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服 发表于 2015-5-26 16:52:38

柳树妈妈……

本帖最后由 佩服 于 2015-5-26 17:00 编辑

柳树妈妈……

    去年秋天,那天清晨我在公园里散步,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大柳树下双手合十虔诚跪拜……
    我惊奇看着:地面铺着黄布,上面摆着供品,大约有10个小馒头,燃着香烛。粗大的树干绑桌一条条宽宽的红布带,红头绳编好的铜线锁挂在柳树枝上,那姑娘口中念念有词……那气氛渗透着远古图腾崇拜的虔诚与肃穆,使人有凛然之感。公园里的人很少,我没有打扰她,而是从她的身边轻轻走过……
    晨练结束,往回返途中,我发现那个姑娘还站在那里祈祷着……中等身材,留着长发,眉目清秀,二十八、九岁的样子,她那忧愁的神态挂在白白脸庞上,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我突然想起,去年这个时候,不正是这个姑娘站在这柳树之下吗?
    我悄悄来到柳树旁。老柳树,只要看它二、三搂粗的树干就知道它有多少年了。它虬由偃蹇,苍皮鳞甲,但细长的柳叶又好似温柔多情、善解人意样子。高逾数丈,百度春风秋霜,塑造成耄耋老者的慈祥形象!
    我静静地望着……那姑娘看回头看了看我。我好奇地走到了跟前,低声问道:孩子这是怎么回事啊?姑娘告诉我:她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父母很宠爱她,但和母亲的关系一直不好,自己的事业也很不顺心。周围的邻居都说,我命硬。给我找一棵大柳树认干妈,让柳树妈妈保佑我一生平安无事,……这不,一年来发生很大变化,……今天来还愿了,说到这里她自己也笑了,笑的那样天真,那样沁人心脾。听她有板有眼的诉说,我惊愕了,人与树有不解之缘啊,有树的地方可以没有人,但有人的地方,一定有树。难道人与树是真心相依相伴也互相依存的吗?我被这神奇的美丽深深打动了,天下还有这样的事情?
    我驻足在树下,那条条红布的团团丝线随风飘扬,想起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先生一句话,“这不是虚幻的哀伤,而是一种伟大的精神不灭,同大地母亲亲密交融,从大树流到我心中。”恍惚间,我感觉老树、?大地和人的关系,那种无所不在的依赖深深地潜藏其中。
    兴许柳树具有坚韧、质朴、实用的品格,它历来得到人们的宠爱所故。人是会走的树,树是站着的人。不是吗,杭州西湖白堤的“柳浪闻莺”充满诗情画意;“柳泉居士”蒲松龄就是在浓郁的柳荫下,边品茗,边听乡村野老讲述着一个个娓娓动听的故事,成就了他那本不朽的传世名著《聊斋志异》,思想先生当年的情景,该是多么惬意啊!我们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两句豪迈的诗:“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更是将柳树与古圣人舜尧并列,把柳树的品位提高到极至。
    微风吹得湖水捶打着岸边啪啪作响,我心里也泛起浪花:非常理解姑娘的神圣举动——认干妈树,它凝聚姑娘单纯的恋母情结,又标示着老柳树的神秘色彩,姑娘如果真有这样干妈的话,那该会多好啊!打心眼里替她高兴,亲爱的朋友你说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柳树妈妈……