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3975条微博

记录动态

查看: 633|回复: 4

【了斋漫笔】天国梦魇

[复制链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9-7 04:35:48 |显示全部楼层
                     

                                                       天国梦魇
                                                               ——荒诞的太平天国闹剧

  【按:本文中涉及到的一些文献材料,数据,观点等,有的在一些类似的文章中也被提及过。本文试图表达这样一个意见:所谓的太平天国起义,无论它提出的宗旨和理想是多么的蛊惑人心,但是它不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这次荒唐的、披着宗教外衣的暴力运动所造成的劫难,是继十七世纪中期满洲人悍然入关,对中国南方进行大屠杀之后的又一次令人发指的野蛮的、残酷的反人类的洗劫。因此,以这次劫难为背景的“金田起义”的刻像,必须从“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剔除。我们的国体不应以这样的闹剧为形象基础,而应该植根于对灾难恶果的自省。
  本文并不强调满洲人在中国统治的合理性。事实上,太平天国的宗旨,并不是以最后推翻满洲官僚集团的统治为出发点,而只是以此作为幌子,想建立一个以掠夺和暴政为根本的政权。它既是对“农民”这个群体概念的滥用,也是对宗教本身的侮辱。因此我们必须将它在主观上所弘肆的推翻满洲人统治的积极口号,与客观上造成的浩劫区别开来,进行科学的批判。】


  你因罪孽众多,贸易不公,就亵渎你那裡的圣所。故此,我让火从你中间发出,烧灭你,使你在所有观看的人眼前变为地上的炉灰。
  ——《以西结书》第28章


  200年前的1月1日,洪秀全出生在广州花县。他本名洪火秀,兄弟姐妹五人,他排行第四。由于儿时聪颖好学,洪秀全深得其父洪镜扬的喜爱,七岁即被送入私塾念书,寄予厚望。
  自道光九年开始,16岁的洪秀全就接连应试,梦想着一天能实现“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梦想。然而现实极其残酷,他经历了道光十六年、十七年的连续失败,一直到道光二十三年,前后应试四次,都没有中式,“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
  15年的寒窗苦读,却屡败屡试,屡试屡败。一股怨毒之火,逐渐在已届而立之年的、失望透顶的洪秀全胸中升腾。
  到了第四次落第后,洪秀全怒火攻心,咬牙切齿,如疯似狂。回到家,他终日困兽般地在院子里疾行狂走,口中念叨不停:“再不考清朝试,再不穿清朝服,老子以后要自己开科取士!”狂怒之下,他手持锄头,把家中所供的孔圣人牌位砸得稀烂。
  1843年(道光二十三年),与科场决裂的洪秀全出于功利目的,伙同家道殷实的冯云山,其弟洪仁玕等人,在广东花县首创拜上帝教。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宗教运动,李大师的FLG跟它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了。次年春,他们开始进入广西传教,积极宣传被扭曲的教义,组织农民群众,准备建立让教众们爽翻天的“天国”。
  随后,洪秀全又跑回广东家乡从事宗教理论的创作,写了《原道救世训》、《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等几本半通不通的小册子。而他的追随者兼亲密的同志冯云山则留在广西,深入到紫荆山地区中,大肆鼓吹天国之道,并吸收了杨秀清,萧朝贵等大佬,蠢蠢欲动。
  这时,冯云山看看他们的声势逐渐做大,便摩拳擦掌地对洪秀全说:
  “洪哥,动手吧?”
  “不,条件还没成熟!”洪哥沉吟着,目光凄迷,游移不定,似乎在等待着举事的突破口。
  1849年前后,广西连年闹灾,众多家庭流离失所,食不果腹。洪秀全大喜过望,认为举行暴动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在历史上,灾荒往往是暴动的起点与借口。于是在1850年7月,他像主教一样,发布了总动员令,要他的信男信女们立即聚集到金田村编伍,人数高达两万人,这相当于一个军的规模。大家摩拳擦掌,准备在人间建立一个天堂。当然,天堂的雏形是在洪秀全的床上,这时他已经拥有了36位妻妾。这是一个让人艳羡的性数目。而那些女人们,则试图通过与洪哥的肉身接触,进入天堂。
  1851年的1月1日洪秀全生日,拜上帝会众首领为洪秀全38岁的生日祝寿。这一天,在广西金田村的大地主韦昌辉家里,拜上帝会教众们粉墨登场,“恭祝万寿”,开始造反,建号“太平天国”。洪秀全宣称本日为“太平天国元年”。
  两天后,洪秀全发布檄文,拜上帝会的所有成员蓄发易服,头裹红巾,从东山大湟江口出发,开始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农民”战争,史称“金田起义”。
  从此,最终被马克思视为“魔鬼的化身”的太平军,开始了它征战东南、封土称皇的行程,其荒诞不经与倒行逆施,成为中国近代史上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奇观。它与北方的满洲官僚集团腐朽、卖国的行径,形成了十九世纪中期中国的一场场群魔乱舞!
  而身在欧洲的、刚刚起草完《共产党宣言》不久的马克思,在得知大清国的南方发生了“革命”时,曾经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兴致勃勃地说:
  “(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八年来在英国资产者印花布的影响下,已经处于社会变革的前夕,而这次变革,必将给这个国家带来极其重要的结果。如果我们欧洲的反动分子不久的将来逃奔亚洲,最后到达万里长城,到达这个最反动最保守的堡垒的大门,那么他们说不定就会看见这样的字样:中华共和国----自由、平等、博爱。”
  可惜事与愿违。老马的愿望太理想化了。而真实的历史总是以虚伪的面目出现的,我们的教科书所津津乐道的历史,其实都是带着浓郁的功利色彩的、虚伪的假象。那些被我们长期歌颂的所谓宏伟的、正气昂然的历史事迹,以及改朝换代,其背后其实都隐藏着血腥的目的。历史都离不开人,而人又都离不开欲望。所以起义之类性质的暴动,因为以掠夺为动机,因此在客观上都导致了更大的灾难。
  我以为,中国历史上其实并没有过真正的大规模的以“农民”作为主体的战争,而只有半吊子的宗教战争与流氓争霸战。老实巴交、有家有口、有地种的农民,哪个愿意去造反?!实际上,以宗教为借口的种种暴动,在历史上很难成气候的。每次以灾荒为导火索的暴动,最终都给社会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劫难
  宗教在理论上是鼓励温和的生存价值观的,但是它却被很多别有用心的人用来蛊惑人心,制造暴乱。汉末张角演义的轰轰烈烈的“太平教”便是发轫端绪,其理论基础是《太平经》,口号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自此天下大乱,而不是“大吉”。这一乱乱到了什么时候呢?直乱到了杨坚建立了隋朝,才再次统一了天下。
  从公元184年到581年,将近四百年的时间,华夏民族始终处于分裂,战乱的状态。这样的历史变革,其代价实在是太高了!
  到了唐末,盐贩子出身的黄巢又开始“起义”了,这次起义,本质上与安史之乱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我们的文献突出了它的“人民性”。黄巢可能对那些居住在中国的富得流油的外国商人颇为不满,因此对外来宗教也是恨之入骨。他起事后,就对那些外国教徒痛下杀手。曾经来到中国的阿拉伯旅行家、历史学者马苏迪(Al-Masudi?-956)的《编年史》记载:
  “谋反人(黄巢)急忙进犯广府,连连发起勐攻……伊斯兰教徒、基督教徒、犹太人以及波斯拜火教徒,在逃避刀兵中死于水火般的劫难者,计有二十万之众。”
  这可真是殃及池鱼了。
  北宋末年造反的方腊是“拜火教”的教主。而元末的红巾军,最初是与明教、弥勒教、白莲教等民间宗教结合起来的造反势力,因为他们焚香聚众,因此又被称作“香军”,后来得势的朱元璋也是其中的一个信徒。清代的白莲教,源于佛教的白莲宗。其实佛教严格的来说并不是宗教,但是白莲教却利用佛教的教义,将它宗教化了。信仰本是由心而生,倘若因此而聚众,而肇事,那么就是走火入魔了。
  现在,轮到洪秀全他们在磨刀霍霍了。实际上,洪秀全此时的形象跟我们在教科书里读到的完全不一样。他因为没考上秀才,被杜绝了跟满洲官僚集团合作的前途,当了几年收入低微的塾师。所谓“穷则思变”,后来他把孔庙给砸了,以示与传统儒学决绝。广西人说他“素无赖,日事赌博,多蓄亡命,以护送烟土、洋货为生,往来两粤及湖南边界,得商贾谢赀。”像他这样的人加入天主教,实在是对上帝的大不敬。
  以色列俗语说:人们一思索,上帝就发笑。那时上帝倘若窥透了这出闹剧的主人公,假托是他儿子的洪秀全的真实想法,祂不知道是该发笑还是哭泣?!
  因为接下来的剧情的发展,实在让人惨不忍睹。太平军不希望太平,他们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席卷了中南、东南十个省,先是由桂入湘,继而攻入湖北,再折而沿长江攻击东下,占领南京。太平军所过之处,尽是鱼米之乡,天下富饶,化为灰烬。江南美女,尽其淫乐,此温柔之乡,胜于天国。
  1853年3月,太平军攻占南京,并改名天京。从此之后,落魄文人兼布道者出身的洪秀全就不思进取了,从此开始了他的长达十一年的荒淫的“天王”生涯。在此后的十一年里,洪秀全多数时间生活在虚幻的世界中。他从1853年3月进入天京到1864年6月五十二岁时自杀,十一年中从未迈出过天京城门一步,只有一次坐六十四人抬的大轿出宫,去看望生病的东王杨秀清。其余时间都在他的天王府里,享受着极具威仪和奢华的帝王生活。
  而这场声势浩大的“革命”,从起事到覆灭,仅仅维持了十一年的时间。这其中的教训实在太多,比如没有明确的纲领,领导集团决策失误,没有长远眼光,领袖没有足够的凝聚力和决断力,领导层尔虞我诈、贪腐、好色、好杀戮等等,把南京变成了荒唐,腐败,惨不忍睹的生死场!
  南京历来就是一座刀口下的城市!
  太平军进入南京后,便开始大兴土木。自“天王”洪秀全以下,各个封王纷纷大造宫殿,一个比一个奢侈,豪华。天王宫的装修极为华丽。据史料记载,这座宫殿内凋梁画栋,用黄金作装饰,绘以五彩,门窗用绸缎裱煳,墙壁用泥金彩画,取大理石铺地。天王所用王冠、浴盆、夜壶等许多器皿俱以金造。宫中奇珍异宝无数。不独天王,诸王与各级官员的腐败也不逊色。各王都纷纷修造自己的王府,驻外的也不例外。东王杨秀清的府第同样富丽堂皇,尤其是所藏珍宝,甚至超过了天王府。即使到了王朝的后期,讲求排场的恶习依然没改。整个南京城被空前的奢靡风气所笼罩着。
  此外,南京城还成了恣肆蹂躏女性的牢笼。太平天国实行一夫多妻制,至于有多少,则没有限制。东王杨秀清在答复美国人的一份外事文书中,就公开坦露:
  “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
  你看,连“天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妻妾。而天王洪秀全拥有的妻妾倒是有准确的数字:金田起义后不久十五人,一年后占领小小的永安后就增加到三十六人。在进天京后,他甚至明文规定,“所有少妇美女,俱备天王选用”。洪秀全因为妻妾太多,记不清名字,干脆给她们编号,还写了几百首管教妻妾的《天王诗》,其中规定了许多奇怪的清规戒律。到太平军败亡时,这个无所事事的“天王”,共拥有妻妾108个,此外宫中还有1000多的女官,实际上也就是些宫女,供他淫用的。宫中有横直都是八尺的大凋花床,可以想象颠鸾倒凤之情状。他因为妻妾太多,连姓名都记不住,干脆就一概编号。这些良家女子完全成了他纵欲的性工具。看看,谁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上行自然引起下效。一国之主的天王尚且如此,下面的官员也好不到哪里。这个时候,我们丝毫看不到太平天国教条中所倡导的“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的平等理想,只有对妇女的绝对权威和压制。
  太平军的杀戮极为肆意残酷,只要不是教中人,便被他们视为异端妖魔。洪秀全为人暴虐,在他的带领下,太平军杀人如割草。清朝官员、满族百姓、僧尼道士、商人、儒生乃至医生、店员、艺人,都被太平军视为“妖人”,很多被当作妖人的无辜百姓,都是一见即杀,有些人不堪刑讯自认是妖被杀,还有一些人干脆自杀。对于满州的老百姓,更是不分男女老幼,一概杀光。不少汉族大小官员、绅士、读书人,逃不掉又不愿死在太平军手里的,全家便一同自杀。而在太平军内部,互相残杀起来,也绝不心慈手软。对于违反天条、禁令的太平军将士,大多数被斩首。对于通妖的,则是处以点天灯,五马分尸等极刑。搞得数以万计的太平军,成了没有思想感情,没有人身自由,更没有人的尊严。诸王之间更是全然不讲情谊。整个内部毫无仁爱信义可言。
  太平军在起义后的6年中,不过牺牲4000余人。然而1856年的内讧,洪秀全利用韦昌辉杀害杨秀清及亲信6000余人,又在天京大开杀戒,包括石达开的属下,亲人等,两个月总共杀了文武官员2万人。后来又利用石达开来天京靖难,凌迟处死韦昌辉,将其尸体寸磔,割成许多块,每块皆二寸,挂在各处醒目的栅栏处,标上“北奸肉,只准看不准取”的字样,真是惨厉之至。“洪杨之变”最终导致了十几万人被杀。
  到了后期,洪秀全大肆分封庸碌的洪氏家族中人为王,引起太平军中其他人的强烈不满。他们互相攀比,纷纷要求封王。几个王兄更是仗势卖官鬻爵,随便滥封。结果,太平天国总共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形成了一个极其庞大的特权阶层。不但滥封王,太平天国的各王、从高官到基层官员如两司马都世袭,打破了封建统治者只袭爵位不袭职位的惯例,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受封为王的人得到封号后,立即修王府,选美人,办仪仗,大大加重了平民百姓的人力和物力的负担。
  为了敛财致富,新封诸王一个个拥兵自重。这些王爷们各回到自己的安乐窝,享受荣华富贵,小王不听中王,中王不听大王,最后纷纷叛变。当陈玉成为保卫天京上游门户安庆而浴血奋战的危急关头,拥有百万大军的李秀成兄弟一心经营其苏浙领地,始终未发一兵一卒前往皖北助战,坐视安庆和庐州相继失守,置陈玉成的牺牲而不顾。直到庐州失守后十七天,天京再一次陷入湘军重围的时候,李秀成才看到大局动摇的危险性,才勉强组织起十三王六十万大军,救援“天京”。但因诸王各怀私念而消极畏战,对阵四十六天,竟未把饥病交加的二万湘军打退,却借口缺寒衣而各自散去。直到天京沦陷为止,再也没有哪个王来解围了。最后,李秀成苦心经营的苏州,也被其叛变投敌的心腹部属们,完整地奉送给李鸿章了。李秀成也算是一个卓越的将领,可是他从占领苏州到苏州失守,仅隔三年半时间。并非他能力不足,是腐败吞噬了他的百万大军。

  因此,在太平天国盘踞江南的十一年时间里,“人间天堂”实际上成了一个地狱。太平天国爆发(1851年)前夕,中国的人口为4.3亿。太平天国失败(1863年)后,中国人口只剩下2.3亿人。据清廷的战后统计,全国死于战乱的人竟有1.2亿之多,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一场浩劫!何况这场战争发生在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富庶的长江两岸以及江南一带,人民损失的惨重,经济所遭受的危害,直到十几年之后,都没有缓过来。想想看,一场所谓的“农民起义”,竟使中国损失了1.2亿人,其中只有4000万人直接死于战争,人民伤亡更是高达一亿多,更不要说其他方面的损失了。这是何等的残酷!直到近50年后的1911年,全国人口才恢复到3.4亿人。
  南京的百姓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太平军刚刚进入南京时,作为江南繁盛中心的南京约有100多万人口,而到湘军攻陷南京时,十几年的时间,南京只剩下了不到50万的人口。
  撒旦总是以天使的面目出现的,它的疯狂的暴行就是人性的最悖谬之处,这点让我至今仍然深感不安。至于那些死亡者,不知道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不过他们即便下了地狱,也总比困守在人间炼狱好得多了。
  好在中国有识之士还是大有人在,像曾国藩,曾国荃,左宗棠,胡林翼,李鸿章等人,我们的教科书中,说他们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是满清王朝的走狗。但是事物总该得一分为二地来分析的。在灭掉太平天国之后,湘军与淮军实际上已经掌握了清朝的兵权,这是其一。其二,我以为,与其让一个屠户来主宰天下,还不如让满洲人这样一个弱智儿来做傀儡。南京略定之后,有人劝曾国藩倾兵北上,取清廷而代之,却被曾国藩严词拒绝了。刚刚从战争的剧痛中恢复过来的曾国藩,可不愿意看到又一场劫难从自己的欲望中滋生,这是他的明智之处。曾国荃在离职时,曾经谆谆叮咛部属说:
  “吾与若相处有年,今临别无他言,愿若辈共保今名,庶异日重来,不致以忸怩之色对我耳。”
  这种话,不可能是刽子手说的。这其实就是一种和平演变,暴乱除了让战火继续蔓延之外,老百姓还能得到什么?你看现在满洲人有几个会说满洲话,写满文的?汉人亡国是家常便饭,但是却永远不会亡种,他们是靠着文化的底蕴而绵绵不息的。
  所以,顾亭林说了:“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他把国家与天下是分开的,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让人钦佩的高度。
  洪秀全之流打着宗教改革的旗号,却没有天地会那般“反清复明”的意向。他们把素有天堂之誉的江南,变成了人间地狱。洪秀全建立的拜上帝会,实际上是以宗教教义做为外套,再糅合进中国文化中最落后、最愚蠢、最野蛮的那一套做派和世界观,形成了一个不中不西、不洋不土的邪教,宣扬的不是自由、平等、博爱,而是封建迷信,君权、神权。洪秀全扫荡了中国几千年的固有道德和文化,废除了学宫和书院,不去兴办学堂,培育自己的士子,却搞什么新科举,取什么女状元,无非是显示他皇权的威风,要知书识字的人借此表示归顺。这一些,完全是撒旦式的疯狂。
  不过,这位假借上帝名义的魔鬼,他自己倒是快活过了,天宫内玉体横陈,十足是地狱中的一片扭曲的天堂。英国人弗里兹在《天京游记》一书中留言说:
  “教皇如果有权治他洪秀全,早就把他烧死了!”
  有趣的是,差不多与太平军同时,在美国也有一段类似的故事,那就是摩门教(Mormons)在伊利诺伊斯州临河城镇瑙佛(Nauvoo)短暂的兴衰史。1839年,摩门教创始人约瑟夫.史密斯开始在这里布道。教义是辨证的,使者们总是以最有说服力的语词说服信者。我不太清楚摩门教的教义,不过这似乎无关紧要。由于史密斯与其信徒的努力,这一带很快就诞生了数十万的教徒,仅民兵就有4000人,相当于当时美国联邦军队的一半。宗教从来都是不可能无节制的自由的,即便是在天堂也是如此。接下去,就是联邦的正统力量对异教徒的大屠杀了。史密斯本人被击毙,手下门徒杀的杀,逃的逃。但是摩门教,却断断续续地流传了下来。不过,它终于没有构成对联邦政府形成压力的宗教组织。摩门教的某些出格的习俗,倒是很符合洪秀全的个人爱好的。
  在人间建立天堂,谈何容易?既然上苍给了我们一次生命,那么我们就要好好地享受。世俗的内容,也许才是上帝赐予我们的最真实的体验,反之我们很有可能被某些美丽的理想光环导入歧途。
  1862年夏天,曾经对太平天国“革命”寄以厚望的马克思,在得悉了洪秀全等人的荒唐闹剧后,便在《中国纪事》一文中,不无痛心、毫不留情地指出:
  “(太平天国)除了改朝换代以外,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没有任何口号,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旧统治者们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有这类魔鬼,这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而梁启超认为“所谓太平天国,所谓四海兄弟,所谓平和博爱,所谓平等自由,皆不过外面之假名。至其真相,实与中国古来历代之流寇毫无所异!”
  真是入木八分,一针见血!
  在洪秀全魔诞200年之际,我觉得对那场暴虐运动进行反思,做出正确的评价,是有积极意义的。

  01/2014
  秦无衣改于
  SantaMonica

99

主题

67

好友

3万

积分
分享视频:25858 部

钻石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9-7 06:11:25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回头来学习,问候无衣!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9-8 12:17:10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虔谦 发表于 2015-9-7 06:11
先顶,回头来学习,问候无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67

好友

3万

积分
分享视频:25858 部

钻石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9-8 22:29:1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知道,振聋发聩!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67

好友

3万

积分
分享视频:25858 部

钻石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9-8 22:34:42 |显示全部楼层
另我回头来转。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12-19 04:18 , Processed in 0.043935 second(s), 20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