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e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060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小说《界碑》的“是”与“非”

热度 2已有 2764 次阅读2018-10-27 13:07 |个人分类:小说评论|系统分类:文学评论

                                                                                          郑跃:小说《界碑》“是”与“非”

一来兄:

既然你打算如实反映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互动过程,那我认为应该把两次经过修改的建议都发给你,并由你决定是否附书后出版发行。

初稿建议

作品已阅,并依惯例冒昧的提出了些修改建议,请参考。小说中有三方面的内容,我认为值得斟酌:

第一,这篇作品的主角杰夫,前后的表现差距太大了。前面的杰夫,似乎是一个罔顾他人感受的自私自利的不孝子,而中间交代的情节太少,对因什么原因造成人物性格变化至于成为一个相当有责任感且机智勇敢的成熟男子没有足够的解释。

第二,中日的世仇是历史性的,人类各族之间的仇杀史更是源远流长。但这篇作品以一个日本人的发明来诠释这种仇恨的来源,是否显得牵强?我认为,小说里用高科技来复制的仇恨与历史上的仇恨之间并没有辑关联,意思是即使真的可以用高科技复制仇恨,也解释不了历史性仇恨的成因。建议修改成:“发现”而不是发明了含有“仇恨基因”的幽灵粒子。这种带有遗传性的幽灵粒子“自古以来”就以量子纠缠的模式在人脑中存在,并且其模式会随着际遇的不同产生“进化”而成为特殊的有针对性的“仇恨基因”,例如因日本侵华而进化出专门仇恨日本人的“仇恨日本基因”等。然后这个日本科学家的“本事”是能够把这种基因改造或移置到本来没有“仇恨日本基因”的人身上令其仇恨日本人。这样修改后故事的可信性就大大提高,并且带来日后能够消除仇恨基因的希望。

  第三,这可能是我与一来兄之间最大的分歧,但作为负责任的文友,我相信真诚提出不同意见更能够得到一来兄的赞赏!

  在第3章有一段中国女人阿芙拉退名牌包的情节然后认为这种行为会被美国人瞧不起。

在第8章,一来兄用了不少的文字,来描述几位大陆“土豪”进脱衣舞厅里的表现,警示人的目的其实就是得出了“真丢人”的结论。

我认为,这两个事件似乎与作品主题有冲突,建议删除。因为,国族之间的矛盾、差异,与国人之间的矛盾、差异,本质上是一样的。对前者要求包容却不能谅解后者,就谈不上真正的包容。

  包容,是一门学问。真正的包容,并不是是非不分,而是在分是非时,能够客观地对事不对人,并且尽量不要就事论事,而是“就事论理”,而且就事论理时,应该强调这只是“我”主观上的理,不一定可以代表别人。例如上述的两个事件,不妨客观地总结出“在公共场合总是会出现有人乱说话”及“有人会因为一点小便宜而不惜对别人造成麻烦”这两种现象,然后“我认为在公共场合乱说话是一种不礼貌甚至是丢人的行为”、“我认为因为一点小便宜而不惜对别人造成麻烦的人脑子有毛病”。同样地,中国人与日本人之间世代的仇恨,我会提升到“人的仇恨心为什么难以消除”这么一个层次,然后发表“我自己”的观点,从人性的角度想方设法去诠释什么是仇恨及仇恨的由来。

  至于针对具体的人或事发表议论会产生什么后果?当我们说“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许多中国人的脑子有毛病”这样的话时,不是中国人的人,很容易就会全盘接收“中国人总是丢脸”、“中国人脑子有毛病”这样的信息,因为是你“自己人”说的嘛,并且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对中国人包括对说这些话的中国人的歧视,这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而本身是中国人的人,则一定有许多人对上述说法不服,不服自然要起争议,争议的要点往往不是“在公共场合乱说话是否不礼貌”、“因为一点小便宜而不惜对别人造成麻烦的人是否脑子有毛病”这样的真正辨明是非的“道德上的学术性”讨论,而会变成“中国人是否有礼貌”及“中国人是否脑子有毛病”这样的主观意识浓厚的定性式点评,但这类点评不论正反双方的结论都不能包括所有中国人,因此其实俱是属于“伪命题”。伪命题没有真值,因此永远不能判断出真假。不能判断真假却非要判断真假,就产生了无休止的争执,这就是“口水战”的由来。口水战的双方,无论如何有根有据、义正词严,都不可能说服另一方,因此都产生不了所谓的正能量。反而在争论中,“中国人是否有礼貌及是否脑子有毛病——是有争议的问题”这么一个带有贬义的结论就成了中国人身上去不掉的烙印。

  同理,“如何消除中日之间的世仇”也是一个伪命题,在这个伪命题下,“我们应该仇恨日本人”及“我们不应该仇恨日本人”两个极端的结论永远针锋相对,结果反而是:消除世仇的愿望不但不能实现,中国人自己反而因这个伪命题而分裂成两个阵营,相互对立而产生新的仇恨。

此外,并非凡事都一定要分对错的。一个城市中长大的现代人,去到非洲某原始部落中时,可能也会因不懂得风俗禁忌而冒犯当地的土著,这与几个大陆土豪在舞厅乱发议论这种“不礼貌的丢人行为”在性质上是一致的。但当一个现代人因冒犯土著而被砍头时,我们往往不会认为这个现代人“丢脸”而是指责土著的野蛮。

在一来兄对作品还未作修改前,我先提以上建议。

郑越 2016年1218

改定稿后再阅,令我耳目一新。

一来兄因我所提的建议对小说《碑界》内容作了修改。我的评价是:修改的好!不过,我还是希望一来兄能把我的建议内容给予保留。因为我认为,我提的三条建议,特别是第三条,对时下的人如何去认识社会,认识这个日益错综复杂的世界,还是颇有裨益的。但我的建议称不上为书评,因为,张先生(秦無衣)为《界碑》所写的书评已经十分到位,在此首先向已故的张先生致予真诚的敬意

不过,一来兄对人世间事物认识的思路与我的观点大致上吻合,只是在表达方式上有所不同。因此我不妨为小说《界碑》作一些注解,也可以说是为《界碑》的主题思想作哲学理论上的背书。

我的哲学观点:人对事物的认识,人与人之间的了解,表面上是因为观察研究对象的“是”,实质是因为观察研究对象的“非”。离开了“非”场,“是”(这个人)本身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不能显示出价值)。但这就形成了“是”不但必须靠“非”场维持,而且还必须靠“非”决定——因为“非”,所以“是”。因为非nX,所以A“后因果关系”逻辑。但这种因为“非”,所以“是”的“后因果关系”逻辑下的“存在意义”,反映的是社会人思维中的“倒错”:这种“倒错”忽略了或者说掩饰了前因果关系是后因果关系产生的必要条件,甚至是否认前因果关系对后因果关系的主导作用,即人为地弱化甚至割裂了前、后因果关系之间那种浑然天成的、历时性与共时性高度统一的“兼容性”的辩证的真实关系(也就是一来兄所认为的“历史文化的余香”),而把共时性的“存在意义”作为“是”判断的必然——因价值观而产生的自定义的必然。

小说《界碑》里的“界碑”,就是因“非”场而产生的具有他适应性质的一种“封闭”。而小说《界碑》里的“复制”,在我的哲学文章中表述为“震荡与重复”。

“震荡与重复”,是已经被诸多数学理论印证了的一种数学现象。用数学的术语表达这种现象,叫做“悖论”。悖论,是无解的。妄图解决悖论,会形成一个无休止震荡与重复的“真类”。“真类”反映在现实里,就是永远动荡不安的社会。因此,悖论的问题,就如同秦無衣先生所形容的,永远是“难堪的命题”。

一来兄在小说《界碑》最后的情节里,在远离尘嚣的雪山镇,界碑消失了。这是否是对“难堪的命题”的一种启示?

 

                  郑越  2018年4月22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

献花
1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一生健康 2018-10-27 20:57
阅读认真,建议诚恳
回复 佩服 2018-10-31 15:35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8-11-15 22:19 , Processed in 0.03660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