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美国汉纳网 返回首页

e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060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幽灵粒子31

热度 6已有 3903 次阅读2017-3-23 14:38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幽灵复活

                                      第三十一章 幽灵复活


   “妈妈不要叫醒我,太困了......”
    尼科尔回娘家进屋和妈妈中谷香子讲完这句话,就回她当姑娘时住的房间睡觉了,就连妈妈问她吃晚饭了没有,她都没回妈妈。的确,她太缺觉了,几乎两天没合眼。
    这两天尼科尔一直在医院照顾温妮的妈妈,直到温妮的舅舅出面了,尼科尔才抽身回家。
    中谷香子在尼科尔给她的电话里,已经知道鲍伯被人打伤,斗牛犬被误杀致死,温妮被撞重伤昏迷不醒的事件。在电话里,尼科尔对生父藤原无比愤怒,说她无法再去面对杰夫和杰夫的老爸鲍伯大叔!妈妈中谷香子在电话里也只能对女儿尼科尔安慰几句,一系列事件对尼科尔造成的心理伤害,她除了愧疚,没有一点办法。
    新的一天开始了,当晨阳照亮房间,尼科尔睁眼首先看到了窗台上那盆九月菊,满盆黄色、紫色、白色花朵,三种颜色聚合在一个花盆里,饱满争艳。她呆怔地看着,觉得好奇怪,因为她在昨晚的梦里,就是拿着这三种颜色的菊花,由生父藤原引领着她去拜祭祖先。那个叫谷寿夫的,还有松井石根......她赶忙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查看存档照片,因为她偷拍了杰夫上网的网址。她查到了,起身到台式电脑桌前打开电脑,输入网址一看,上面出现的全是二战时期日本侵略中国被判绞刑和枪决的甲级、乙级战犯,其中杰夫讲过的两个人,一个是松井石根,特像大川;一个是谷寿夫,特像秃头独眼龙......记得杰夫每次说起这俩个人物,尼科尔都不知道是谁,杰夫说是日本的罪人,尼科尔也没联想,更没在意,现在看来,杰夫的心里对日本人一直是有敌意的。
    尼科尔起身走向窗前,看着菊花真的感觉不可思议。她喃喃自语,“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藤原,是不是那位重眉毛,凌厉眼神的老人?见过没认的生父,或许是他,而且他一直关注我,因为我的血管里流有他的血吗?可是,他的祖先与我尼科尔有什么关系呢?血缘?莫名其妙!”她拿起小喷壶,往菊花上喷了些水,听到餐厅有响动,知道是妈妈在做早点,她就推门出去和妈妈打招呼说,她近期身体总有不适反应,说是约了医生,上午去检查一下。中谷香子随口说,“检查完身体还回来吗”?尼科尔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接着又说,“不回去了......”
    中谷香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儿,就顺口说:“和杰夫吵架了?”
    尼科尔坐下开始吃早点,她避开妈妈的话题问:“爸爸呢,昨晚回来没见爸和小弟呢?”
    妈妈中谷香子说:“你爸回韩国了,今天周末,你弟弟睡懒觉呢。”说完,妈妈又小心地试探女儿尼科尔说,“你和杰夫,真的吵架了?”
    这回尼科尔说正题了,她和妈妈说:“如果吵架就好了,释放出来好谈开解决,可杰夫什么也不说,就是闷着,而且已经很久不碰我了,我知道他的心里压力大,他在恨我的生父藤原让他两天没记忆,他说他要报仇,就像绞死和处决松井石根和谷寿夫那样!”
    中谷香子不知道松井石根和谷寿夫是谁,她也不感兴趣,也就没追问,她皱起眉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提醒女儿说,“给你拿的药,你和杰夫按时吃了吗?”
    尼科尔晃一下头说,“哪有时间?没有功夫吃,可能还在车里呢。”
    妈妈中谷香子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吃早点。尼科尔吃完了早点看看妈妈想说话欲言又止,妈妈看出来了就问,“你想说什么就说?”
    尼科尔想了一下问:“我的爷爷,也就是藤原的父亲,是叫谷寿夫吗?”
    中谷香子一惊地问:“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叫什么都与你没关系。”说完,妈妈犹豫了一下补充说,“藤原的父亲可能叫藤田树夫,我记不清了,但肯定不叫谷寿夫。”
   “妈妈”尼科尔小声说,“你说怪不怪,我昨晚做梦,在梦中藤原引领我去祭拜谷寿夫,而且这个谷寿夫给我托梦说,他是日军中将,乙级战犯,在中国南京大屠杀时,他受陆军大将松井石根的指挥,但在1947年2月8日他被审判后,在中国南京的雨花台被枪决了。他的上司松井石根是甲级战犯,在1948年11月12日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了绞刑,并在东京巢鸭监狱被执行。可是,谷寿夫说,他死了,也是为国捐躯,但却不能进日本的靖国神社,可松井石根死了,却进了靖国神社贡着,每年被朝拜,这公平吗?”
    中谷香子皱起眉头说:“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联想啊,都是哪儿和哪儿啊?你从哪儿看过这些资料?”
    尼科尔说:“杰夫知道我是纯日本人,他在家的电脑上查的资料,我感觉他的有些行为怪异,就偷看了才知道,当年日本军人杀了很多中国人。”
    中谷香子很严肃地和女儿说:“尼科尔,你在美国出生,你是美国人而不是日本人!即使你是美籍日本人,日本过去的历史也与你无关!你生活在美国,而不是日本。你可以关注历史,也应该正视历史的事实和危害,但你没有任何理由背起这个包袱,担负起历史罪人被追责的责任,更不能成为被复制的日本人,且在心里留下这样的阴影,甚至影响你一生!如果包杰夫以过去的历史而为民族的情结有意疏远你,那包杰夫就是个被复制的男人,不是你一生陪伴的那个伴侣,你不用回去了......”
    中谷香子说完,起身去了厨房。
    呆愣愣的尼科尔在心里却为老公杰夫辩护说:“杰夫如果被复制,那也是藤原的杰作。染了病毒,两天没记忆,更是藤原做实验的结果!我都恨,别说杰夫了,即使换成王杰夫、李杰夫,也照样会恨呀?”
    可是为何总会去联想负面的历史或者说仇恨呢?尼科尔想不明白。

    深秋来了,赌城凉了,树叶飘零,湛蓝纯净的天空下看着衣的人们,便知道是季节带来的一丝清冷。
    午后,潘莉娜回鲍伯家清洁房间,杰夫推着老爸鲍伯在医院门前一个大型停车场散散心,呼吸新鲜空气。鲍伯问儿子杰夫,为何两天不见尼科尔呢?杰夫和老爸说,那个送信的女孩温妮被撞重伤昏迷不醒,尼科尔在帮忙照料。但杰夫隐瞒了尼科尔头天傍晚打电话说回娘家的分居状态。老爸鲍伯连说,“应该的、应该的。”还说,善念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那是要每时每刻去积累、去储存、去经营的。人的一生,你的福报是积德来的,人存善心的人,在任何时候去帮人时都没有恩怨在里面。
    杰夫的想法和老爸鲍伯正相反,尼科尔照顾温妮,应该是杰夫有意借机支开尼科尔,因为杰夫知道,尼科尔心里一直窝火,一直为上莱茵河旅馆酒后失态耿耿于怀,让她回娘家清静一下好。直白让她走会伤感情,借温妮让她去想清楚,就尼科尔的性格,她百分之百地不追究温妮的背叛,而去照顾温妮和温妮的妈妈。杰夫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在一个空地停下来,爷俩开始聊天。
    杰夫和老爸说,他近期看了一些东西,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对历史感兴趣了,好像有人引导他去关注一些久远的事件。鲍伯说,多了解些历史是好事,但还是学点专业的知识好。鲍伯想的是儿子的工作。可杰夫要说的东西却与工作无关。他说,“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中国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当年被小日本给侵略了?”
    鲍伯抬眼看了下儿子杰夫,他皱起眉头没接这个话茬。
    杰夫接着说:“怪了,我近期对二战特感兴趣!”
    鲍伯又抬眼看了看儿子杰夫问:“你想知道什么?”
    杰夫说,30年代的中国,那个被日本人侵占的时期,七个日本兵,可以持枪押解一个村庄上百名男女老少到一个河边枪杀却没人反抗,鲜血染红了河水,就连水里的鲤鱼都翻了白肚浮上水面,难道那个时期的中国人麻木到这个程度吗?
    鲍伯很淡然地回儿子杰夫的不解,他说,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很纯朴,很厚道,只是想有口饭吃,能安全的活着就好,可是当了亡国奴,他们手里没枪,手无寸铁,根本就没选择,所以,一个国家必须强大老百姓才有安全感。
    杰夫突然转了话题说:“我昨晚梦见----梦见我大爷了,他的面相好凶啊,我看他拿着机关枪在乱扫射,扫射的对像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没看清楚,反正是他见一个杀一个,而且边杀边喊:‘来吧----我要杀、杀、杀光你们!’怪怪的。”说完他挠挠头,又接着说,“最近我的大脑肯定出现问题了?”
    鲍伯“哼”了一声说,“是有问题。东一下,西一下的。”接着鲍伯又敏感地提醒杰夫说,“你不要把尼科尔当日本人,她是个很好的姑娘,与人为善乐于助人。”
    杰夫马上说:“可她......她确实是纯日本人啊?”
    鲍伯瞪起了眼睛说:“日本人怎么了?我这个年纪的人都能接受现代年轻的日本人,你为何有成见?”
    “也不是有成见,只是一旦发生矛盾和不愉快的事就会联想历史。”杰夫如实辩解。
    鲍伯语重心长地说:“尼科尔是在美国出生的,她很善良。”
    杰夫刚想说她生父藤原把他和尼科尔的大脑里输进了病毒,但一想老爸有伤住院呢,他没再说话。
    过了会儿,老爸鲍伯说,“至于你大爷,你知道我为什么多年来不和你大爷来往吗?”杰夫晃头,说了句,“知道你们合不来,但没想问内情。”
    鲍伯说,“我之所以不理他,是他的心态不可思议的暴躁。你大爷的心里没有亲情,没有朋友,全是敌人,甚至包括你去世的爷爷!”说完这句,鲍伯叹口气继续说道,“当初你爷爷没有申请他来美国,就因为你爷爷和他通话,想征得他意见时,他骂你爷爷是卖国贼,要和你爷爷划清界限。你爷爷当时气的摔了电话。其实你爷爷很爱自己的国家!你爷爷活着的时候说过,在一个时代转变的时候,有些人会患上变态神经过敏症,看人穷,瞧不起,看人变富了,还嫉妒。你大爷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的怪相,代表国内相当一部分人的心态,十个不服,八个不愤的,这些人,病根是愚昧无知,缺少善心,害人利己,是中国十年动乱的产物,是被变态的那种教育复制的结果,所以就让你大爷以及像你大爷这样的人,自然生自然灭吧,过两代就好了......”
    “哈,过两代呢?这种现象是谁造成的呢?”杰夫笑着问。
    鲍伯意味深长地说:“从根上说,中国人是被欺辱的怕了,不论是八国联军,还是残忍的日本人。所以,百年结论,所有中国人的共识是:没有原子弹就挨欺!有了核武器就有了定心丸。你没看新闻吗?日本首相来美国,让美国副总统向世界表态,说美日联盟包括美国使用原子弹核武器----这就是一种保安全的定心丸!”说完这段,鲍伯又解释,“可是,因有仇恨,你就想去灭了对方报仇,那很可怕,会没完没了。”
    “这样的世界----人心能健康吗?”杰夫说完看着老爸,有一点心不在焉。
    鲍伯说:“所以呀,更多的人信教信佛了,为了求得内心的平静,不去操心世间的大小纷争。”
    杰夫“噢”了一声,接着喊“爸”,停住了,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鲍伯觑视着儿子杰夫问:“你想说什么?”
    杰夫说:“我......我最近和尼科尔经历了一些事情,不知为何,我......我产生......可能是排斥,对尼科尔失去了热情。”
   “你从法国回来我就感觉出来了,但我说实话,尼科尔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性格又好,你不要因民族情结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鲍伯说完动了下车的方向说,“我们回吧”。
    杰夫推着老爸回医院病房。
    记得杰夫出国前老爸曾领他去北京观看升国旗,在回家的路上,老爸鲍伯曾和杰夫讲过,将来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但不要仇恨外国人,生活在地球,快乐的人生是求大同,友好和睦相处,不要有仇恨。杰夫的中学老师,在他出国前给杰夫讲了最后一课是:历史文化的余香。老师说:过去的都是历史,历史的余香是文化,而不是仇杀。逝与留的辩证,总应该是正能量燃起未来的希望之光,而不是战争!正是自然繁衍的后生,才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和平的希望!和平,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最智慧的选择。时光逝留的沙漏,让后生这些八、九点钟的太阳,更能看清人类发展的真正价值。欧洲大教堂远古壁画,记录了人类中世纪的古代文化,欧洲各个国家都视为珍宝在保护它;中国大西北的敦煌,也曾经留有完整而清晰的壁画,如今它历尽战事后的践踏已经百孔干涸,但有谁敢否认它承载了历史的厚重!永恒而又真正的杰作,必是经过历史风霜的淘洗,尽管逝去了一些艺术的珍贵,却留下了一个民族
的真和美。这些历史的痕迹,不是心灵的界碑,而是人类进化遗留的记录。承继美好的,摒弃丑恶的,绝不能复制仇恨。这教益杰夫终生不忘!
    想起这些,杰夫心头一热,他在心里说,“送爸爸到病房,我马上去接尼科尔回家......”


笑S啦

路过
1

不错

无语
5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佩服 2017-3-23 15:56
拜读佳文
回复 一生健康 2017-3-23 21:53
  
回复 疏影依依 2017-3-30 11:4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9-9-20 09:02 , Processed in 0.03660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