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汉纳网 返回首页

eli的个人空间 http://www.newhana.tv/?1060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职业赌手日记1【一来】

热度 11已有 9605 次阅读2016-4-5 07:41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原创文学| 日记, 职业, 赌手

 

     
                             (1)师傅战歌星

                                                   2015年3月x日


    三月的清晨,清凉的空气弥漫在赌城每一个角落。干热的阳光透过树枝,温柔而又闲散地洒落在住宅小区。我独坐家中,在优美的乐曲中冥想着赢钱时的得意。这种快乐飘荡在我的心间,让我闭着眼去享受一种正常人无法理解的、痴迷的陶醉。   
    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日记栏里第一页记载的便是百家乐经:

                               牌路偏差靠一边,碰见单跳两不厌。
                               顶牌下注是大忌,连三翻倍一二三。
                               超三平推莫等闲,旺牌改道只一变。
                               回头一笑看空格,大路小路眼盯板。

                               牌路连三到九连,超过六顺别眨眼。
                               三庄出泰又三庄,尾牌打连不跳闲。
                               设定输赢的上限,看准下注手不软。
                               何时离场看牌路,输赢起身最关键。   

    再往后,全是我的心得记录。

    百家乐经是《情断拉斯维加斯》那部小说中对百家乐的小结。师傅在我入门百家乐时教诲我每天背上几遍,直到熟门熟路。
    我的标签对联是:能看透的人,难得糊涂;放得下的人,逍遥自在;横批:缺个心眼。
    心眼太多,短寿;少个心眼,无所谓得失。我每天躺在床上就打呼噜,睡得香。呵呵,这是我心灵的灯,点燃了,就照亮了赌桌。
    看过我写的日记,只看一页就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实话实说:赌徒。没心没肺,但又装成一个文化人。
    我的心得直白是:入道了,叫执迷不悟;入局了,叫鬼迷心窍。像我这样的赌徒,赢不了大钱,始终在十万八万左右晃来晃去。
    当我几个小时赢钱上万美金的时候,再让我去打工,坚守8小时,我怎么受得了。尽管父母说我应该有个职业,不能在30岁的年龄就以赌为生!可是,赌涯难日上,上了难回头。更何况我爱恶搞。我把自己打扮的很难看,把眼睛抻长变成小眼睛,把鼻梁两侧贴上东西变成扁鼻子,再加上山里红萝卜脸型,哈哈,整个人变了,一个小丑。可是,真正让我伤心的是身高,这个没办法改变,才168,总不能一个男的穿高跟鞋呀!也好,矮个子小丑。但我有最吸引人的亮点,那就是我尖锐的头顶,像座带峰的山。为显露这唯一的优点,我选择了光头。从此,我的本名商上君没人叫了,大名光头商响扬朋友圈。
    我有个习惯,每两天必须记下心得,大多的记事都是赌钱小结。起初我记录每天的输赢,就像每次赢钱了回家都得意的数钱一样。后来师傅提醒我说不要记输赢,也不要数钱,把赢来的钱堆在那儿,心态会放松,而且会越赢越多。别说,师傅说的真对,常数钱的人,越数越少。不数了,你会突然发现堆在那儿的钱是越来越多。哈哈!生活的乐趣便是钱越堆越多。这是我的活法。   

    我师傅山东人。姓王,名强。中等身材,梳个背头,戴个老花镜。他今年77岁。他老伴已经过世。有个女儿在英国叫Grace(葛瑞丝),今年45岁。他来美国33年,赌钱30年。他老人家和我说:他永远是强者!
    记得在我刚入门的时候,我只有一千多美金,但在百家乐赌桌,按师傅事先交待随师傅走牌(他下庄我跟庄,他下闲我跟闲)。一个多小时我赢了三千多美金啊!我信他了,赌钱,他真是上帝!
    可是自从他堵气和大陆一个摇滚歌星赌德州扑克输了以后,他不强了,再玩百家乐他输的很惨。最后让他老人家输光了所有的积蓄,就连他手腕上那块劳力士手表都典当了。
    他和我说,是心态让他输的这样干净!
    往常他输了,哪怕一分没有,他也总能想法再赢回来。可这一次他老人家好像是真的伤了元气,竟然病倒了。他和我说,当年多亏留个心眼,把房子过户到女儿名下,否则惨到连住地都没有。他在病床上和我讲,20年前,也有一次他输的全身光光,借遍了赌友,但最后没有人再借他钱赌,他很灰心地往家走,在麦当劳路旁他停下了脚步,就在一棵小树旁的碎石里卷曲着五美金,他看见了,左右看看没人,他弯腰麻溜地拣起来高兴的哈哈大笑。他心想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转身他毫不犹豫地返回赌场,他用五美金在五元赌桌上赢了几百美金后,转台他竟然赢了一万多美金,还了赌友的赌债,他手里还剩有几千美金。说完他呵呵呵地笑出了眼泪。或许就是那一次的心得让他确信:赌钱的运气来了谁都挡不住他赢钱!再或许有了那一次的经历,竟让他老人家赌了一生。
    可这一次,他从我手里拿了八千多美金仍然输的干干净净。
    其实,师傅赌了几十年,但他并没有留下钱。他住的老房子并不是高档房,现在赌城的房升值了,师傅家的房顶多十几万美金。师傅的赌钱历史,据他自己说最大的输赢不过百万。近年来他只在十万美金左右赌输赢。他的钱去哪儿了我不敢问,听钱多说,好像是放了高利贷,借给了一个赌友,但那个赌友跑了,没人知道那位赌友去了哪里。
    师傅这次病的不轻,主要症状是心绞痛。他用药,拒绝去医院,我只好打电话让她女儿Grace从英国回美国。
    晚上8点多,刚刚夏令时,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饭后师傅昏睡着,Grace在客厅问我事情的经过,我坐在沙发上如实地讲给她听。
    
    那一天的那个场,吓的我出气都困难。
    有点头脸的人都愿意去稳赢大酒店玩个痛快,尤其是周末。这不仅仅因为酒店内设豪华气派,还有就是人的习惯性,行为有时随着意识走。也是,瞧那名起的,“稳赢”啊!谁又不想稳赢呢?多具有超级的诱惑性。
    师傅的性格有点倔,总不服输。
    周五晚上10点多,说好的去Gold Coast赌场赌百家乐,但师傅的一个老赌友钱多(请读者别误会,他不是钱多,而是姓钱名多。)和我师傅说,大陆来了一个摇滚歌星在稳赢大酒店玩德州扑克两天了,赢了些钱,说是星期天回洛杉矶。钱多说这位大歌星从不给Deal(发牌员)小费,有人提醒他,但他阴着脸说:“Deal就是做这个的,赌场给他薪水了,我干嘛给他小费?”
    师傅一听,来气了,说这位狗屁歌星不懂规矩,有名气无德气。他说:“走,我去会会他。”说完拎起他随身带的黑色皮包就走,包里有多钱只有师傅他自己知道。钱多和我跟在师傅身后,我习惯性打电话叫车。职业赌钱,很少自己开车。
    赌钱的大忌就是带气去赌,哪怕你是赌圣,想教训别人,牌会教训你,因为情绪会坏了心态。
    我也是为了一睹歌星的风采,便随师傅去了稳赢大酒店。钱多呢,他是师傅多年的跟屁虫,赌输了师傅给他钱救急。50几岁了,比我高点,一直过着单身生活,满脑袋白头发,是个很普通的人,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但他也有一个特征,那就是他有一对虎牙,见一次就记住了,就像我有个峰尖的头顶一样。
    到了赌场,我看到百家乐桌的中国人很多,但最亮眼的还是德州扑克区,满了,没空位。里间的大码桌面人不多,只有6个人,不需排队。正常的赌桌是一、二;有的赌场设二、四;还有的赌场设四、八。一、二就是一元二元的意思。但起点低,需要下注时可将桌面上的筹码全部推上赌输赢。四、八大多有限制,一轮封顶每人只能下注三十美金。里间桌是大码的,二十、四十,下注筹码不设限。那位摇滚歌星在里间。看桌面,他摆放的筹码有几万美金。
    师傅签到后到里间坐下让服务生去换了一万筹码。他接过筹码,故意让人看到他拿出五美金筹码小费给服务生。那位摇滚歌星连头都没抬,很专注地看牌。我站在师傅的后面,保持一定的距离观看。师傅座位的旁边,左边是位黑人,男性,约有40岁。亮眼的不是他手上戴的3个大黄金戒指,也不是那对垂下的黄金耳环,而是鼻孔穿戴着一个很大的黄金环。我第一眼见到,马上联想的是家乡农村里耕地的牛。因为记忆里牛鼻子常穿戴环状的钢圈,或者是木制的。可我从来没有近距离看过人的鼻孔间竟也穿上环圈,而且是黄金的。师傅的右边是位白人,很清瘦,两撇胡子,黑白相间,胡须修剪的得体而且像个绅士。师傅的对面是摇滚歌星,歌星旁边是位女士,亚洲人,戴着老花镜,看上去50多岁了。女士旁边依次两位男士,白人。
    师傅坐下便轮到师傅先下注,师傅摆一下手,Deal会意,让过了这一圈。我发现师傅不是在观看牌,他眼睛的余光一刻都没有离开歌星,就好像他和那位歌星似曾相识。牌出3张,除了起点庄下注,所有的玩家都不下注。Deal让过各位继续发脾。第四张、第五张仍无人下注。Deal将下注的钱还给起点玩家洗牌重新开始。又转过一圈后,轮到亚洲女人下注。那两位白人弃牌。师傅跟。黑人男、绅士弃牌。摇滚歌星跟。头3张牌是:7、Q、A。师傅推上一千筹码。歌星跟一千。亚洲女弃牌。Deal发第4张牌是J。师傅又下注二千。歌星跟二千。第5张牌是Q。这回师傅下注三千。歌星想了下弃牌。在弃牌时,歌星不小心翻亮了一张K脾,我猜想歌星是一对K。赌桌上弃牌的玩家不准亮牌,歌星知道,便说了英语句“Sorry”表示欠意。(赌桌只允许讲英语)这种情况师傅是赢家不需要亮牌。我知道师傅的牌是:A、7。师傅拿出十美元筹码小费扔给了Deal,摇滚歌星微微一笑等待继续。
    这期间钱多在百家乐区的过道给我来了电话,问战况如何。我走出里间到过道接听电话。钱多说他输光了,想在我这儿借点钱玩。因百家乐区和扑克区距离不是很远,我就走过去拿出一千美金给钱多,并坐下玩了一会儿。大约3个小时,我赢了一千多筹码便返回扑克区。这时我发现玩家少了俩人。师傅的桌面足有四、五万筹码。我不知道师傅是赢的还是取钱换的筹码。再看摇滚歌星的桌面,筹码比师傅的筹码少一些。玩家除了那位白人绅士桌面筹码约有四万多外,那位亚洲女只有一万多筹码,最惨的就是那位鼻孔穿戴黄金环圈的黑人,桌面不到一千筹码。
    一圈下来Deal重新发牌。
    前3张牌是:红J、黑Q、花10。全是大牌。
    那位白人绅士先下注。他下注一百。
    摇滚歌星大一千。
    亚洲女士弃牌。黑人男弃牌。
    师傅跟一千。
    第四张牌是红Q。
    白人绅士用手指敲了下桌面表示不下注。
    摇滚歌星下注五千。
    师傅跟五千。
    绅士想了下也跟五千。
    第5张牌是红K。
    绅士眯起了眼睛,他想了下仍然敲了下桌面不下注。
    摇滚歌星将筹码全部推上。
    师傅在和歌星较劲儿,他想都不想,毫不示弱,一手将桌面筹码全部推进。
    这时绅士左手开始捻胡子了,他在判断师傅和歌星的脾。假如师傅是一对J,那也赢不了他,如果歌星是KA也没戏,除非是一对Q,因为顺没有同花,赢不了Full House满堂红。只有4条可胜,但三家相争,这种概率很少出现。犹豫了几秒钟,他锐利的目光盯在第5张牌K上。他用手捂住牌低头看一下,他的表情尽管沉稳,但他的冷漠告诉玩家:真正的赢家从来都是最后收场!他的左眉毛动了一下,像是在说:来吧,这最后的较量!他用力地将桌面的筹码全部推上。
    这一个动作让摇滚歌星有点意外,他嘿嘿一笑,上嘴唇下嘴唇不停地动着。我判断他在说:“呵呵,难道你有对K?”师傅也觉得不对头,因为那绅士一直在跟。
    这个场面真的很精彩。Deal让玩家亮牌。
    依次:白人绅士一对K,3K2Q 是Full House满堂红;摇滚歌星JQ,3Q2J 也是Full House满堂红;只有师傅把牌一扣没亮牌认输。我知道师傅的牌是QK,3Q2K 是大于歌星的Full House满堂红。
    白人绅士一对K,3K2Q (Full House)满堂红赢。
    这种牌面很少出现,师傅赶上了。但最关键是歌星先,绅士最后下注,师傅跟歌星而无法判断绅士。
    摇滚歌星阴沉着脸嘟哝一句:“真是对K”,他起身晃了下头转身离去。师傅坐在那儿一脸铁青。白人绅士作为赢家表情沉静一语不发。Deal在数钱,把师傅多出的筹码七千余元推给了师傅。歌星走了,亚洲女士走了,那位黑人男去了二元桌。这里间的大玩家桌就这样散了。
    我帮师傅把筹码换成了现金,便陪师傅去吃宵夜。但我知道师傅已经没有胃口。钱多还在玩百家乐。在路上,师傅不停地喃喃自语:“遇到了克星,难道他真是我的克星?”
    在餐桌上我胆怯地小声问师傅:“输了多少?”
    师傅摘下眼镜放在餐桌上,右手动了动左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后,又拍了下桌上的包,带着气说:“没看到吗?包都瘪了!”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十三万!包里十万,我又取三万。”
    我瞪圆了眼睛,看着师傅没敢吭声,但在心里我评判道:“师傅是百家乐高手,玩德州扑克师傅不行。”
    沉默了一会儿,师傅说:“吃完饭去百家乐桌!”
    我又瞪圆了眼睛呆傻地问:“还玩?”
    师傅说:“今晚我不能取钱了,把你身上和卡里的钱都给我?”
    我点点头,但我的心里一直在猜疑,因为师傅近些年的外表行为,不论输赢,从来就没有这么失态过,就好像被人揭了伤疤而在瞬间变得焦躁不安。

    “我爸戴的劳力士手表呢?不会输到连手表都当了吧?”Grace带着惊疑的眼光突然问我。
    我呵呵笑了下说:“是的,当了一万美金。”
    “什么?那是他的最爱,也是我花了三万四千多美金给他买的呀!”Grace讲话的表情是又气又恨的样子。
    我只能苦笑着不语。
    Grace责怪我说:“他是在什么情况下当的?你为何不阻止他?”
    我想说“我阻止的了吗”,但我没说。
    我理解Grace此时此刻的心情。我只能委婉的继续讲给她听......

1

笑S啦

路过
1

不错

无语
4

献花
4

握手

哭了

爱s啦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回复 墨逸 2016-4-5 09:56
分享了。
回复 东方之宾 2016-4-5 10:06
  
回复 佩服 2016-4-5 11:28
  
回复 丹奇 2016-4-5 11:49
一来研究的太透了,你要去赌一定赢。哈哈。
回复 eli 2016-4-6 04:36
墨逸: 分享了。
谢谢墨逸!
回复 eli 2016-4-6 04:36
东方之宾:   
常来坐坐。
回复 eli 2016-4-6 04:37
佩服:   
老乡常来坐!
回复 eli 2016-4-6 04:44
丹奇: 一来研究的太透了,你要去赌一定赢。哈哈。
这个短篇上传汉纳,其它网站还没有上传的意向,因为这篇与我近年来写的几个短篇集成《命魂》小说集即将出版发行,而这篇是我近期才完稿很有看点的小说。谢谢丹奇百忙中赏阅!
回复 一生健康 2016-4-6 23:40
  
回复 丹奇 2016-4-7 18:00
eli: 这个短篇上传汉纳,其它网站还没有上传的意向,因为这篇与我近年来写的几个短篇集成《命魂》小说集即将出版发行,而这篇是我近期才完稿很有看点的小说。谢谢丹奇 ...
准备在汉纳网开辟咱们自己的作家榜,一来听提供建议。

另外,汉纳作家丛书即将开始征订,你有兴趣加入吗?
回复 石不 2016-4-7 23:52
  
回复 nanalin 2016-5-2 19:04
  
回复 lilyxxl 2016-5-5 20:03
赌场上的事完全看不懂。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9-25 19:22 , Processed in 0.021522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