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汉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5119条微博

记录动态

查看: 213|回复: 0

沉默的父爱

[复制链接]

152

主题

86

好友

4万

积分
分享视频:30109 部

钻石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6-16 17:01:16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了,许多关于父亲的记忆都已悄无声息的流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中,而一个关于父亲的小插曲,却固执而深刻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星期日,天下着雨。警车拉着警笛,停在了我们楼下。大家都挤在自家门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警察拥着戴着手铐的邻居老王从楼上走下来,可能是我站的比较靠前吧,走到我身边,老王说了句:“大姐,麻烦你关照关照小杨。”小杨是他的妻子,但之前我与他们夫妇几乎没有像样的说过话,纯粹的点头之交。     警车绝尘而去,我想了想,上楼来到小杨家。她们一家人哭作一团,我实在想不出怎么安慰她们才好,就告诉她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话。     回到家里,爱人埋怨我不该去她们家,说老王贪污是自做自受,没人同情 ,我想想也是,小杨哭得昏天黑地,除了我没有别的邻居去看她,我为自己的唐突有些后悔。但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发现,小杨挺能干,听说她还信了佛教。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从不轻易求人,我甚至为自己曾经有过的想法感到脸红。     一天晚上,我们已经睡下了,小杨来敲门,问我有没有治腹泻的药,原来他的老妈从抚顺来看她们,年纪大了,肚子不太好,又不肯去医院,那时不像现在,满大街都有药店。我翻了半天,没有找到,望着小杨一脸的惶急,我让爱人去我父母家找,我父母都是医生,年纪又都大了,家里应该备有常用药。爱人取回药,已近午夜,我上楼交给小杨,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拉开窗帘,我愣住了,窗外马路的对面站着的赫然是我的父亲,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擦了一下眼睛:花白的头发,慈祥的面容,笔挺高大的身躯,不是父亲又是谁?看到我们已起床,父亲推着自行车,迈着不太灵便的腿——他的腿有髌骨炎,向我家走来,我也急忙往楼下跑,这么早,有什么要紧事?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难道……     谁知父亲一见面就问我:“腹泻好些了吗?” 我一愣,但马上发应过来:“不是我腹泻,是给楼上老太太找药。”我自小胃肠不好,一直是父亲的心病。望着冬日晨曦中的父亲,眉毛,胡子上都结着白霜,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了,一定是他怕影响我们休息,不肯上楼……我禁不住大声埋怨爱人昨晚没把事情说清楚,害得父亲这么早赶来。父亲抬手阻止我:“我就当锻炼了。”见我没什么事,他不肯随我上楼,转身骑车走了。父亲退休后一直在原来医院留用,他还要赶去上班。走了几步,他又调转车头嘱咐我说:“你们楼上老太太若腹泻还不好,让她去医院,别耽误了。”     父爱如山,父爱永在。父亲走了,也不知吃没吃早饭,他的背影渐渐消逝在远处,可时至今日,父亲经常拉起的小提琴曲“梁祝”  “二泉印月”……却常常萦绕在耳边。
微信图片_2018061616170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汉纳电视|酷编登录|Archiver|手机版|免责声明|联系我们|美国汉纳网  

GMT+8, 2019-1-20 04:36 , Processed in 0.057197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