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e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060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鲍伯大叔与黑孩和狗15

热度 11已有 4984 次阅读2016-7-1 03:5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一颗子弹

                                        十五


    雨后的上午就像是交响曲前奏的调音,唧唧喳喳的鸟儿们,在鲍伯大叔家窗前松树枝间,吟唱着那乱了套的杂音,没有一点美妙的主旋律。街斜对面一家房顶,养了上百只鸽子,咕咕噜噜,一会儿扑簌簌,一会儿哗啦啦。一只乌鸦呱呱叫着飞过,惊吓了电线上栖息的鸟,啪啪啪呼呼而逃。树叶上的雨珠,滴答滴答还在滑落,鲍伯大叔因黑孩睡了,他站在院子里还为那颗子弹担忧的发呆。

    是啊,不是每一粒种子都能长成参天大树,也不是每一朵花都能结出果实。鲍伯大叔在一家论坛里看过一篇文章,作者是谁他记不住了,但他记住了文中的观点。意思是说,每一个人都享有完美人生,但每个人的经历,因出身、阶层和环境的不同,而有着不同的成长史。杰夫若不来美国,那他现在能做什么?虽然不一定成名,但绝不会收到一颗恐吓的子弹。杰夫现在的生活过的很滋润,悠哉游哉,小小年纪睡到自然醒,这应该是他要的、和追求的生活吗?他萧洒了,可他老爸的心灵却无法获得宁静。如果有人利用老人的柔软攻击晚辈的杰夫,那不该拿黑孩做利器!利用你的善良去报复与你有血肉相连的人,利用你的宽容去践踏有缘无故的后生!这种混蛋逻辑仅仅是开个玩笑也就罢了,可是,没完没了,换位想一下,一个善良和宽容的老人,他该怎样地支撑下去呢!    
    黑孩活着是为了证明苦难吗?而鲍伯现在亲历过的被戏弄,应该说是在证明黑孩被遗弃的苦难。这个世界真是纷杂多彩,族群不同,生活习惯和规则也不一样,但请不要拿人的生命来开玩笑!眼下,鲍伯大叔印证的,是人性的龌龊,是背看孔雀开屏的屁眼,肮脏到极点的品行!并不是说鲍伯容留了黑孩就衬托出他绝美的人格,其实鲍伯大叔就是个很普通的美籍华人,他还没那么高尚。
    呵呵,鲍伯大叔那颗渴望善良、渴望心灵像阳光一样干干净净的心,被丑恶的、凶残的品行浸染的唯有叹息和无奈了......

    鲍伯永远记得,当年他高中毕业响应号召下乡到农村的那段苦日子。在他最烦愁的时候学会了一首歌,他今天特别想唱。
    那首歌的歌名是《碎了的梦》。
    歌词是:
    谁曾见我彷徨,淡淡的忧伤,浑身伤痕累累,守着信仰,依然倔强。
    谁曾见我迷茫,陌生的地方,飞不动的翅膀,却还希望,却还梦想。
    留下来折断翅膀,不再飞翔。留下来仰望天空,变了模样。
    我是谁,为何心中总有伤?谁的错,为何加载负荷让我抗!
    那山上的雪哟,是我心中的风霜。我的亲人,不在我的身旁。
    那天上的雨哟,是我心中的泪水,流下悲凉,破碎的穷山庄。
    不是我的错,又能和谁讲?碎了的梦,碎了的希望......

    前两行的歌词,像是原装,后边的,都是鲍伯大叔的原创了。他哼唱的好投入、好沉重,以至于杰夫和尼科尔来到院子里他都没发觉。
    杰夫上前小心地说:“哪个年代的曲子,挺好听呢?”
    鲍伯大叔一惊,知道是儿子杰夫,他转身看着杰夫身后的尼科尔微微一笑地说:“进屋吧!”
    杰夫和尼科尔说:“你跟爸进屋,我把院子里的树叶扫扫。”
    鲍伯说:“过会儿,地面干点再扫。”
    让进餐厅就坐,鲍伯大叔知道谈事,没让杰夫和尼科尔进里屋。
    杰夫开门见山地和老爸鲍伯说:“电话里听您的意思,不想送走黑孩?”
    鲍伯大叔沉默不语。
    杰夫看了眼尼科尔又说:“黑孩的急疹一天就好了,放到弃婴岛,马上会有人照顾的。”
    鲍伯大叔还是沉默不语。
    杰夫有点急了,就说:“那您想咋办呀?以后我可没时间管黑孩!”
    鲍伯大叔突然举起右手往前摆了一下,他的意思是让杰夫别说了,等一下。他起身回屋,一会儿便从屋里取出一封信和那颗子弹往餐桌上一放地说道:“这是昨天午后送来的!”
    杰夫拿起信,尼科尔拿起那颗子弹。
    看过信,杰夫和尼科尔交换后,杰夫左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子弹举在脸前说:“妈的,这是威胁!我要报警!”
    尼科尔说:“怎么会是这样呢?”
    鲍伯大叔缓口气,很冷静地问:“都有谁知道要把黑孩送往弃婴岛?”
    这最关键的疑点,鲍伯大叔说出来后,杰夫看着尼科尔,尼科尔看着杰夫。
    鲍伯大叔为给杰夫留出空间整理线索,他说要给黑孩换尿不湿就起身进屋了。
    尼科尔说:“我只和我妈,还有温妮说了......”
    杰夫说:“我和柏格,还有一个好哥们说了......”
    是谁呢?
    妈妈和温妮不可能,柏格不可能,那个好哥们更不可能......
    闹出鬼了,知道这事的人若都不可能,那这个暗藏的影子又怎么会知道送黑孩去“弃婴岛”呢?
    鲍伯大叔回到餐厅来了,他和杰夫说:“在没有搞清楚这些疑点前,一不要报警,二不要送黑孩。”
    这回轮到杰夫沉默不语了。尼科尔在一边紧皱眉头。
    鲍伯苦笑了下,安慰杰夫说:“不管你过去做了什么,眼下千万不要耍小聪明,要留意你身边的人,不要激怒那位暗藏的影子。如果你有了线索,一定要和我如实说。”说完这番话,鲍伯大叔让杰夫和尼科尔拿着信和子弹回家去研究。
    杰夫刚想说他在外没有得罪任何人,这时尼科尔用脚轻轻地踩了下他的脚,给他传递不要说的信息。
    孩子们走了,鲍伯大叔联想黑孩的妈妈咖优,还有送信人和上房顶那个人,他忽然间想起了摄像,如果在院子里安装个摄像头,那一定能查出再来送信人是谁,或许黑孩的妈妈还会来呢。想到这儿,鲍伯大叔马上给儿子杰夫打了电话。杰夫听后,立马调转车头,直奔电器店。
    在傍晚5点多,杰夫和尼科尔在鲍伯大叔家装完了隐藏的摄像镜头,现在就等鱼儿上钩了......

笑S啦

路过

不错

无语
10

献花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思华 2016-7-1 03:57
   坐上沙发,慢慢看。
回复 思华 2016-7-1 04:07
很紧张,继续!
回复 佩服 2016-7-1 10:22
  
回复 丹奇 2016-7-1 11:47
悬念迭出
回复 一生健康 2016-7-1 13:12
  
回复 施施然 2016-7-1 13:58
   紧张期待
回复 东方之宾 2016-7-1 23:2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7-22 14:46 , Processed in 0.020194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