到十分沮丧,自卑。最后愤懑不已,终致癫狂,酿成了惨祸。
  “先生还需要什么?”徐渭正在痴想时,碧烟笑着问道。
  “我只想吃酒。”徐渭搓揉着沉重的脑袋说,“还有,我想过去看看你家老爷醒了没有?”
  “你能下得地吗,先生?”碧烟关切地问说。
  “我还扛得住。”
  徐渭说着,挪身就下了地,套上了鞋子。他整了整衣衫,正要出门,碧烟却让他坐了下来。
  她端过一盆热水,拧了一把毛巾,让徐渭擦洗了脸,然后她拿过一把梳子,还有一条紫色头巾,脱下徐渭头上的发网,帮他梳起了头。徐渭只好屏住呼吸,让她整弄着。
  “夫人吩咐过了,让奴婢给你换上头巾。”碧烟说。
  “啊,我早上匆匆忙忙地出来,竟忘了带头巾了,惭愧惭愧。”徐渭笑着说,“昨晚我吃多了酒,没睡好,早上晕晕沉沉的。让姑娘见笑了!”
  碧烟给徐渭扎好了头巾,给他带上一顶黑纱罗四方巾。徐渭照过镜子后,觉得自己精神多了。
  “对了,碧烟姑娘,午后我到你们府上后,有人来找过我吗?”徐渭忽然记起来,今天早上自己出门时,没跟张元忭和儿子徐枳打招呼。眼下他们找不到他,肯定要急得团团转了。
  “没有。过两天我家老爷就要回马水口去了,听说老爷原先就想聘请先生到他军帐中掌事的。”碧烟小心地问说,“不知先生去也不去?”
  徐渭听到碧烟提到这事,便微笑看着她的细长的眼睛,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了。他想,碧烟估计已经知道,雪芸要她侍弄他的用意了。按照《大明律》,做为一个奴婢,碧烟对自己的命运,完全没有决定权,她只能听从主人家的摆布。尽管雪芸夫妇平时对她不薄,但那终究是主仆间的恩赐关系。徐渭当然明白这一些。
  况且,他从碧烟怯怯的眼神中,已经察觉到她对自己的敬畏,那是晚辈对长者的尊重,而不是男女间的那种爱慕。
  徐渭是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女儿家的这层心思,他当然窥得清透。
  “唔……,其实这事是年初的时候,仰城来信邀我北上时提到的。我倒是很想到塞上去呆一段时日的,塞上风景,别有兴味!”
  徐渭说着,忽然发现碧烟的目光忽然竟有些黯淡了。他知道,她是在忧虑,如果他去了马水口,她很有可能就要长久地侍候自己了。
  徐渭心里清楚,上了年纪的自己,真有这么个乖觉的女子在自己的身边伺弄着,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即便他年事已高,又不能再行床第之欢,但是每天有个可人儿跟自己说说话,照料自己的起居,那无论如何都是一种享受。这事如果是在两年前,以他的脾性,他说不定会欣赏接受的。
  但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这种乐观的心态了。
  这些日子来,他的心境突然地变得异常的虚空,好像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每天除了用酒来填补心头的落寞之外,就是在梦中时常出现的张氏的形象的骚扰了。他的日子过得了无生趣。
  他有时也会悄悄地反思:难道自己当初误杀了张氏,就不该承担某些相关的责任了吗?张氏如果真的跟他执意认为的和尚有外遇,那么张氏的出轨,是不是跟自己也有关联呢?这些年,他拼命地在为自己错杀了张氏辩解,找出种种的理由将她妖魔化,不外就是要逃避良心的谴责,将这些年缠绕在他心灵中的那些魔祟驱走。可是,他越想摆脱张氏的梦魅,他的内心就会越发狂躁不安,脾气也越老越大。
  “自己跟张氏的年龄相差甚大,也是酿成自己最后杀死张氏的原因之一吧。”他曾经这么痛苦地认为。
  “啊,碧烟,你知道老夫今年多大岁数了吗?”徐渭笑着问正忐忑不安地想着心事的碧烟。
  “奴婢不敢妄测……我爹爹倘若还在世,大约有四十出头了。”
  “哦,那我比你爹爹年长了将近二十岁。”徐渭嘿然说道,“碧烟姑娘,你估计还不到二十吧?”
  “奴婢今年虚度十九。”碧烟见徐渭忽然谈起年龄,有些茫然,也有些疑惧。
  “唉,你跟我小儿子徐枳的年纪相仿。”徐渭叹了口气,“像你现在这样的年纪,当然不会明白一个老头子的想法的。我徐渭已经是个一条腿跨进棺材里的人了。这辈子该风光的,也风光过了,该爱的也爱过了,该恨的也恨过了,荣华富贵早已成了过眼烟云。在我眼里,我的人生就是一张白纸,我如今只想照着自己的秉性去活着,而不是想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把自己包装起来,四处讨好。”
  “我晓得,先生是个不同寻常的奇人……”碧烟怯怯地说。
  “哈哈,奇人?其实在更多的人眼里,我不过是个畸人而已!我跟你家老爷十分投合,仰城他也是不讲究虚仁假义那一套的,他是我这辈子难得的一个知己,自从梅林公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遇上这等挚友了!”徐渭说着,激动地站起身来,“姑娘,我想要见你家老爷了。”
  “文长兄醒了吗?”
  徐渭整饬了一下身子,正要出门,只听得李如松在屋外问道。
  碧烟赶紧过去开了门。只见门外月色下,站着李如松和雪芸。李如松换了一套米色的曳撒便装,腰间佩着绿玉,看上去很精神。雪芸一身桃红褙子,里边是白色秋裳,绾着发髻,欹斜插着一枚碧玉簪,风韵动人。
  碧烟慌忙躬身给他们请了安。
  “哈,我正想过去看望仰城哩,你们倒来了。”徐渭将他们两人延进了房间,“徐某在府上叨劳了半天,形态不佳,也该拜别你们回家去了。”
  “文长兄不必介意。雪芸怕阳和先生和你家公子担心,在下午你睡下不久,就已经着家人到国子监街张府上报讯去了。今晚文长兄便住在我家,彦慎也还没有尽兴呢,咱们正好摆酒畅聊。”李如松笑着说,“兄长睡的可好?”
  “唔……,这个只有碧烟姑娘知道了。”徐渭说。
  “文长先生不知,我家相公已经好长日子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刚才还挂念着先生酒醒了没有呢。”雪芸笑着说,“怎么样,碧烟没给先生添麻烦吧?”
  “啊,是我给碧烟姑娘添麻烦了。”徐渭笑着看了眼碧烟,“碧烟姑娘真个是伶俐、乖觉。”
  “她就是讨人喜。”雪芸笑着说。
  “对了,小弟跟兄长提起的请你去马水口入幕的事,十分挂念。这事主要就是请你到关上处理文书,参谋军务。不知文长兄意下如何?倘若你觉得身体不便,也可以直说,不必勉强。”
  “既是仰城盛情相邀,徐某要是推拒了,岂非不恭?”徐渭笑着说。
  “如此甚好。文长兄要带家人去吗?”
  “唔……我二儿子徐枳正在准备后年的乡试,我想就让他留在京中,跟随阳和读书。至于我自己,便无所谓了,只要能开心就好。”徐渭说。
  “我跟夫人已经商量好了,到了马水口关后,就让碧烟服侍你的起居。”李如松笑着说,“她可是个乖觉的姑娘,特别善解人意。”
  “这……还是到时候再说吧。”徐渭看了眼心事重重的碧烟,含糊地笑了笑说。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4

献花
1

握手
1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一生健康 2015-9-17 06:31
  
回复 墨逸 2015-9-17 06:47
  
回复 佩服 2015-9-17 08:26
  
回复 石不 2015-9-17 08:53
  
回复 冯老师 2015-9-17 10:16
徐渭还不到六十岁,就已经是个一条腿跨进棺材里的人了?
回复 东方之宾 2015-9-17 11:52
  
回复 秦無衣 2015-9-17 13:15
冯老师: 徐渭还不到六十岁,就已经是个一条腿跨进棺材里的人了?
古人能活到六十岁,算是有寿了,不像现在,八十岁还不算老,哈哈。
回复 子曰诗云 2015-9-17 13:51
   欣赏。
回复 火红的枫韵 2015-9-17 17:00
  
回复 丹奇 2015-9-18 00:32
老秦,老秦!
回复 晨晨 2015-9-18 08:54
有看头!不像时下一些描写古人的文字都是今人的语言和想法。
回复 思华 2015-9-18 10:35
  
回复 秦無衣 2015-9-18 14:35
晨晨: 有看头!不像时下一些描写古人的文字都是今人的语言和想法。
  
回复 清澈简娘 2015-9-18 20:04
据说郑板桥曾刻一印,自称“青藤门下走狗”,表示对徐文长非常敬佩。
回复 卧角牛 2015-9-21 21:34
胡宗宪可以说是给徐渭提供了一个大显身手的机会,但徐渭看上去想为国效力,又不想混迹严嵩一党,他的内心总是这样矛盾。徐渭这个人物被秦老师刻画的太深刻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12-19 06:22 , Processed in 0.030101 second(s), 15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