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3573条微博

记录动态

查看: 5506|回复: 96

【长篇历史小说】禅 關(更新中)

[复制链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9-24 07:37: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秦無衣 于 2014-5-30 21:47 编辑

                                                          线装书.jpg
                             
                                       
                                                    潮音初浩荡  塵夢一惺忪
                                                                    清·黄景仁《梵声》
                                                           琉璃开浄界  薜荔啟禪                                                                                                                                           宋·梅尧
  

                                                                         秦無衣印.gif


  

年代:南宋嘉熙年间(公元1237-1240年,宋理宗年号)

标签茶道,画,诗,词,书法,刻版,酒食。士大夫,文人,僧人,武将,女子。南宋,日本,蒙古。临安,平江(苏州),扬州,建康(南京),嘉兴,西湖,径山寺。友情,爱情,亲情,师生情。

人物

李嘉,字佳山,号牧溪,出家后法名法常,蜀中人,无准禅师法嗣。生于宋宁宗开禧三年(1207年),年轻时曾中举人。擅绘画,是日本近代绘画的大宗师。

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南宋大词家,庆元府鄞县人,终身布衣,交游广泛。生于宋宁宗庆元六年(1200年)。有《梦窗集》传世。

贾似道,字师宪,号秋壑,嘉熙二年进士,籍田令、澧州知州,后为南宋权臣,台州人。生于嘉定六年(1213年)。

吴潜,南宋名臣,著名词人,字毅夫,号履斋,宣州宁国人。生于庆元元年(1195年),宋宁宗嘉定十年殿试状元。有词集《履斋诗余》

赵葵,南宋著名儒将,军功卓著。赵宋宗室,字南仲,号信庵,衡山人。生于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年)。擅画竹梅。

魏了翁,字华父,号鹤山,南宋著名理学大师,名臣,蜀中人。生于淳熙六年(1178年),卒于嘉熙元年(1237年)。著有《鹤山集》,《九经要义》等

陈起,南宋著名出版家,字宗之,自号陈道人,又号芸居,临安府钱塘人。宋宁宗时中乡试第一名解元,交游广泛,出版有收集了南渡后上百家诗人诗作的《江湖诗集》。

陈思,陈起子,字续芸,出版家。

高翥(1170年-1241年),南宋著名诗人,初名公弼,后改作翥,字九万,号菊磵,人称“江湖游士”,庆元府樟树人。南宋“江湖诗派”代表人物。著有《菊涧集》。

廖莹中南宋刻书家、藏书家、图书鉴赏家。字群玉,号药洲。建宁府邵武人刻有韩愈《韩昌黎集》40卷、柳宗元《柳河东集》44卷、《春秋经传集解》30卷等。而《昌黎先生集》被誉为“绝世神品”。

无准禅师,蜀中人,径山寺第三十三代住持,理宗皇帝御赐“佛鉴禅师”。得道高僧。

圆尔辨圆,日本僧人,1235年-1241年在径山寺参修,无准的法嗣。回国后被尊为“圣一法师”。

施枢,南宋著名诗人,字知言,号芸隐,丹徒人。平江粮科院幕僚,吴文英好友。后为浙东转运使幕僚。著有《芸隐倦游迁》及《芸隐横舟稿》各一卷。

陈人杰1218-1243年),著名词人,字刚父,号龟峰,福州长乐人,宋代词坛上最短命的词人,享年仅26岁。他现存词作31首,全用《沁园春》调。有《龟峰词》1卷传世。

史岩之(1193-1270年),嘉熙年临安府知府,鄞县人。嘉定十年进士。史嵩之之弟。

乔行简1156—1241),字寿明,婺州人。宋光宗绍熙年间进士,理宗时曾任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进知枢密院事、右丞相、左丞相,晚年至平章军国重事,并被封为鲁国公。著有《周礼总说》、《孔山文集》

游似(?-1252年)字景仁,号克斋,蜀中人。宋宁宗嘉定十四年(1221年)进士,官大理寺司直。嘉熙二年任省试知贡举。理宗嘉熙三年(1239年),为端明殿学士,签枢密院事,封南充县伯,同年八月,拜参知政事

余天锡(1180—1241),字纯父,号畏斋,庆元府昌国人。嘉定十六年举进士。拥立宋理宗有功,为其亲信。嘉熙二年,拜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寻拜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封奉化郡公。授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浙东安抚使

孟珙1195年-1246年璞玉,枣阳人,南宋杰出的军事家。宋蒙战争爆发后,孟珙以一人之力,统御南宋三分之二战线,建立起一体化的防御体系,使得横扫欧亚的蒙古铁骑,停滞在江淮、荆湖一线。被称为“机动防御大师”。著有军事小册子《蒙鞑备录》。

杜杲,字子昕,邵武人,以文人身份从戎,功勋卓著,是“安丰战役”和“庐州战役”的首要功臣。

余玠1198--1253年),南宋抗蒙名将,字义夫,号樵隐。曾任赵葵幕僚。1237年10月,余玠在赵葵领导下率部应援安丰军杜皋,击溃蒙古军,使淮右以安。次年进宫三秩,被任命为知招信军兼淮东制置司参议官,进工部郎官。同年9月,蒙古大帅察罕进攻滁州。余玠率精兵应援,大获全胜。1240年9月被提升为淮东提点刑狱兼知淮安州,主持濠州以东、淮河南北一带防务。

杜庶,杜杲之子,将作监主簿,名将,二十来岁。

史嵩之,字子由,一作子申,庆元府鄞县人,著名权相史弥远侄子,南宋右丞相兼枢密使,都督两淮、四川、京湖(京西路,荆湖南北路)军马。才干过人,功勋显赫,同时热衷于追求权力,为人专横独断,是一个有争议的历史人物。

赵孟坚1199--1295),宋宗室,太祖十一世孙。字子固,号彞斋居士,浙江湖州人。工诗善文,热衷于收藏古玩、书画,擅梅、兰、竹、石,尤精白描水仙;其画多用水墨,用笔劲利流畅,淡墨微染,风格秀雅,深得文人推崇。

张即之1186——1263年),南宋头号书法家,字温夫,号樗寮,滁州历阳人,生于名门显宦家庭,为参知政事张孝伯之子,爱国词人张孝祥之侄,系中唐著名诗人张籍的八世孙。以父荫铨中两浙转运使。举进士,知嘉兴府。特授太子太傅,直秘阁致仕。

陈自明1190~1270年),南宋著名医学家,字良甫,一作良父,晚年自号药隐老人,抚州临川人 。著有《妇人大全良方》等医书。

魏克愚,魏了翁之子,嘉熙年任平江府府学教授。

翁逢龙,吴文英长兄,字石龟,时任平江府通判。

谢国明,临安商人,年轻时到日本九州岛经商,后加入日本籍,娶了日本妻子。积极发展宋、日贸易,是日本国炙手可热的大富商,在日本被称为“船头”和“纲首”。他乐善好施,为汉文化东渐日本,做出了很大贡献,传说他将馒头,针灸,乌冬,剪刀等技术输入了日本。1242年,他从径山寺迎接圆尔辨圆回日本,为承天寺开山祖师

吴泳,字叔永,号鹤林,潼川府中江人。早年师从魏了翁,是南宋重要的理学家。宋宁宗嘉定元年(1208年)进士。累官刑部尚书兼直学士院。嘉熙元年以朝散大夫、宝章阁学士知宁国府。着有《鹤林集》。吴泳以文词华丽、敢言耿直着称,与洪咨夔同为端平年间重要的词臣。



陈曼奴,陈起女儿,年近二十,聪明贤惠。幼年因父亲出版《江湖诗集》遭到权相史弥远迫害,性格早熟。善丹青,是著名界画大师、画院待诏李嵩的徒弟。

耶室羽,原名羽姬,日本后鸟羽上皇的女儿,年近二十。幼年时上皇遭到北条幕府软禁,她跟着歌姬微妙隐居关西山中,后来辗转到了九州。端平二年跟和尚辨圆逃到大宋国,隐居于径山下的双溪村,习学茶道。后回国,将茶道带回了日本。

楚小怜,吴文英在平江城入庾幕时的红颜知己,后来娶为小妾,住在孝义坊,二十五岁。后与施枢有染,最后悲愤投西湖自尽。为吴文英心头之痛,曾有词怀念她。

蘅姑,魏了翁的侧室,绍兴府会稽人,为人沉稳乖巧,澹泊清心。魏了翁去世后,孀居平江城。二十三岁。

贾贵妃,贾似道同父异母姐姐,宋理宗宠幸的贵妃,貌美心灵手巧。

娥英,赵葵之妾,二十七岁,聪颖贤淑。长年居于天目湖畔。

章雪枝,二十出头,临安市井女子,冶艳风骚。先委身于贾似道,后与陈人杰交好。





                                                                            第一章

                                     流水麹尘,艳阳醅酒,画舸游情如雾
                                                ——吴文英《西子妆慢》


      1

      “梦窗兄,你快来瞧,那三潭岛前面,正往丰豫门这边快速驶来的这艘游船的派头!小弟以为,此时十里湖面上游荡着的众多船只,也就数它最抢眼了。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掠过水面的饥饿的小鱼鹰似的。”
      说话的是一位身形瘦高,脸色白晰,年近三十的清秀男子,他说话时,神情显得兴奋,还略微带着些童稚气。他穿着一袭月白 色素纱无袖直领褙子,被轻风吹得贴紧了略显单薄的身子。因此肩部和右手抬起的肘部看上去,显得有些鼓凸,再加上微微前倾的上身,使得站在高大宽阔的二楼外廊栏杆前的他,看上去有点像是一只振羽欲飞的白鹤。
      他叫李嘉,字佳山,号牧溪,是蜀中来到临安游学,准备省试的举子。因在两年多前,也就是当今官家赵昀皇帝端平二年,参加春闱落第,因此便盘桓滞留在了行都临安,准备等待着明年,也就是嘉熙二年二月,再次参加春闱。
     “啊,牧溪说的没错。而且看起来这船还是有意在弄出如此引人注目的动静的。你看这酷热难当的大暑天,又值傍午,即便湖上清风习习,既是游湖,又何必如此仓促败兴?不知是哪位有如此兴致显摆,惹人眼目,。却不知恁地反倒是大煞风景了!”
      站在李嘉身边的一位年近四十,清瘦矍铄的男子笑着回说。
      他叫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是浙江东路庆元府鄞县人。他正拿着一把扇面上画着墨梅的纸折扇,遮住眼额,挡住东边照射过来的阳光,一边眯着眼望着湖面。他穿着一身轻便的淡灰色对襟褙子,头上绾着深红色的发束,薄薄的唇上,两撇精致修理过的、微微上翘的髭须,显得很有生气,随着嘴唇的翕合,富于动感。一双半眯着的长眼,使他的脸看上去,似乎总像是挂着冲淡的微笑。
      这是大宋嘉熙元年(亦即当今官家赵昀在位的第十三个年头)的盛夏,五月下旬的一天,正值耀眼的阳光从城墙东边上空照射下来,让人缱绻的傍午时分。
      “这些天天气可真是热得很,都让人喘不过气来了!”李嘉不住地挥舞着扇子。
“可不是吗!今年入夏以来,浙东、浙西,江南几路,因久旱无雨,天气都异常闷热。幸好前些天下了一场雨,才消释了些许燥热……”吴文英说。
       “听说那场雨是月中时,太常寺向慈化寺的原先住持普庵禅师的法相祈禳雨水,竟得灵验,官家因此还诏谥普庵为‘寂感禅师’呢。”李嘉说,“你瞧,眼下官家可是越来越向佛了……”
       “我想,恐怕这也是鹤翁这次遭到朝中权贵排挤,除授外任福州的一个借口罢?!”吴文英叹息了一声。
       李嘉和吴文英两人,此时正在这座临安城最著名的大酒楼“丰乐楼”的二楼上,等待着送别当朝名臣,刚卸任的原礼部书、   资政殿大学士魏了翁,离开临安,到福州就任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的。
       李嘉与魏了翁同是蜀中邛州人。三年前,胸怀重大抱负的他,不愿守在成都参加“类省试”,而孤身来到了临安应礼部的省试。他因此结识了刚刚与名流真德秀(两年前不幸去世)一同被召回朝不久,主持礼部事物的魏了翁。魏了翁与真德秀一样,是当今知名的理学大师,二十多年曾在老家邛州的白鹤山下开办书院,授徒讲学,名倾天下。李嘉这两年在临安期间,时常向他问习理学,尤其是对魏了翁的“心者人之太极,而人心又为天地之太极”的见解,颇有心得。而魏了翁又善于奖掖后进,注重乡谊,因此两人间着两年多来,维持着一段非正式的师生之义。
       而吴文英则是在十五年前的嘉定十六年,充任赵氏宗室、抗金名将、当世名流,时任庐州通判的赵葵的幕僚时,结识了当时任起居郎官的魏了翁的。做为诗文大家的魏了翁,对他的诗词文采十分赏识,之后两人成了忘年交。尤其是在魏了翁几年前回到临安后,两人关系更为密切,时有诗词酬和。吴文英的词作当时俨然已是大家,茶肆酒楼之间,多有歌姬传唱他的词曲。
       吴文英、李嘉两人站在高大壮观雄浑的“丰乐楼”上,两人披襟当风,只觉得神清气爽。
       这座可谓是临安城西南部标志的大酒楼,位于临安西城通往西湖的“丰豫门”外。它的主楼高达三层,飞檐高耸,气势磅礴。周遭共有五座装饰华美的小楼相拥着,每座分楼上,都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其中珠帘绣额,不一而足。而到了夜间,楼上楼下灯烛辉煌,通宵达旦,觥筹交错。
      楼四周古木蓊郁,远处几里外的湖面风光,尽收眼底。酒楼院墙的四周,是一些高大的绿树围合着。环匝着绿树下,松散地停着一些车马。阴凉的场地上,游人如织,摊贩嘈杂,气氛鼎沸,喧阗热闹。
      当初这丰乐楼的修建,体现了高宗皇帝与南移的臣民们的良苦用心。不过,随着时间的迁移,刚刚南渡时臣民们的伤感,已经逐渐地泯灭了。
      百多年前,丰乐楼本是汴京最大的酒楼,又称“樊楼”。而高宗官家南迁到杭地嘉兴、湖州诸郡后,因时岁丰稔,就赐建了此楼,并且仍然命名为“丰乐楼”,以寄托对前朝和汴京的怀念。同时,也象征性地将当年汴京的繁华景象,搬到了行都临安。酒楼的正面,傍临着宽阔、碧绿的西湖。
      其时,朝廷设了点检所,专门管理手下的十三个官府操办的酒库和酒楼。临安城里每年都有一个热闹的“酒节”。从四月时候开始,每个酒库都会用布匹题写着本酒库的名称和酒的品名,然后用长竹竿挑挂着,叫做“布牌”。又有各种“台阁”(仙佛鬼神的傀儡装饰),戏剧,平话等表演。还邀请妓女用花头巾裹头,装扮成酒保。而这些酒库中的出色的妓女,都打扮得珠光宝气的,骑着骏马,在差人们鸣锣开道,前呼后拥下,沿街游行。所过之处,吸引着高楼远阁,绣幕如云,御街两边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而这“丰乐楼”,也是属于点检所管下的酒库之一,它曾经多次在酒节中,获得头彩,名声远播。这天是五月底,正是新酿美酒上市的时候,因此酒楼中顾客盈门,几乎是座无虚席。
      李嘉与吴文英兴致勃勃地朝湖上眺望着。从他们所在的二楼上向西边望出去,几丈外的湖岸边上,两株高大遒劲的苍松耸立着,古意盎然。远处隐约起伏的南山一带,青峰叠翠,苍苍横黛。湖中田田的荷叶,在阳光下泛着绿光,让人见了,不觉油然而生本朝诗人杨万里所描述的诗意: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数十年过去了,诚斋诗中描摹的这醉人的山光水色,依然旖旎如旧。
而此时波光粼粼的湖上,正有一艘搭着彩棚的小游船,正急速地往“丰豫门”这边驶来。它的独特的船体造型与匆忙的速度,在湖上三三两两、悠然清闲的游船群中,显得特别醒目。因此李嘉两人无意中就注意上了。
这“丰豫门”位于都城临安的正西面,是通往西湖东岸的一道大城门,共有水陆两处进出口。那艘小游船,显然就是往水门这边驶来的。
      “这艘游船外观不俗,看上去,浑然不像是湖上那些专载贾人、歌姬,经营生意的‘小脚船’。”李嘉说。
      他这里提到的“小脚船”,是平时专以载接妓女,以色相招徕外来客商,以及荒鼓板、烧香婆嫂之流的一种低级商船。因为船客中多是裹足的女性,因此市井坊间就以“小脚船”戏称这类客船。
      “不过,它似乎也不是那些百花、明玉、十样锦、七宝、金狮子、戗金、罗船什么的画舫。你看这船来的飞快,船上似乎也不见划船的舟子,而转眼之间,却已超过了它前面的三艘瓜皮小艇,一艘游红画舫了。”吴文英笑着接口道。
两人说着话,又朝湖上看了一会,就离开了栏杆,顺着廊道,来到了楼阁的后面。
      从二楼背面的栏杆处望出去,又是另一番景色了楼。——隔着楼东面两排浓荫低垂的的柳树丛,往东二十来丈开外,便是巍峨的丰豫门了。城墙根下人烟凑集,进出城门的人流熙熙攘攘。
      “看着这些忙碌悠闲的人众,倒让我想起了诚斋的诗‘未说湖山佳处在,清晨涌出小金门’了”。
      看着丰豫门热闹的情景,吴文英不觉随口吟诵了一句杨万里的《清晓湖上》中的诗。
      这丰豫门始建于五代时后晋的天福元年,也就是大宋太祖皇帝建国的“建隆”元年再往前上溯二十五年。那时,越国的文穆王钱元瓘在杭城中的三桥附近,开凿了一处涌金池,然后将西湖之水引入了城中,注进涌金池。因此,这道城门,也就被命名为涌金门了。
      绍兴年间,南渡后的高宗皇帝在将朝廷从越州迁移到临安之后,便将这涌金门改名叫丰豫门。这“丰豫”的涵义,是取徽宗皇帝时,当朝的太师蔡京所言称的,官家盛世,“天下太平府库充盈,百姓鼓腹讴歌,此所谓丰也,三代乌有此盛。既然丰亨,便可豫大”之意。
      朝廷刚刚南迁时,临安城里多是汴京下来的臣民,大家心头缠结着沉重的念旧思绪。而这高大壮观的丰豫门让人看了,不觉隐约想到了东京的旧日繁华景象,同时也寄托了高宗皇帝对汴京的深深思念之情。
      “诚斋写这诗时,毕竟是在数十年前了。眼前景色,却让我想起君特兄不久前作的《醉桃源.会饮丰乐楼》词中的一句,‘翠阴浓合晓莺堤’。”李嘉笑着指着路两边茂密的杨柳说。
       “其实,这丰豫门的热闹,也就是官家南行后的事了。”吴文英微笑着,一边指着离丰豫门约有数丈外的宽阔的水门说,“记得十年前我跟无锡梁溪的费衮费补之,还有钱塘的陈起陈道人一起在这楼上小坐时,就听费补之说过一段东坡游湖的典故……”
“啊,梦窗说的这段典故,莫非是东坡当年在杭州太守任上时的趣事?前些时我在新刊版的《梁溪漫志》中也读过这事的。”李嘉笑着说,“补之说的是,东坡每次要来游赏西湖,一般都是先让衙役们打着旌旗、仪仗,故弄玄虚、大张旗鼓地导从钱塘门那边出来,等到百姓们都涌到钱塘门取得时候,他自己却从这边的涌金门过来,身边只带着从一两个老兵,驾着轻舟,悠悠然荡漾于湖面上。船靠岸后,他便去了‘普安院’,安排吃饭,随后又徜徉漫游于灵隐、天竺两座寺院之中。更有意思的是,他每次随身都带着官文印绶之类的办公用具,到了‘冷泉亭’后,就随便地找一张桌案,然后就地现场剖决案事,分争辩讼。往往是兴之所来,落笔如风雨般快速敏捷,谈笑间就将一些棘手的公事剖决了。更快意的是,公事之余,他就乘兴跟幕僚公差们摆开宴席,大家畅饮一通。到了日暮傍晚时分,才从陆路上乘马回城。此时正是万家灯火初上时候,百姓们都夹道一睹苏太守的飘逸的风采。”
        “正是这段典故!不过,最后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睹太守醉意醺然的风度了。”吴文英哈哈笑着,“你的住处,就在御街中部棚北近的定民坊,而陈道人的书肆经籍铺就在左近的睦亲坊,《梁溪漫志》又是陈家书肆的刻版。——我该想到这事才是,真是见笑了。”
      ——两人话中提到的陈起陈道人,字宗之,自号陈道人,又号芸居,是临安府钱塘县人,宋宁宗时乡试第一名解元。后来他弃绝仕途,在棚桥西北的睦亲坊,着手经营了一家大书铺和一家刻坊,生意兴隆,所刻的图书久负盛名,为坊刻间精品。名声尤甚于太庙附近尹家的书铺。十几年前,陈家书铺因为编辑刊刻了荟萃了百多位“江湖派诗人”的《江湖集》一书,轰动一时。而陈起也因此被当政的权相史弥远,指责为他的诗中有诽谤朝臣的恶意,并且罗织罪名,将陈起下了大狱,流放到外地,还将《江湖集》刻版劈了。直到五年前史弥远死后,庆元府鄞县人郑清之先后出任右、左丞相兼枢密使,拨乱反正,时论誉之为“小元祐”。陈起因此才得以回到临安,并且在旧居上,重操起了旧业。
       李嘉这两年来,就一直就住在御街中北段的棚桥附近定民坊,久而久之就成了不远处陈家书铺的常客,后来又成了书铺的帮手。而吴文英则早在陈起下狱前的宝庆、绍定年间,就因为自己的诗词受到了陈起的赏识,被列于“江湖诗派”,跟他有着深深的交情了。在陈起被流放在外的几年间,他也曾顺路去探望过他,给他过资助。
      “芸翁(陈起)近年来身体可是日渐衰老了,行动举止多有不便,书铺与刻坊的事物,多是他家大公子续芸兄在管理。如今我偶尔去他们家的书铺帮忙,多是跟续芸在一起的机会多一些。芸翁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他的藏书处‘芸居阁’中消磨的……”李嘉感慨着,叹息了一声。
       “唔……,芸翁回临安后,我见过几次他的小女儿曼奴。如今她长大了,出落得花枝招展,长相姣美,为人聪慧,眼下尚待字闺中。——‘小姑居处本无郎’,佳山时常去他们家的书铺帮忙,还有到‘芸居阁’借书,只怕不只是冲着她的哥哥续芸去的吧?”吴文英打趣说。
      “梦窗取笑了。我跟曼奴倒是时常见面的,不过都是谈的丹青方面的事。你知道的,曼奴竟是个绘画的高手,大有天赋,和我一起师从李嵩。她的画风清淡高洁,大是不俗,手笔不让须眉。在下对她岂敢有所妄念?”李嘉的脸一时竟然红了,额头边还微微渗出了些汗意,“而且,我记得已经跟兄台念叨过了,我明年三月春闱倘若再不中式,就当铰断烦恼丝,出家去了!这话我跟径山寺的无准大师也说过了。”
       “出家这话,牧溪休再提起。人生如梦,须当快意而过。明年这个时候,我定然会从扬州信翁(赵葵,号信庵)帐幕处赶回来,为你摆宴祝贺金榜高中的。”吴文英笑着吟哦了一下,“至于洞房花烛,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李嘉似乎是被吴文英说中了心事,一时间竟说不上话来,只是红着脸,尴尬地望着衔接着湖面的水门那边……
       李嘉是在五天前,获悉他的同乡前辈魏了翁要改任福建安抚使的。三年多前,年近六旬的魏了翁刚回朝出任礼部尚书时,曾经大刀阔斧地向官家进言,开展明君子小人之辨,又上奏章,纵论朝政十弊,深得官家器重。魏了翁在朝中德高望重,又是深孚众望的理学大师。自从朝廷南迁以来,一些学派变为门户之争,而诗派又流变为松散的江湖,只有魏了翁独辟蹊径,穷经学古,门生众多。只是,后来他因为看不惯官家耽溺于佛法,自己的一些政见不能得以实质性的施展,因此曾经两次向官家提出要告老还乡的要求,然而都被好面子的官家婉拒了。
       前几年,在史弥远长达二十年的擅权之后,官家起用了资深的朝中重臣郑清之为右丞相。然而,在经历了三年前举国震惊的‘端平入洛’之变后,朝中以郑清之为首的鄞县官僚派系,同以参知政事乔行简为首的婺州官僚派系的争斗,并不消停。最后,官家为了中衡各派势力,只好将郑清之免职了,而留下了乔行简主持朝政,并出任左丞相。
但是,官家也不愿看到乔行简一人做大。因此,当此朝廷正在用人的时候,官家轻易是不会让魏了翁致仕的,因此便让他去人文、经济重地福建,主持大局。无奈之下,已经病体缠身的魏了翁,只好勉强赴任了。
       李嘉已经从魏府的家人那里得知,魏了翁将在今天上午在贡院附近的家中,跟可能上门来的朝中同僚、旧臣属、朋友、学生道别,而后大家在丰乐楼给他饯行。过后再从丰豫门沿南山路到钱湖门,再经万松岭,过凤凰山,再出嘉会门到钱塘江畔的三郎庙附近码头,乘船去绍兴府的。
       李嘉不愿意去赶众人送别时的热闹,就约了吴文英,一起到这丰乐楼来候着,只想跟魏老夫子道个别。——其实,他们两人心里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们跟魏了翁这一别,也许就是最后一面了……
       李嘉跟吴文英的交往,开始于三年多前。那时,他刚辗转从川中成都来到临安,想要参加端平二年的省试。深秋时候,他在去余杭的径山“万寿禅寺”拜谒他的同乡,住持高僧无准法师时,在方丈院堂无准的禅房里,结识了正在那里跟无准一起品茶的吴文英,两人一见如故,甚为投契。
       而李嘉在次年会试落第后,吴文英更是慷慨地周济了他,还替他物色住处,让他从三台山的“法相寺”搬到了临安城御街北路棚桥一带的定民坊,还陪他度过了一段苦闷困窘的日子。
       李嘉性情豪爽率真,兼且贪爱杯中之物,每次醉后,都是纳头便睡,而当一觉醒来,往往文思勃发,出口成诵。他和吴文英算是酒逢知己,吴文英曾经笑着将他比作他的四川同乡、诗人李白。李嘉一向就将吴文英当作了兄长和挚友。
       而吴文英在不久前,也应了刚以宝章阁学士身份,迁任扬州知府兼淮东制置使(宋制,知府一职,一般都由朝臣兼任)的名臣赵葵之邀,出任他的幕僚。赵葵三年前因“端平入洛”之败,而尴尬地遭到降秩,只挂名兵部侍郎、淮东制置使的虚职,治所在于泗州,他本人却时常盘桓于临安城和溧阳的小筑之间,以诗画自娱。
两天后,他就要置舟北上了。
       想到朝夕相处的好友即将离别远足,此时李嘉的心情,未免有点黯然神伤。因此眼前的旖旎风光,反倒让他觉得抑郁沉重了。不过,即便如此,他的脸上仍然尽力显出一副从容冲淡的样子,不时地说上几句应景的话。
       吴文英生性放荡不羁,对仕途一向看得很轻。自从十几年前两次参加乡试都不幸落第后,他便不再经意科考了,自此便四处冶游,出入于公卿名流之门,交游广泛。这几年,他是赵葵府上的常客,因此当赵葵接任了扬州知府之职,邀请他入幕时,他便欣然应允了。毕竟他跟年长他十五岁,但是性格豁达的赵葵颇为投合,另外又有了一份不薄的薪饷,而且任所又是临近前线的淮南东路治下的中心扬州,这对于向来向来在仕途上低调,然而有暗地里想成就一番事业的他来说,也该算是有个可能有所作为的机会了。

     *【端平入洛】宋理宗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南宋在联合蒙古人攻陷蔡州等地,灭亡了金国后,趁着中原等地处于军事真空状态,暗中调动淮西六万军马,出兵收复河南一带的包括南京应天府(商丘),东京开封府,西京河南府(洛阳)的原大宋领土,试图以此“据守关河”,向北防御的一次军事行动。然而,这次行动因为后勤供应出现严重问题,最终却遭到了以逸待劳的蒙古军的反扑,导致大败。史称“端平入洛”。这次布置不周的冒险的行动,也标志着宋、蒙战争的全面爆发。这次行动的主谋是南宋大将、淮东制置使赵葵,以及他的兄长、沿江制置副使赵范,还有淮西制置使全子才。他们的行动间接地得到了宋理宗以及当时朝中的主政,右丞相兼枢密使郑清之的支持。但是却遭到了大多数前线文武要员,比如京湖制置使史嵩之,淮西制置司参谋官吴潜,破金大将孟拱,知安丰军杜皋,以及参知政事乔行简,刚返朝不久的名士真德秀等人的反对。“端平入洛”也动摇了宋理宗亲政后,朝廷中出现的“端平更化”的积极的政治基础。
“端平入洛”后,宋蒙的联盟公开破裂。同年年底,蒙古使者王檝来到临安,谴责宋廷“败盟”。次年,窝阔台乘机发动了全面侵宋战争。因此,“端平入洛”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成了持续半个世纪的宋蒙战争的导火索,尽管这场战争,因了蒙古人咄咄逼人的侵略态势而不可避免,战事的爆发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线装书1.jpg

回帖推荐

秦無衣 查看楼层

你别听得云里雾里就好,啊哈。

秦無衣 查看楼层

17   而径山下的四处飘香的茶叶,让耶室羽发现到了另一种生命的存在,——茶道。对于茶艺的精研,给她带来了生气和一种全新生活,让她每天都有了惊喜。她有了属于自己的梦想,那就是有一天,要将茶道调养得出神入化。   ——在见到了李嘉后,她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又注入了一道惊喜之光。李嘉给她带来了一种让她惊讶的 ...

秦無衣 查看楼层

8   李嘉尽管已经对耶室羽的身份有几分的怀疑,不过,此时听辨圆说出她果然便是日本皇室的公主,心里不禁还是格登了一下。   “那一年,阿羽才四岁,被她的母亲源代子,偷偷地交给了和她关系密切的歌姬微妙,并由微妙抚养成人。后来微妙出家了,法号持莲。她带着阿羽飘泊到了九州岛。她在去世时,又将阿羽托付给了太宰府天满宫的主持耶室重田。这些事,应该说是极为隐秘的,没想到, ...

62

主题

26

好友

1814

积分
分享视频:1319 部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9-24 08:16:04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无衣兄,久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08

主题

166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4675 部

钻石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3-9-24 08:20:09 |显示全部楼层
开张大喜,来串个门。
寂静,欢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7

主题

257

好友

10万

积分
分享视频:96355 部

管理员

天使岛岛主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9-24 08:50:08 |显示全部楼层
听无衣讲那古代的故事!
且行且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40

好友

1万

积分
分享视频:8343 部

银牌会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9-24 23:53:31 |显示全部楼层
赏秦老师大家之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9-25 06:36:21 |显示全部楼层
南砚曦 发表于 2013-9-24 08:16
哈哈,无衣兄,久违了。

南兄久违,一向可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9-25 06:37:50 |显示全部楼层
水影儿 发表于 2013-9-24 08:20
开张大喜,来串个门。

多谢影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9-25 06:38:28 |显示全部楼层
舞戈 发表于 2013-9-24 23:53
赏秦老师大家之作。。。

舞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9-25 06:40:11 |显示全部楼层
丹奇 发表于 2013-9-24 08:50
听无衣讲那古代的故事!

你别听得云里雾里就好,啊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26

好友

1814

积分
分享视频:1319 部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9-25 07:55:27 |显示全部楼层
秦無衣 发表于 2013-9-25 06:36
南兄久违,一向可好?

哈哈,还好。依旧每天看看书,写写字,喝喝茶。最近有朋友专程告诉我老兄在此,我寻思老兄能呆的地方应不俗,所以过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8-23 04:40 , Processed in 0.061374 second(s), 24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