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3573条微博

记录动态

查看: 525|回复: 0

【了齋漫筆】斯万的爱情

[复制链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7-22 17:32:41 |显示全部楼层
                        U1490P54T3D22528F59DT20050926134812.jpg
20131112095201002.jpg


              斯万的爱情

  二十多年前,我在南京鼓楼附近上学时,我们几个游手好闲的哥们,隔三岔五地就会在城里有趣的地方乱转。而位于山西路边上的“军人俱乐部”,则是我们常去的场所,那里有舞场,还有电影院,录像厅等。
  有一天傍晚,一个哥们拿了两张电影票,说是俱乐部那边有场很有趣的电影。他要请我看电影,回来时宵夜由我请客。我一听说看电影,顿时就激动的满脸通红,赶紧问说是什么电影?哥们说,没有公映的一部法国骗子,《斯万的爱情》。
  我们到了电影院一看,只见观众济济一堂,艺术气氛很浓。电影开始后,让我们略微失望的是,那时这部电影还没有中文配音,人物都说着法语,配着的却是日文字幕。不过,哥们说,他拐弯抹角地弄到这两张票还真不容易,你凑合着看吧。于是我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
  《斯万的爱情》(《Un Amour de Swann》)是法国导演沃尔克.斯隆多夫Volker Schlondorff,在1984年根据马塞尔.普鲁斯特的长篇小说《追忆逝水年华》(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rar)的第一部《在斯万家那边》的第二卷《斯万的爱情》改编而成的。影片大致忠实于原著的那种意识流手法,着重于人物的心理描写。斯隆多夫以倒叙的方式,行云流水般的蒙太奇,把主人公斯万和妓女奥黛特的几近疯狂的爱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可是我们因为语言的隔离障碍,整个片子看下来,云山雾水的。
  回学校的时候,因为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我们就叫了一辆脚力车,挤坐在一起。那时清白的月亮在空,我记忆犹深的是,我的哥们引用了一句电影中阿兰.德龙客串的Gay佬Baronde Charlus的台词:
  “我们一起去看月亮吧。”
  那时影片中的阿兰.德龙已经将近五十岁了,虽说是日薄西山,但是风采依然,把个Gay佬演的活灵活现的,让人看了后都想去做Gay佬了。
  回到学校后,我在校门口小摊子上请的宵夜,是由八个茶叶蛋和两瓶啤酒组成的,我觉得我亏了。
  毕业后,我呆在树木蓊郁,山岩深灰,苔丝斑斑的福州乌山上(山脚下就是市委市政府,这里风水不错,后来出了位打虎英雄),终日无所事事。我在黄昏时时常站在亭子里,俯瞰着山下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心里黯然神伤。那时刚回到福州不久,情绪郁闷,所交多是酒肉朋友,因此对在鼓楼时的那段时光便倍加感念了。
  一次孤闷时,我下山散心,从南门兜一路步行到省府路,看到路边有家附庸风雅的书店,不觉就拐了进去。书架上正好摆着一套六本的普罗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我忽然记起那次晦涩地看过的电影《斯万的爱情》,于是便将那唯一的一套书买走了。
  这套书我前后读了有一个多月,也用心去琢磨了一下书中的人物故事,对斯万与奥黛特的爱情,总算有了一些体会。
  那时我在考虑着,像奥黛特这样艳俗的妓女,是不是也会有真正的爱情呢?
  《斯万的爱情》叙述的是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法国巴黎的一个曾经腰缠万贯,知识渊博,文化修养浑厚,但是在爱情方面却一穷二白的年轻的犹太人斯万,和风骚迷人的妓女奥黛特之间的一段病态的爱情故事。
  斯万毕业于巴黎卢浮宫美术学校,算是上流社会中的人物。我记得在电影中,才气过人的斯万,留着一小撮性感的小胡子,脸型瘦削,双颊略显凹陷,是个美男子。那个时候的巴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是个罪恶与梦想共存的城市。正是在这种环境中,斯万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地爱上了年轻的青楼女子奥黛特。
  分属于不同社会阶层的两个角色的巨大差距,让这对年轻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更紧密地绞在了一起。
  这种奇异的现象可能会让人感到吃惊。当初我在“军人俱乐部”看电影的时候,凭着感官影像,我以为斯万只是个一般的花花公子的。没想到,他却是个颇有情调的高级嫖客。在小说中,普鲁斯特(他本身就是一个Gay佬)是以一个“纯粹”男人的眼光来描写这段近乎“畸形”的爱情的。因为爱情是人生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所以他通过斯万的经历,表达了爱情在种种误区里的无奈,以及狂野的性欲对爱情的剥蚀、挤压。普鲁斯特知道,很多人其实都是以纯洁高尚的爱情名义在自欺欺人的,以便让他们人生形象的载重能够丰满一些。但是,真正能获得爱情精粹的人,实际上又寥寥无几。这让普鲁斯特感到相当的痛苦哀伤,因为他是个乐观主义者。
  普鲁斯特在小说的第一部第二卷的《斯万的爱情》中,以一种外科手术般的犀利而精细的描写,刻画,解剖了一个男人在性的狂野和爱的纯真之间的矛盾、浮沉、迷惘、自省。
  正像当初在貌似朦胧的电影中所表现的那样,小说第一部《在斯万家那边》,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的,就是令人窒息的潮闷的空气,带着金黄色感的剧烈刺眼的阳光,平淡无奇然而却又漫无边际的时光。这一些,都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深陷其中的压抑感和欲罢不能的忧郁。
  可以说,小说《斯万的爱情》是对一个男人在性爱上复杂矛盾心理的无微不至的解剖。普鲁斯特确乎是把男女之间的爱情纠缠,看作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疾病的,他把斯万和奥黛特的厮溷,看成是一种难以接受的堕落行为。《斯万的爱情》是对一个爱情顽症的临床诊断:深具诱惑力的妓女到底值不值得爱。这种诊断也揭示了一个男人对令人困惑的爱情的执着,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由性欲支撑着的肉感爱情,能把一个欲火燃烧的男人,蒙蔽、折磨到什么样的程度?另外,错乱的性爱在保守的道德绞架上,是否能够体面而且充满活力地存在下去活?
  而最有病理学意义的,莫过于斯万在幡然醒悟前的那种复杂的心理活动和情感变幻。普鲁斯特对斯万的心理刻画,简直无微不至。在普鲁斯特之前,还没有哪位作家对爱情的描绘与解析,达到如此精粹的、科学的地步。不过,必须在这里指出的是,普鲁斯特在解剖斯万的爱情的同时,他本人可能也获得了一种彻骨的快感,因为他是个Gay佬。这一点,在小说的绵绵不绝的文字中,若隐若现。
  众所周知,法国人以富于情趣和浪漫而着称。据说法国男人在身上只剩下几个铜板的时候,仍然会买上一束花,送给自己的心上女人。斯万跟妓女奥黛特爱得如火如荼,难分肘踵。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司汤达《红与黑》中的于连和德.瑞纳夫人,小仲马《茶花女》中的阿芒和玛格丽特,左拉的《娜娜》中,拿破仑三世的内侍长米法伯爵,跟娜娜等等的爱情经历中,看到斯万从激情到堕落的影子。而那时,富有高雅修养的斯万,肯定是熟知这些小说的人物故事的,但是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对自己的爱情充满了憧憬和自信,以至于流连忘返。他深情地跟奥黛特说:
  “相爱时,我们将自己置身于或痛苦,或幸福的两种可能中,但那时彼此已经忘记了自我的存在,而身属于另一个宇宙,在这里,诗歌环绕,生活是一片充满激情的疆域,痛苦或是幸福正是在此时或多或少地向我们走近。”
  你们看,多么浪漫的表白!而这种经典式的情话,居然是对一个妓女说的。
  在小说中,普鲁斯特对斯万跟奥黛特两人早期爱情的描写,不能不说是深具诱惑力的:
  “(斯万)用另一只手沿着奥黛特的面颊轻轻地抚摸着。她睁眼注视着他,带着佛罗伦萨那位大师所画的女人(他觉得她跟她们是相象的)那种含情脉脉而庄重的神情;她那两只跟画上的女人们相象的、明亮秀气的大眼睛,彷佛要跟两颗泪珠那样夺眶而出。她粉颈低垂,就跟异教画和基督教画中所有的女子一样。她这时的姿态当然是她惯常的姿态,但她也深深知道这个姿态是适合于当时的场合的,而她也注意着别忘了摆出这样一副姿态;她似乎需要竭尽全力来保持面部的位置,彷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把它吸引到斯万那边去。当她不由自主地把她的脸迎向斯万的双唇时,斯万用双手把它捧住,保持一段距离。他要让奥黛特有时间来回味一下她久已追求的梦想,来亲眼看到它的实现,就好象人们邀请受奖的孩子的母亲,亲眼看看她钟爱的孩子的成就似的。也许斯万自己还有意要好好最后一次,凝视一下他迄今还没有占有,甚至还没有吻过的奥黛特的脸,就好象是一个人在离别一个地方时,要好好看一下他就要永远离开的那个景色一样。”
  这段描写蛊惑人心,也极其动人,可以说是精彩的情爱素描。
  然而,就在这么一段让人心醉神迷的风花雪月之后,被肉欲折腾地面黄肌瘦的斯万,突然间发现,爱情其实并不能弥补他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孤独和空虚的心灵。他和奥黛特之间发生的,其实就是一段荒诞的爱情,是一个情感与肉欲的错位。可以说,仅仅是肉欲的性爱,把他们两人连接在了一起。这无疑让虚弱的斯万大吃一惊。
  然而,此时的斯万就像一个深陷毒品折磨的瘾君子一样,不可自拔了。他痛心地发现,自己怎么居然会爱上一个比他所在的阶层低贱许多的妓女呢?!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他走到了这一步?
  从激情最终衍变、蜕化为悔恨这一爱情进展公式来看,东西方的生存价值观念,其实只有一步之遥。大家比较一下李甲和杜十娘的故事,还有李渔的《无声戏.人宿妓穷鬼诉嫖冤》中,说的某公子和茎娘的事就知道了。这些小说的作者告诉人们,妓女提供给男人的,绝对不是爱情,而是性欲。在欲火面前,男人们似乎永远是长不大的、充满野性的动物,因此他们中很多人都无法正确地去诠释爱情的定义。
  然而,斯万的痛苦还不止于此。他爱上了性感、狂野的奥黛特一段日子之后,他忽然发现,他与她完全就是两种人。如果不是“妓女”这个诱人的职业的吸引,斯万是根本不会“爱”上奥黛特的。这也正是男人们下贱的地方,他们喜欢堕落,以此获得刺激。男人们其实在骨子里都喜欢放荡的女人,这一点大老爷们可以扪心自问。但是,一经跟奥黛特缠绵起来后,斯万又深陷于她的怀中,“爱”到难以自拔了。他明知不能这样做,可还是疯狂地爱着她。
  让斯万更加痛苦不堪的是,他曾经疯狂地追求过的那个充满魔力的妓女,最后不但没有给他带来预想中的快乐,还把他的所有前程后路都给堵死了。他曾经所属于的那个上流社会,根本就不能容纳一个跟妓女有过狂热的性爱接触的花花公子,更何况他还很不理智地把她娶了回来!但是,此时深陷于爱情漩涡中的斯万想要全身而退,又谈何容易?!爱情不是做买卖,不可以讨价还价,甚至退货的。斯万被爱情折磨着,像被无形的病魔折磨着一样,却又无力离开唯一的精神与肉体的倚靠奥黛特而去,最终将自己的一生都毁了。
  失去理智的爱情,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勾当。玩火者必自焚,斯万的精神快要崩溃了。他终于尝到了错乱爱情所带来的苦果。
  在电影的最后,有一段斯万和阿兰.德隆饰演的Baronde Charlus一起漫步在阳光凄迷的大街上的画面。阿兰.德隆望着街道上刚刚问世不久的汽车说:
  这年头,这种古里古怪的车子越来越多了。
  而我却在想,这年头,古里古怪的爱情越来越多了!

                              094211.33050559.jpg

  秦无衣
      07/22/2014
    Northridg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8-22 20:44 , Processed in 0.041610 second(s), 1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