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5181条微博

记录动态

查看: 1044|回复: 1

散文三天:天涯之桑 天池孤心 天道自强

[复制链接]

99

主题

67

好友

3万

积分
分享视频:25938 部

钻石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12-28 01:45: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是虔谦 于 2014-12-28 08:31 编辑

天涯之桑


在丝提芬森住了这么久了,我居然就没有出去走过一回。今天傍晚,厌倦于电视剧的无聊,也是因为一段日子来没有什么机会和绿色的空气接触,于是就决定出去走走。

丝提芬森其实是在山坡的起伏中开出来的城市。 从我的住宿地往纵深处走大约五十米,就被一座小山丘挡住了路。我站在小山丘脚下,才发现这一带有许多野生的小兔子,淡灰色的毛,天然可爱。 我转身朝另一个方向去,拐了个弯,路就径直往上。 路的两边绵延着野花,其中有一种粉色的花,薄薄的一层,在绿叶扶持下亭亭玉立,随风摇弋,像画家笔下朦胧的意识流,装点着蜿蜒向上的公路。

又转过一个弯, 我惊奇地发现了一株花满枝头的植物, 我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植物? 记忆很快回到从前,回到我九岁时的家园。我们的那栋典型的闽南风格的房子大门外,就有这样一棵植物,人们称它为夹竹桃。长长的柳状叶,花朵互相簇拥着,争奇斗艳。 大概是因为夹竹桃的花太诱人了,大人们特意叮嘱我们,不要去碰那夹竹桃花,别看它们那么美丽,它们可是有毒的!我的那种美丽中隐藏着危险的警觉和概念,就是从夹竹桃那里来的。

夹竹桃,和我分别了这么久、这么久了!想起它的毒性,竟成了一种别样的精神享受。

惊喜一个接着一个迎面而来: 夹竹桃的旁边,是一棵棵桑树。我想起来了,小时候养蚕,每天都要去采桑叶来喂那些蚕儿。那些小东西们吃起叶子来可快了,一片叶子,一会儿的工夫就剩下几根青丝 ……

我对故园的思念,对童年的眷恋,那面对遥远的一切油然而生的淡淡哀伤,一下子全都被这夹竹桃和这桑叶勾了起来。我在那里伫立了好久好久。

虽然边上不时有车辆轰隆而过,我却只听见鸟儿鸣叫声声。两句诗语突然涌上心田:天涯有桑叶,回眸见桃花。看着那桑叶,真想伸手去摸一摸。不过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脉脉含情看着它;看着它,就能让我闻到孩提时代的蚕香,重见故园田野边上祥和的炊烟。

当人面对初衷的时候, 也是特别容易“看破红尘”的时候。童年和家乡,总代表着一个人一生中最亲切、纯朴、真诚和恒定的一切。除了故乡,一切都是飘泊;除了爱和祥和,一切都是红尘里的过眼云烟。

怀揣生命的初衷,让一个人可以把故乡的情思绵延伸展到地球的尽头。这不经意中和生命深层记忆的相逢,让我在天涯,也能体验到那份恒静和安详。


注:回望《天涯之桑》

那一个夏日黄昏里的散步,诞生了我的短篇散文《天涯之桑》。这篇散文之后便真的走遍天涯:

世界日报世界副刊发表,文心文学网编辑推荐,中国新闻网刊载,《咖啡豆杂志》创刊号刊载,守望文学网编辑推荐并入选月度优秀作品 ......

全国大赛一等奖。

《天涯之桑》,从某个角度来说,开辟了我文学创作的全新旅途和天地。



天池孤心


在北京的时候,学院组织了一次承德游。那时想,避暑山庄这么有名,没游过说不过去。于是就和一位女教师约好一起去。
我一直没有什么旅游拍照的习惯,甚至在避暑山庄金碧辉煌的入口处也没有留下任何纪念照。在承德唯一的两张黑白照都是赵老师帮拍的,而今,我居然想不起来那是承德的哪处。
然而有一个地方却永生难忘,它沉淀在我的记忆里,映进了我的心镜上。
那个地方不是什么景点,不是什么“云山胜地”、“烟波致爽”或“松鹤斋”之类,它不在众目的聚焦里,也没有多少脚印踏至。我和它的际遇,偶然,也不偶然。
那一天,游了承德的几处山水后,自己一个人慢慢往回走。那是一条土路,边上高杨耸立,绿意依依。开始的时候由于离各景点尚近,人群熙攘;慢慢地,人越来越少,四周越来越安静,静到我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那静,唤起了我心底的某种敏感。我突然发现在路的边上,有一条不显眼的小径。我心动了一下,脚底改了方向,转身朝那条小径步去。
刚开始,一切都很平常,没有给我什么曲径通幽的希望。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朴素。走了大约有一百米,微微拐了一下弯,我被眼前的景观震慑住了!
我的眼前,是一片宽阔的池塘,四面丛林,高低参差叠次。偶见鸟儿掠过水面,留下长长的一串鸣响。时值清秋,日趋黄昏,池塘水的颜色,就是她顶上云天和她四周丛林花木的颜色,有嫣红,有浅黄,有微紫,有浓绿。没有风,一点都没有:假如不是鸟儿飞过的颤动,眼前的一切就是一幅天然油画;可我,闻到的不是油味,而是一种来自泥土、根叶和花心的和谐味道。
耳边没有了游客的喧哗嘻笑,只有静,宁静,沉静,很安祥,很深邃的一种静。除了静,就是美。那是一种和人造的华丽不一般的美。她的美,和她的静在时空里交相辉映。秋下的无名美池,她就那样孤寂地,默默无闻地立在山庄的偏僻处。
没有想到承德曾经的帝王豪华里有这样一个素朴之地。
我在那里静立了好久,大概有四十分钟那么久。我伫望着她,宛如伫望着天堂,与天地间一抹熟悉而亲切的灵魂交应。太阳就快下山,我得离开了。我知道,这辈子,我可能只来承德这一次,可能再也见不到这孤心美池了。转身的时候,我竟热泪盈眶。
和我的梦幻景观告别数十年,我走过了长长的旅程:漫漫雨路似乎走不到它的尽头,喧哗大街夺走了淳朴的尊严;也曾不辞坑洼荆棘,也曾走过南卡罗来那那条野林密布的、通向教堂的那两英里蜿蜒小路 ……无论脚下路如何伸延,承德丛林深处的那处池塘,那条小径,总在我的视野里,向我展示着一种叫真谛的秘密。想起她,我就会想起天堂和海角,想起初恋,和梦里总踌躇着的那份思念。而归根结底,她让我回归自然和孤独,安详从容的,饱含了生命虔诚和仁爱的孤独;执着渐去,即便是爱情,放下了刻骨铭心,惟存的是情回洪荒的默默信念。

以《心灵美景》 发表于世界日报副刊 2009/08/07



天道自强                                                                            《世界日报》副刊,2009年11月16日  


还在国内的时候,从美国南加州考察回京的小坤就跟我们介绍说,这加州真奇怪,越是冬天,草木越浓绿。我们住在北京的人自是困惑不解,因为北京的严冬,除了松和柏,其他树木都片叶不粘,只留下刚强的枝叉。

来到南加州后,八个月不下雨,才悟出小坤所述现象的道来。南加州没有北京的三九严寒,却有北京所没有的酷暑毒旱。 “从来不下雨”的气候,对动植物乃至人都是严峻的考验。 我们所在的华人居住区还稍微好一点,我工作的地方万兰溪崖地处南加州北端山区,冬寒夏炎,颇有沙漠气候的特质。

七月的一天里,我步行到万兰溪崖野外去。早上十点多,太阳已经很晒了。举头望前方, 赫色的山岗就在眼前,我能看到它裸露着的嶙峋脊梁,仿佛伸手就可触摸到它焦渴的肌肤。刚刚过去的冬天里下了几场雨,虽然雨量不是很充沛,但是也使得群山泛蓝。春去夏来,几周烈炎就足以吞噬掉冬季里所储蓄下来的点点青翠。我的左边是一片很大的空旷地,焦草遍野,只有那些根植深厚的强悍植物生存了下来。 旷野边上,松柳成行。松枝上松蕾高悬,象征着倔强生命的累累硕果;本性阴柔的绿柳,在万兰溪崖却悄悄变了样:树干粗犷刚挺,柳枝扬而不垂。看着这些植物的耐旱挺拔,一个声音从耳边油然响起:天道自强。

早在几千年前,中国最古老的典籍《周易》,就以“健”“强”来铨释乾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清代经学大家王引之注:天行健,天道健也。易经本于占卜,窥探天地奥秘。其实我觉得乾卦无机密,就是逆境自强,生生不息。 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归根结底,人必须克服自身的脆弱处,适应自然的运转;强化自身,以图在艰苦的环境中生存和发展。

几千年来,自强不息已经成了华夏阳刚性格的一个重要内涵。 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黄飞鸿》的主题曲就是以古代阳刚名曲《将军令》为基调的《男儿当自强》。林子祥把这首歌曲的刚之力阳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

之所以为道,因为它是普遍的。 自强不息,放之四海而皆准。和中国相比,美国历史不过两百多年;而具体到万兰溪崖,大概只有二、三十年的历史。可是这二、三十年,万兰溪崖从沙漠荒野变成人间都市。我的同事告诉我,我寄宿的丝提芬森这个地方二十年前什么都还没有。 眺望星罗棋布的新居,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可又想象力飞翔。
云彩散开,鸟儿飞来。看着眼底广袤的旷野,我在想,将来谁会来开发这片处女地呢? 这块土地,一定是属于那些充满好奇和活力,勇敢开拓而又自强不息的人们。

手机响了,是同事打来的。“玛格丽特,你上哪里去了?老板找你商量事呢!”
“我这就回去。”我微笑着,挂了手机。走回公司的路上,来美的经历突然就象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推点心车,清洗旅馆,冰果店侍应生,书店店员,中文学校半职秘书,保姆,管家 ,老板……那些日子,几乎支撑不下去。 最后绝地反攻,从古代汉语专业转行电脑 --- 现在是公司里的主力工程师。 心里除了深深的感恩,也多了一份自在和自豪:天道自强,不管它是一本历史书还是一本哲学书,我看到自己的名字镶嵌在了它美丽的眉页上和厚实的脚注里。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719

主题

122

好友

5万

积分
分享视频:44339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12-28 08:26:33 |显示全部楼层
有很多相似的心绪,好文,多看,多感悟。
心灵的自由,是奇妙无比的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9-7-18 04:49 , Processed in 0.05048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