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3573条微博

记录动态

查看: 652|回复: 0

【了齋漫筆】街 舞

[复制链接]

73

主题

133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7077 部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7-19 15:04: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秦無衣 于 2014-7-23 15:43 编辑

                                             本文并不代表论坛观点
                               4fceb5a5eef9c.jpg

                                                街 舞

   这两天在电脑上看了2008年出品的美国电影《Step Up2:The Streets》(《街舞》),不觉感慨万千,只觉得将近三十年的时光流逝,就在 一瞬眨眼之间。我有些黯然感伤地想起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看过数次的美国电影《Breankin’》(《霹雳舞》),两部相隔二十四年出品的电影,不但 在情节和观念表现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和突破,就连《街舞》电影中的欢快、活泼的舞姿,也是那么的熟悉。当然,电影里的人物变了,变成了更为朝气蓬勃的新一代 年轻人。我想,在八十年代中期时,他们或许刚刚出世或者还没有出世吧?
  而我自己却已经年近五十了。听着激荡的舞蹈音乐,看着青春跃动的画面,我只觉得自己恍惚间又回到了摇滚乐震天动地的八十年代中后期,自己似乎还没有真正感受过年轻的滋味,然而转瞬之间,却是白发杂生了!
  跟平淡无奇、枯燥无味的九十年代,华而不实、价值观念流失的新千年相比,八十年代中后期那些激动人心的日子,的确是很值得怀念的。
   那个时候,摇滚乐跟滚滚而来的美国的民主政治方式一样,甚嚣尘上。美国政府正在急不可耐地向全世界输出民主政治,尤其是对日渐强大的中国。那时候的苏联 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奄奄一息,美国和西方世界未雨绸缪,正逐渐将强焦距对准了躁动不安的中国社会,以及年轻的一代。
  然而,美国政府与 CIA的作用力,似乎还比不上激情澎湃、热潮汹涌的摇滚乐。做为美国文化先锋的摇滚乐,先是小心翼翼地渗透进了中国的民俗社会,而到了88年后,它便在中 国艺术领域登堂入室了,并成了流行音乐界的主流。那个时候,谁如果没有听过迈克.杰克逊,麦当娜,休斯顿的摇滚歌唱,就像眼下没有微博,微信一样 Out,会为身边的人所不齿的。
  在八十年代早期,以校园歌曲和邓丽君歌唱为前导的台湾音乐歌曲,正在兵不血刃地反攻大陆,在年轻人的精神世界中横 行泛滥。结合那些异军突起、形迹可疑、伤痕污垢未去的现代白话文学地位的确立,一场新型的文化大革命,正在不动声色地大行其道。而上当受骗者多是我们这一 类的好学生:既要时髦,又要听话,不然将来就很难谋个好出身。那时整个社会风气蓬勃向上,人们有着明确的观念追求,信仰也还是没有破灭的泡沫。小平同志说服了那些摩拳擦掌地要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赳赳武夫,要韬光养晦,于是祖国山河上下,一片和谐景象,大家都开始忙起了经济。
  而到了八十年代后 期,民主的呼声逐渐高涨,尽管大多数人对民主的本质还是一知半解。比如一些精于写后现代打油诗的诗人们,很快就成了民主斗士。只要你不愿意珍惜自己的生命,甘洒热血写春秋,人们便会给你无限的尊重。因此那时还有很多人以天下为己任,将理想视为生命。现在回想起来,生活在这种年代的狂热的疯子们,是多么的幸福 啊!
  所以我掐头去尾地推算了一下,觉得最让我留恋的八十年代的青春日子,其实就是1984年到88年之间。那时候的血真的是热的。
   那段时间,摇滚乐以一种扭曲的姿态,铺天盖地而来,全世界都在颤栗。面容憔悴的崔健,头发凌乱地出现在非官方的舞台上,以一块红布,一颗红心,歌唱生命 的亮丽,无奈,压抑。其主调貌似意蕴深远,其实表达的只是大道茫茫的空洞追求而已。大家跟着崔健一起发吼,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一无所有的年轻人 类,终于拥有了第一个自己的偶像。听说王震老爷子在一次演出时,刚听了几句《南泥湾》,就将拐杖一顿,气咻咻地走了。从此崔健无缘于大型的官方舞台。一晃 30年过去了,崔健老了,可他仍旧在主流的娱乐舞台外无奈地徘徊着。
  看来,文化跟武化一样,都应该见血的。
        记得那时的女孩子们还没有学会化妆,更不会整容,她们扎着高高的马尾巴发型,吊在脑袋后面,形成了自己的青春时尚。标新立异是各个时代的年轻人的突出标志,八十年代的年轻人也不例外。
   1984年5月,由美国导演Joel Silberg推出的电影《Breankin’》(霹雳舞),将街舞推到了一个高潮。这个浪潮随之很快地便蔓延到了 中国,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摇滚霹雳旋风,其冲击力之大,是任何其它娱乐形式所不可比拟的。随着《霹雳舞》1987年被正式引进中国,它霎时便成了20世纪 80年代中后期最震撼中国青少年的一部歌舞片。
  那个时候最让人自豪的是,你会跳霹雳舞,哪怕只是一个简易的电动手势,几个滑步,太空步,也能 让人家(特别是女孩子)对你刮目相看。那种不可思议的身体语言,让无数的人着迷不已。那时候的大街小巷,只要有一个人在那里耍弄上几下霹雳舞的动作,就会 焕然生辉,这个地方就会超脱出油条、臭豆腐与讨价还价的俗气,瞬间变得现代化起来。
  说到霹雳舞,就不能不说到迈克.杰克逊。做为太空步的祖师爷,迈克的音乐魅力就像电流一样,击倒了整个严肃得像铁板一块的世界,让那时候无数的年轻人痴狂不已。在一九八五年,我们谈论的最多的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民主,——那是先知与有胆量的人们的事业,而是如何让自己的身形,像美国街头年轻黑人一样神气地扭曲起来。
  突如其来的迈克.杰克逊的嘶哑、 清脆如烈女嘶喊的歌声,让正在精神长征的我们耳目一新。而电影《Flash dance》(闪电舞,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Paramount Pictures,1983年5月出品)和《Breakin’》(霹雳舞)的相继放映,让我们彻底疯狂了。听惯了软绵绵音乐的我们,没想到天籁中居然还有 这么曼妙的恶作剧!
  我们很快投身其中,想方设法地将身段扭曲。那时,《霹雳舞》我看了不下五遍,其中的“马达”角色,曾经成了我的偶像。马达 能用脑袋跳舞,这让我感到神奇。霹雳舞姿其实就是心灵的颤栗。我每天都在练习着高难度的舞姿,可是我终于还是还没能用脑袋跳舞,像《霹雳舞》中的“马达” 一样。我至今仍然有点遗憾。 2457331_110658487000_2.jpg
hip hop dance wallpapers 2 street dancer.jpg

  用脑袋跳舞,其实就是寻找生命力的突破与对生命的尊重。伴随着迈克.杰克逊的狂躁剧烈的音乐,我们扭曲着身子,在公众场合,迈着霹雳舞的舞步。我们经常碰头聚会,比赛新的霹雳舞动作。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三三两两的,提着收录机,摆在人多的地方。在公园的休闲大厅里,在小广场上,断断续续、跌跌爬爬地表演并不专业的街舞,那是多么让人赏心悦目的时光!
       在没有电脑,网络和手机的时代,年轻人想要发挥身上潜在的能量,交流彼此的心灵,那么通过音乐来表达是一种不错的选择。那时候,能够随心所欲地跳街舞的,差不多都是摇滚的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将摇滚的自由,豪放的特征,在非正式场所挥洒地淋漓尽致。
   后来,在硝烟四散的九十年代初,我来到了南京大学。那时候,玩世不恭的痞子现象已经代替了激情四溢的摇滚精神,人们的价值观在八十年代后期被洗劫之后, 似乎已经一蹶不振了。以自我为中心的退缩意识,取代了热情磅礴的信念追求,人们的个性被腌渍起来了,最后随着时光踉跄地往前行走着,就这么不知不觉地,青春不知老将至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像街舞一样激情扭动的生命,比虚伪的心态扭曲,更能让人尊重。跟09年迈克·杰克逊的死亡新闻相比,许多鼓噪民主的新闻(刘晓波因起草《零八憲章》,再次被捕),顿然显得黯然失色。当一个人活到不能炒作政治、不能炒作上帝、不能炒作自己文字的时候,就只能炒作 民主,自由了。我们的生命是上帝赐予的,而民主和政治只不过是一些选项而已,它们越是喧嚣,越会掉价。民主是水,不需要兑入任何的颜色,即可熠熠生辉。民主是花,不需要靠沾染上香水来吸引人,它本来就有着天然的香味。鲜花一旦被喷过来香水,就变味了。民主也是这样。
  我们在八十年代的那段近乎天 真的疯狂,不等于说我们没有理智的追求。我那时还不到二十岁,正属于仰慕风花雪月的年龄。我几乎每天都在不甘寂寞地向往着无限悠远的将来,思考着包括天文 地理,坦克轰炸机,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与意识流等等的新潮现象,知识。然而,正像王小波说的:尘世嚣嚣,无论我们做任何事,都将困难重重。我们扛着希望这个很伟大的词语,漫步前行,直到将将来走成了如今的现实。而某一天蓦然回首一看,留下的却多是无奈和遗憾,只有时间依然故我地从我们的身边匆匆而过。
  我在重新发现自己的同时,也悄然地为那个摇滚时代难过。这就像很多具有潜在价值的新产品一样,因为没有被充分挖掘利用,因此很快就被垃圾化了。
  我在想,政治与民主都是跟着别人的屁股走,是随大流。而只有音乐才能让我们跟着感觉走的,它撞击着我们潜在的心灵,让我们将激情转化成了肢体呐喊。因此,只要听到音乐想起,我都会对上苍表示出出发自内心的尊敬。
  跟跃动着生命活力的街舞相比,我们所处的时代,似乎有些迟滞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汉纳传媒|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汉纳网  

GMT+8, 2017-8-22 20:49 , Processed in 0.042876 second(s), 17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